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根-官道无疆全集

第665章 老关系(3)

易中岭道:“晚上,我派车来接你,我们两兄弟去潇洒。”他出身于国有企业,尽管是一个蛀虫,对国有企业有着近似乎于偏执的热爱,成为绢纺厂这种大厂的领导者,才能真正在满足他潜藏在心底的**,对钱财的渴望以及当领袖的**。

晚上,易中岭开着车将刘坤接到了自己的王国,对,就是王园,关上了门,他就是里面的国王。

“老易,我才喝了,就算是山珍海味也吃不下了。”刘坤酒量一向不太好,晚上同几个局行的头头喝了酒,头还在发昏。

易中岭神秘地笑道:“让你来,就是来解酒。”他站在窗前,指着屋左侧的一幢极不起眼的火柴盒房子,道:“你一直在嘲笑我修了一个小仓库,今天我们就在仓库里渡过欢乐一夜。”

刘坤道易中岭鬼板眼多,可是看着平淡无奇的房子,还是摇了摇头,道:“是不是在吹牛。”

“那我们就瞧一瞧。”

易中岭从桌旁拿了一对讲机。道:“姑娘们。接客了。”

“**。还当真开了一院啊。”

“不是妓院罗地皇宫。”

带着一丝嘲笑。刘坤跟着易中岭进了那个火柴盒子。推开房门之时。只觉房门甚为沉重。里面地音乐声却疯狂地扑了出来。

“今天这个场面是专门为坤老弟所设。尽情欢乐吧。”易中岭在刘坤耳边大声地道。

刘坤跨入了厚重地大门顿时被震撼了。房间布置成了小型地迪吧。灯光闪烁。旋转。极具节奏感地音乐在空中激烈地碰撞着。有两个女人站在屋内。随着音乐扭动着身体。

这两个女人穿着半透明的比基尼,脸上戴着蝴蝶眼罩。

刘坤只觉得身体发热,咽了咽口水,回头看易中岭易中岭已将外套脱掉,大声道:“里面温度保持着二十八度,脱掉外衣,疯狂一把。”

“无功不受禄,易总。”

“你这人就是婆妈,我们兄弟,有福同享,今天什么都不要谈,我们比一比谁的体力好。”

说讳续有女人从侧门进来,十来个比基尼女子出现在屋里。

易中岭跑到台子上,拿起话筒,在一阵紫光下,他激情四射,道:“今天的主人是这位帅哥,姑娘们,疯狂起来吧。”

刘坤头脑有些发昏,在并不宽大的空间里,各个角落都是比基尼女郎的身影|快,他就陷入了比基尼女郎的包围之中,喝了几杯葡萄酒以后外衣也被扯掉了。

现场的气氛很快感染了刘坤,他彻底放开了屋里追逐着一位丰满的女郎,终于在角落里将她按住开胸罩,柔软的两团便迸将出来。

“比得上段英了。”在这一时刻脑中突然闪出了段英的身体,他带着一股子怒气,蹂躏着自己按住的女子。

“别扯面罩,这是讲好的。”那女子拒绝脱下面罩,吃吃地笑着,假意挣扎着,一双手却已经摸到了刘坤的关键部位。

这是疯狂之夜,早上醒来,刘坤抬头看了看时间,猛然间跳了起来,此时已是八点二十分,已经耽误了接黄子堤的时候。

他懊恼地坐着车,没有回家,而是直接到了医院,挂了一个急症。

黄子堤接到电话,听说刘坤在医院急症科,怒气便消散了,道:“人生五谷,要生百病,但是下次记着提前打个电话过来。”

刘坤在电话里不停地点头,道:“黄市长,下次我一定记住。”

放下电话,刘坤冷汗都出来了,昨天,刚开始是他玩女人,可是后来就是被女人玩弄,他超水平喷了三次,又喝了不少酒,确实如得了一场大病。

昨晚,对于刘坤来说是疯狂之夜,而侯卫东则在办公室忙到了深夜。

接受了任务以后,侯卫东马上给楚休宏打了电话,道:“休宏,我是侯卫东,欢迎明天到沙州,我哪里敢潇洒,还在办公室里写汇报材料。”

楚休宏道:“你不是有秘书吗,难道还要你亲自写文章。”

“给周省长汇报工作,怎么敢马虎,就由我来慢慢磨,有一件事还得请你帮忙?”

“侯市长,别客气,请你指示。”

“沙州市属企业大面积亏损,我心里急啊,我想学习周省长最近的讲话,找一点灵感。”

听说是这件小事,楚休宏道:“我手里有一份在省政府常务会的发言,讲得很全面。”

拿到了周昌全的发言,侯卫东在材料里多次看到了科龙的例子,连忙在电脑里查了科龙的资料,以周昌全材料为基础,他在十点前将发言材料送到了朱民生手里。

朱民生略作修改,通过了这篇稿子,他道:“侯市长,你何必亲自送过来,派秘书过来就行了。”

侯卫东道:“沙州企业的现状,让我心焦,如果再不能有所突破,只怕和铁州的距离越拉越远。”

朱民生此时陷入了

地,不改制,企业很难振作,改制,却有可能引起混脸,道:“此事重大,明天听周省长指示。”

在高速路口,朱民生、黄子堤、粟明俊和侯卫东聚在一起说话,等待着周昌全。

按照周昌全的级别,到沙州来视察,只需要一位主要领导作陪就行了时党政一把手同时到场,主要原因是周昌全曾经是沙州的市委书记,而且是一位得到省委省政府公认的市委书记。

上午的参观很顺利,烟厂和机械厂都是效益比较好的企业,管理得很规范,周昌全兴致颇高。

到了南部新区周昌全不自觉地皱了皱眉,不过他并没有说批评之语,问了些近况,便结束了上午的日程。

在周昌全面前,子堤很自然地又扮演了秘书长的角色,道:“周省长,现在已经是十一点了,我建议到脱尘温泉去坐一坐,下午我们向您汇报工作。”

周昌全随意地道:“好啊,还一个小时才吃饭们先打网球,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只有身体好,才能将革命工作做得更好。”

朱民笑道:“周省长的网球水平是公认的,就怕我们的水平差,陪不上。”在前任书记面前,冷面部长也露出了一些笑容。

周昌全与民生并排而行,道:“打球的目的是为了锻炼身体,水平不要紧关键是参加,我听说民生书记也打得很不错,在省直机关比赛还得过名次。”

主政沙州以后,朱民生是一幅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侯卫东听到周昌全最后一句话,还真的有些吃惊。

当周昌全和朱民生场以后,粟明俊陪着黄子堤站在一边,侯卫东则与楚休宏坐在了一起。

“休宏,近一年时,科龙出现了风波知道你注意到此事没有?”

“侯兄,难怪周省长经常拿你来教育我,你的眼光确实敏锐周省长关注的焦点是一致的。”

“休宏,你少给我戴高帽子。”这一年来卫东与楚休宏尽管见面的次数并不多,但是两人经常通话此也很熟悉。

“确实如此,周省长也在关注着科龙的事情认为此事对于岭西国有企业具有借鉴意义。”

“沙州市属企业全面亏损,我感到压力很大,也在试图找到突破点,你在省里接触面广,眼界开阔,给我讲讲最新动态。”

楚休宏恰好看过关于科龙的内部参考文章,道:“科龙是家电业最具高科技特质、效益最好的企业,创办人叫潘宁。”

“潘宁当时是容奇镇工交办公室的副主任,那时广东城镇开办企业成风,其中很多能人都是乡镇基层干部出身,他们是当地观念最超前的人,更关键的是能够整合各方面的资源,潘宁造冰箱,在技术上靠的是北京雪花冰箱厂的支援,在资金上则是由镇政府出了9万元的试制费,所以,这家工厂成了乡镇集体企业。”

“1997年,科龙被香港《亚洲货币》杂志评为中国最佳管理公司和中国最佳投资者关系公司,1998年12月,在没有任何预兆的情况下,科龙集团突然发布公告,潘宁辞去公司总裁职务,第二年,卸任董事长。他的所有职务都由多年的副手王国端担当,随后容桂镇镇长铁铁峰亲自任科龙总裁,在去年11月,一家没有名气的公司格林柯尔收购了科龙电器百分之二十的股份。”

“从98年底到2000年,科龙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弯,由赢利6个多亿变为报亏近7个亿。”

侯卫东听得很认真,问道:“按照内部材料的说法,科龙的动荡与败落就是从更换潘宁开始,我认为政府也不是疯子,搞跨科龙对政府有什么好处?”

“这事里面应该还有一些内幕,我就不是太清楚了。”

侯卫东主管全市的工业,思考问题就比楚休宏要深入得多,他眼睛看着打网球的周昌全和朱民生,脑子里想起了蒙厚石的话,暗道:“改革进行到如今,类似科龙的矛盾其实都集中在产权上,进行微调难以解决,科龙如此,沙州市属国营企业同样如此。”

如今朱民生举棋不定,黄子堤与自己观点相左,他的思路越是清晰,就越是感到焦躁,左思右想,还是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想办法在正式决策之前影响朱民生,逐步在全市进行改制。”

下午就是正式汇报,在开会之前,周昌全开宗明义地道:“在岭西,国家级的重点企业主要分布在岭西和铁州,沙州市内以市属企业为主,从这个角度来说,沙州在岭西全省更具有广泛性,因此,在全省企业近半亏损的情况下,我想听一听沙州的意见。”

他点名道:“今天这个会就是座谈会,先谈一谈总体情况,再解剖一下今天看到的烟厂和机械厂,大家轻松一些,有什么新观点都可以谈。”

侯卫东暗道:“这是一个阐明自己观点的好机会,要借着周省长的势,明确沙州企业的改革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