瑞根-官道无疆全集

第667章 方向(2)

“中岭,绢纺厂太敏感了,你何必就要盯着这个厂,如今房地产市场越来越好,这一块利润就足够了。”对于易中岭的贪婪,黄子堤早有领教,却仍然估计不足。

易中岭极力鼓道:“按照发展规律以及国家政策,沙州的市属企业终究要卖给私人,今天不卖,明年也要卖,明年不卖,后年也要卖,市政府的目的就是两条,一是保证国有资产不流失,至于以实物还是货币形式存在,这并不重要,二是促进辖区内企业发展,通过税收增加财政收入,通过企业用工提高劳动就业率,至于由谁来经营,是由国资、外资或是私营企业来经营管理,并不是太重要。”

“这是最后的一场盛宴,如过了这一次机会,以后会后悔的。”

“如果事情成黄市长就有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你要兑现,马上就成为千万富翁,到时就可以享受人生了,何必象现在这样累得象驴子一样。”

“到时如果怕不安全,可提前出国,到加拿大去。”

黄此时已有满满一皮箱钱。可是这些钱到了国外。还不足以保证三代富裕。易中岭勾勒地美景。给了他极大地诱惑。他暗道:“就凭着现在地数量。也是死刑或是无期了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我就要赌一把。”

多年前。五十万现金。让他夜不成寐。如今箱子里也不知多少钱。他麻木了得去数。

“绢纺厂是大厂。如果估价也是好个亿。你能吃得下去。”黄子堤对此还挺有问。

易中岭道:“蒋希东这人有自己地一套。据我看。其目地还是将绢纺厂吃下去。我和厂里党委书记老项谈好了。只要将老项扶上马。就可以实施我们地计划。”

黄子堤道:“你还是要有分寸。事情闹得大了。我也无法交差。”

易中岭见终于说动了黄子堤拍着胸膛道:“放心吧,这些事情见不得光,我会办得神不知鬼不觉。”

到了三月,满山的树变得绿了们脱去了厚厚的冬装,变得轻松了。

侯卫东站在窗口好可以看到市政府大门,在大门口,出现了一些横幅,写着“我们要吃饭,我们要医疗”“打倒贪官污吏”。

他给站在院中的任林渡打了电话:“林渡,今天又是怎么一回事?”

“侯市长是绢纺厂的人,歉天是下岗职工重新上岗,这次是报销医药费的事情。”

伸缩门关掉几个保卫以及信访办的干部站在伸缩门后面,任林渡作为信访办副主任现场指挥,他同绢纺厂这些困难职工接触过几次,也变成了熟人。

“姜师傅,厂里有困难,可以逐步解决。”

“刘阿姨,你别扭着腰了,别往里挤,有话好好说。”

“这么多人围在这里也不行,请选五位代表进来座谈。”

经过了一番讨价还价,打着横幅的人群这才稍稍停了下来,他们散坐在大门外面,开始讨论选谁进去座谈。

见到群众代表进入了市政府,侯卫东这才坐了下来,他给蒋希东打了电话,道:“蒋厂长,怎么回事,又有职工来围政府?”

蒋希东苦笑道:“这些职工要求兑现医疗费用,有的是应由厂里报的,有的完全不是那么回事,而且这些都是历年的欠款,我们计划逐年兑现,如果今年把所有欠款全部解决,厂里的流动资金要受到影响,影响今年的生产,到时造成更大的矛盾。”

侯卫东知道所言是实,道:“统筹兼顾吧,还是按原来的计划,对合理要求分年解决。”

放下电话,他暗道:“这事不太对劲,绢纺厂生产也挺正常,并不比其他厂更困难,为何频频出现上访。”

他想了一会,拿了一枝毛笔,写道:“暗流涌动,树欲静而风不止。”

他练习毛笔字已经有了二个多月的时间,不过,水平实在有限,写完以后,他将条幅揉成了一团,丢进了纸篓。

到了十一点,门外的人群还没有散去,侯卫东把晏春平叫了过来,道:“你到信访办去看一看,到底他们谈得如何?”

晏春平赶紧到了楼下,溜进了信访办的会议室。

里面乱成一团糟,工人们情绪都很激动,不接受信访办和厂里的方案。

“兰沁,你来没有用,让蒋希东过来。”

公关部长兰沁同这些老工人都很熟悉,道:“厂里的情况大家都知道,一下子拿出这么多钱,厂里就不能运转了,合理合法的医疗费用,厂里将在分期分批进行解决,我记得今天就解决了一部分。”

“厂里那些当官的,心是黑的,我的要求不高,从98年到现在,厂里拖了我和老伴的医疗费用八千五百块钱,解决了费用,我就马上回家,否则我把被子搬到了市政府来住。”

师傅已经六十七岁了,退休多年,他与老伴都是绢纺这几年住院花了不少钱,由于厂里报帐困难,他已经因病返贫了,因此,听说厂里困难职工要到市政府请愿,立刻就跟了过来。

任林渡把这些工人的性子摸熟悉了,他并不一意解释,而是理直气壮地道:“这些帐都是历史原因形成的,总得给厂里一些解决的时间,你是绢纺厂的老职工,也是有感情的,得饶人处且饶人,何必把厂里逼到死角厂若真的跨了,你难道高兴吗?”

晏春平在会场上听了一会,见双方争来吵去,一时半会没有结果,便回到了楼上。

刚上楼,迎面就遇到了刘坤。

“刘科长,你好。”

刘坤神情严肃:“晏春平,楼下在闹什么?”

“是绢纺厂退休工人。”

“怎么搞的,这些工人成天在闹事,怎么不拿点措施出来,这样下去,市政府成了菜市场,如何办公?”

晏春平被刘训了一顿,灰溜溜地走向侯卫东办公室,一边走,一边在肚子里骂道:“有什么了不起就是一个副主任,小小的副处级,侯市长是副厅级干部,都没有你牛。”

从父亲晏道理口中道侯卫东与刘坤的恩怨纠葛,每次受了刘坤的气便在心里将刘坤和侯卫东进行比较,心理便平衡了。

刘来到了黄子堤办公室,道:“黄市长,绢纺厂的工人又来上访了,短短十来来了三次,看来厂领导是有些问题。”

黄子堤知道这易中岭和老项做的手脚|淡定,道:“过几天要开常委会正在征求议题,你到时写上一条解决绢纺厂上访问题。”

刘坤心里暗自高兴回到自己的公室,给易中岭打了电话:“老易绢纺厂的事情马上要上常委会了。”

易中岭笑道:“多谢老弟使力,明天又请你来跳假面舞。”然后又交待道:“我和黄市长是多年关系了,他的性格我了解,我们见面最好避着他,免得他不高兴。”

刘坤只知道黄子堤与易中岭关系不错,但是到底是什么关系,他并不是太清楚,听到了易中岭的交待,满口答应道:“老易,你放心,我会小心,关键你不能透露口风。”

易中岭豪爽地笑道:“我是什么人,老弟应该很清楚,要论到耿直,全沙州不说是前三名,前十名是排得上号的,明天我从外地弄了些美女大学生过来,请老弟尝鲜。”

刘坤闻听此言,想起了上次的迤逦风景,精虫迅速上了脑子,胯下也觉得胀鼓鼓的,暗道:“下次要弄点伟哥,这样才能有战斗力。”

正在想入非非之时,行政科马科长走了进来,道:“刘主任,晚上有事没有,一起吃个饭。”

刘坤是马科长的直接领导,在马科长面前,他挺有架子,道:“我们天天在一起,吃什么饭,有事吗?”

马科长呵呵笑道:“我有个老朋友,托我给刘主任作个媒。”

刘坤离婚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给他作媒的人不计其数,他并不在意,道:“算了,好不容易当了单身汉,何必又给自己找个笼子。”

马科长道:“女方是市委统战部的谷枝,条件不错,长得挺漂亮,你有印象吗?”

刘坤对谷枝没有什么印象,考虑了一会,道:∏不太清了。”

马科长道:“谷枝条件还不错,二十六岁,他爸和我是老朋友。”

刘坤想了想,道:“那就见一面吧。”

下班之时,黄子堤对刘坤道:“晚上一齐到财政局去吃饭,打麻将。”

刘坤平时挺愿意到财政局去打麻将,只是今天有约会,便笑道:“黄市长,今天我要请假,晚上要去相亲。”

黄子堤笑道:“这下你姐就要高兴了,她在面前都说了好几次,你去吧,我支持这事。”

又问道:“女方是哪里人?”

“统战部的小谷,谷枝。”

“嗯,不错,名字挺好听。”

刘坤临出门之时,将头发梳理整齐,又从办公室拿了一把车钥匙,开着车去了听月轩。

上楼之时,迎面就见到了一位汉子下来,擦身而过之时,刘坤不禁回过头去,看了一眼此人的背影。

马科长和听月轩金总在楼梯口说话,当刘坤上来,马科长热情地道:“刘主任,这位是听月轩的金总。”

金总拿了名片,笑道:“刘主任请多关照。”她知道市政府接待多,对刘坤就很是客气。

刘坤接过了名片,问道:“刚才下去那位,看着好面熟。”

金总笑道:“那是刑警支队的副支队长侯卫国,是侯市长的大哥。”

刘坤其实猜到了他是侯卫东的哥哥,道:“他们两兄弟还真是挺象。”

金总道:“侯卫国是刑警队的骨干,屡破大案子。”

进了包间,谷枝已经到了,她看着相貌英俊的刘坤,有些羞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