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根-官道无疆全集

第664章 老关系(2)

侯卫东接到了通知,准时赶到了市委,到了朱民生门口,正好遇到了秘书赵诚义走出办公室。

赵诚义见了侯东,很隐晦地道:“三点半,黄市长过来开会。”

这一句话表面听来平平常,可是侯卫东却品出了不同的味道:“朱民生召集开会,肯定是为了周昌全视察作准备,提前半个小时来见面,则意味着他有话单独要说,或者是单独要问。这也意味着,朱民生和黄子堤似乎也有些不太和谐。”

他对诚义友好地笑了笑,走进了朱民生的办公室。

朱民生正低头看着文件,等到侯卫东进了门,他放下笔,道:“侯市长,明天周省长要来视察,这事我已经提前让办公室通知了你,周省长要视察一个国营企业和一个私营企业,还要到南部新区去,工业和南部新区都是你在分管,先说说你的打算。”

侯卫东已经与楚休宏了沟通。胸有成竹。道:“国营企业。我建议视察沙州烟厂。这是周省长当年亲自引进地企业。现在已是沙州市地税收大户。私营企业。我建议看庆达集团地沙州机械厂。这是成功引进地私营企业。也有代表性。”

“你选地这两个点都错没有意见。等会黄市长也要来开会。到时你再提出迎接工作方案。”朱民生一辈子都在琢磨人。他听到周昌全视察内容。便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情。就准备将接待工作全部丢给侯卫东。

经过了一段时地磨合民生彻底适应了市委书记地角色。他初到沙州之时。压制过侯卫东等人。此时经过了换届选举。他对新一届市委地掌控能力大大增加。同时对侯卫东也有新地认识。再压制他只怕适得其反。便开始放手使用侯卫东。

朱民生话锋一转。道:“绢纺厂罢工事件发生以后。我一直在思考如何解决沙州市属企业大面积亏损地问题看了年度报表。感觉触目惊心。到了不改不行地地方。周省长这一次到沙州来视察。就是一个好地契机。可以将沙州市属企业改制问题向周省长作一次汇报。”

朱民生地想法倒与侯卫东不谋而合。侯卫东心里舒了一口气。他此时地观点与黄子堤已经有些不和谐。如果再与朱民生不对付副市长地日子必将难过。此时与市委书记朱民生观点一致。事情就好办了。他道:“通过前一段时间调研。我也认识到了问题。我马上组织相关部门研究企业。”

朱民生当年在组织部时。到过山东诸成。对陈光地改革印象深刻。问道:“当年陈光在山东诸城进行改革地时候。你在哪里工作?”

侯卫东已经安排晏春平收集山东诸城的资料此时听到朱民生也讲起了此地,便微笑道:“我那时还在益杨县上青林镇工作。”

“那我讲一讲陈光同志的改革,他有一句名言做字真言,你注册我登记赚钱我收税,你发财我高兴违法我查处,你破产我同情几句话,我记在心里有好多年了,这就是比较正常的政府与企业的关系。”

他冷脸上没有多余表情,道:“企业改制是一项复杂系统工程,哪怕是前面有例子,但是由于各地情况不同,还是会遇到很多问题,不可掉以轻心。”

侯卫东点头,道:“朱书记放心,我会带领一个小组到诸城和荷泽,争取尽快拿出一个妥善的方案。”

谈了二十来分钟,粟明俊也到了办公室,朱民生道:“三点半,在小会议开会,你们两人先过去。”

侯卫东和粟明俊就一齐到了小会议室,此时,刚好是三点二十五分钟。

“明天周省长来视察,我看就是专门来看你的工作。”粟明俊看了省政府办公室的传真,心里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情。

侯卫东呵呵笑道:“周省长主管全省工业,他到沙州,肯定要看工业发展情况,不光是来看我。”他压低了声音,道:“秘书长,你给透露点内幕消息,去年全市工业企业全线亏损,市委到底是什么态,我想问的是真实态度,以利于下一步的工作。”

粟明俊与侯卫东是老关系,两人私交甚好,算得上是政治上的共同体,不过,他作为市委秘书长,有些话提前说了未必是好事,想了一会,才道:“进行了企业改制,始终有国有资产流失的嫌,此事可大可小,朱书记现在还没有完全下决心。”

正说着,刘坤走了进来,将黄子堤的手包和茶杯放在

,然后招呼了粟明俊一声,就出去方便。

过了一会,黄子堤和朱民生一齐走了进来,两人谈笑风声,亲密无间。

谈话内容就是如何接待周昌全。

刘坤暗忖:“周昌全也就是一个副省长,还要做迎接方案,完全是大题小做。”

十分钟未到,迎接方案就即定出来,总起来就是一句话:“侯卫东全权负责,粟明俊配合。”

谈完了迎接方,朱民生道:“周省长是沙州老领导,他来视察,是解决市属企业问题的难得机遇,这才是我们今天研究的重点,侯市长,你是分管领导,先说。”

侯卫东稳重地道:“看了年,我心里很着急,如果不解决国有企业亏损问题,别说追赶铁州,只怕还会有隐患。我通过前一阶段调研,个人有了些想法,我先申明,这是个人的想法,还没有经过研究。”

朱民着脸,道:“我们这是小范围研究工作,就是要听真话。”

“我的想法是全面改制,将市属企业全部推入市场,也就是一刀切,不管效益好坏,都改,以后沙州政府只管政府的事,不管企业的具体经营。”

侯卫东的想法也朱民很接近,此时他所说的观点全部是他自己的观点,可是在朱民生耳朵中,则是另外一感觉,他暗自点头,心道:“难怪侯卫东深得周昌全信任,年纪轻轻就派出去收拾成津残局,我刚给他透了点意图,他便执行得如此彻底,看来此人可用。”

侯卫东的步子如此猛,让黄子堤有些意想不到,他暗道:“侯卫东这人天生反骨,天生桀骜,这么大的事情,也不在市政府这边研究,就直接捅到了朱民生面前。”

他担心侯卫东:越深入,打断道:“国有企业问题由来已久,俗话说,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我觉得应该个案解决,如果操之过急,会起到反作用。”

“比如绢纺厂,春节前后出了多少乱子,给沙州造成了极为不良的影响,我认为应该按照相关规定,撤换绢纺厂主要领导,加强管理,苦练内功,只有根据不同情况,对每个企业进行解剖,才能解决问题,又不出大乱子,侯市长的方法过于冒进,出了事,谁来负责。”

朱民生道:“绢纺厂要撤换主要负责人,也不是不行,但是,新任之人能否驾驭住六千人的大厂,这是一个问题。”

黄子堤有心换掉蒋希东,见朱民生态度含糊,就用肯定的语气道:“绢纺厂中层以上骨干有三十来名,其中大学本科占了一大半,这些有文凭懂经营,加上有卫东市长的协调,应该撑得起局面。”

朱民生原则地道:“领头羊一定要选好。”

侯卫东见话题被引诱到了绢纺厂,暗自焦急,找个机会,道:“全市与绢纺厂同质的工厂至少有四家,我认为还是应该在全市统一改制。”

朱民生点头同意了,道:“嗯,还是应该全市一盘棋。”

黄子堤眼见着就要实现目的,没有料到侯卫东跳出来打岔,道:“改制的话题也不是新鲜话题,以前周省长在当市委书记之时,考虑到各个企业的特殊性,所以才部分改制,都是小、弱企业,如果把全部市属企业全部改制,涉及到数万产业工人,闹起来不是玩的,我认为市委可以制定一套原则,然后个案施行,仍然从相对小、弱企业施行,绢纺厂这种大块头,还是放缓一步,等到经验更充足之时才实施。”

他摸准了朱民生求稳的心态,将改制的后果说得很严重。

朱民生面色更加凝重,他沉吟一阵子,道:“黄市长说得有道理,我们折衷一下,先制定一套改制办法,然后分步骤施行,花个五年时间,逐步解决国有企业问题。”

“卫东市长,我和黄市长定了思路,今天你加个班,将今天讨论的核心意思形成书面材料,明天向周省长汇报。”朱民生补充了一句:“稿子在今天晚上十点钟送到我家里,我最后还要过目。”

这个折衷方案,让侯卫东略略有些失望,心道:“朱民生此人表面上冷峻,实质上是性格并不刚强,明明打定主意全面改制,经黄子堤反对,却又变成了逐步实施,主帅摇摆不定,必将累死前锋大将。”

此时,他对于改制之事有了三分犹豫,不禁怀念性格刚强的周昌全。

开完会以后,刘坤给易中岭打了电话:“易哥,今天开了小会,你说的事情很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