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根-官道无疆全集

第663章 老关系(1)

每天来拜访侯卫东的人挺多,在晏春平眼里,李晶只是一位身材丰腴的风韵美少妇,很普通的客人,倒了水以后,便退了出去。

李晶道:“这是你的新秘书,看着眼熟。”

对于李晶观人言的能力,侯卫东向来信服,道:“这是故人之子,我们都认识,你猜三次,能不能猜出来?”

李晶回想了一会,道:“我们同认识的人并不太多,而且应该是你的关系,他长得象红坝村那位晏书记,猜对了吗?”

侯卫东再叹服,道:“难怪你能创建精工集团,任何成功都不是偶然,要是换了我,百分之百不会猜到晏道理头上。”

说到这里。他声音低了下。道:“儿子。好吗?”

“两个都好。大地调皮。小地健康。都和一个样子……你说过。要陪我生小丑丑。”

“对不起。我……。”去。侯卫东正在为了厅级职位而奋斗。根本无法到香港陪着李晶生产。

“算了。不用解释。我不是怨妇。终究还是以事业为重。听说你当了副市长。我很为你高兴。”

李晶如此豁达。反而让侯卫东百感交集。他盯着李晶。咬了咬牙齿了出去。道:“我地小丑丑和小小丑丑在哪里。在岭西吗?”

“我是临时回岭西。没有带他们两兄弟。”说到这里捂着嘴笑。“小丑丑现在是标准地广东话。你听不懂了。”

想着儿子说起了广东话,侯卫东又有些好笑,道:“你胖了不少。”

“是吗,才生了小小丑丑,那时比现在还要胖两圈。”

聊了一会,李晶眼里有了些水雾。

侯卫东抬手看了看表,道:“我们俩马上到岭西去。”

“不用到岭西暂住在精工集团沙州分公司,你知道那个地方。”

“那里很久没有住了。”

“公司一直有人在打扫,中午下班,我在对面的停车库等你,我做饭给你吃。”

“好。”

在门口,李晶回头了一句:“Bethereorbesquare。”

侯卫东听得出这是英文,可是听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楞着神想了一会。

到美国和香港转了一大圈,李晶从气质到外形都有了变化,多了些洋味,这个洋味并不是指时尚是眼界更开阔,性格更自信。

下了班,侯卫东对晏春平道:“中午我有安排了。”

晏春平已经习惯了侯卫东没头没脑的说话方式,提醒道:“下午二点钟,南部新区朱书记要过来。”

侯卫东干脆利落地道:“你给朱书记打个电话午的会取消,改到明天。”

下楼之时到不少机关干部,侯卫东大多叫不出这些机关干部的名字

在市政府机关,侯卫东如国内的一线明星个人都认就只他,他却叫不出大部分人的名字,只是看着脸熟,是微微点头,脸上带着若隐若无的微笑。

而马有财等年龄偏大资历偏老的副市长,早就习惯了领导作风,面对普通干部的问好经常是面无表情,弄得这些一般干部极不愿意在过道处见到领导,能躲就躲,实在躲不过了,才上前硬着头皮打招呼。

从下楼到对面的停车场这一段路程,侯卫东即如小心翼翼的地下党,又如躲着众人的娱乐明星,坐上了李晶的小车,他才暗自长舒了一口气。

李晶坐在车上,一直在观察着侯卫东的神态,心里如开了五味坊,有些酸,有些麻,有些辣,有些甜,等到侯卫东上了车,道:“你当了厅官,还保持着原来的体形,倒也难得,为了两个丑丑,我的身材毁了。”

“我觉得你恢复得挺好。”

“这是安慰我。”

“我记得你不会英语,刚才你说的英语是什么意思。”

“说的是不见不散,现在我简单通话是没有问题了。”

“你还真有学习语言的天赋。”

“学英语得有语言环境,只要有合适的语言环境,很容易学的。”

两人一路不咸不淡地聊着,进入了精工集团沙州分部的后院,当高高的铁门关上以后,侯卫东这才彻底放松下来。

后院曾是李晶建的爱巢,尽管一年多时间没有使用,仍然保持着整洁,绿树也发出了新芽。

进门以后,李晶转身就扑到了侯卫东怀里,道:“想我没有?”

侯卫东只觉李晶一身滚烫,道:“想了。”

“快抱紧我。”

李晶用火热的激情,将侯卫东身体里的雄性荷尔蒙充分调动了起来,衣服丢了一地,两具裸露的身体摔在床上,用藤一样纠缠在一

“你,湿透了。”

“是因为你一直在怠工。”

“再张开一些,我要进来了。”

“嗯,轻一点。”

“啊,好舒服。”

当两人同时达**以后,侯卫东后背已有了汗水,他这才发现,屋里一直开着空调,“难怪这么热,还开着空调。”

李晶光着身体到浴室,不会,伸了一个脑袋出来,道:“快过来泡一泡。”

尽管浴盆大,可是再大也没有脱尘温泉的池子大,侯卫东想到不能正大光明地带着李晶泡温泉,心生内疚,便愈发地温柔,将其抱在怀里心地抚摸着。

“我那里松了吗?”李晶有些紧张,又有些羞涩。

侯卫东心知她是什么意思,故意道:“哪里?”

“那里!”

“哪里?”

李晶翻过身了侯卫东一口,道:“你真坏道我说的是什么。”

“很紧,和以前一样。”

“不骗我?”

“不骗你。”

又在浴盆里兴风作浪以后,李晶这才解了相思之苦,她如缠藤树一般,不愿意和侯卫东分开。

“我原先考虑走国际化道路,在香港这一段时间,精工集团更适合在岭西发展,如今又戴着港资的帽子,应该更方便了。”

“精工集团的发展方向有什么改变吗?”

“你以前一直劝我买煤矿,我没有答应,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丧失了一次机遇,这一段时间,吴兴彬和老蒋都劝我到沙州来买煤矿考虑再三,决定继续干老本行,路桥工程和房地产。”

“不熟不作,这是上上之策,也是经验之谈。”侯卫东口里如此说,心中想道:“李晶最好别到沙州来路走多了终究要撞鬼。”

李晶似乎猜到了侯卫东心思,道:“老公,你别担心,我不会让你为难,沙州是岭西第三大城市工集团又发迹于此,我肯定不会放掉这个市场是我多数时间还是会在香港和岭西,沙州的事情老蒋全权打理。”

“你现在管着工业,精工集团就是一家普通企业不特意给优惠,也要特意打压。”

侯卫东见李晶把话说开,便把话挑明,道:“在我所能决定的工程里,一律要实行招投标制,这其实是以前周书记定下的规矩,我要继续用好,公开公平公正,对所有企业一视同仁,当然也欢迎精工集团到沙州投资。”

沙州的招投标制创于周昌全,用得最好也就是那一段时期,如今书记市长皆变了人,招投标制就名存实亡,侯卫东间定在南部新区恢复这项制度。

他又想起了一事,道:“你还记得姬程吗,曾经想追求你的那一位,现在到沙州市政府来当副市长了,和我是同事。”

“我好几年都没有见到姬程了,他居然当上了副市长,这人办事能力一般,比较会拉关系。”

在床上躺了一会,李晶身体又热了起来,再次粘在了侯卫东身上。

分手之时,李晶咬着侯卫东耳朵道:“你能和我生两个儿子,这是上帝对我最大的恩赐,我不会破坏你的家庭,只希望你能想到我和孩子,能抽时间陪陪我们。”

又道:“为防止万一,儿子就放在香港,我就在香港和岭西两地跑。”

侯卫东只是抱紧了李晶,在额头上亲了亲,这才离开了精工集团分公司。

他没有坐车,而是步行在沙州街头,来来往往的人就擦身而过,李晶的回归,如无形的绳索缠着他的心,让他疯狂之后又感到莫名的压力。

“人死卵朝天,不死万万年,事已至此,怕个。”他想起了很久以前的口头禅,自我打气。

“生活就象是强奸,既然无法反抗,那就好好享受,如今小丑丑和小小丑丑都已经出世了,再无后悔药可吃,我干嘛还要自已折磨自己,大不了老子不当官,去周游世界,享受人生。”

侯卫东昂着头,对着天空深深地吸了口气,将一丝压抑抛在了脑后。

这时,他接到了周昌全秘书楚休宏的电话:“卫东市长,周省长明天要到沙州,想听一听沙州工业的发展汇报,再到南部新区看一看。”

此事是侯卫东主动邀请,没有料到周昌全说来就来,他忙道:“是明天上午还是下午,我好做准备。”

“上午九点钟从岭西出发,要看一个国营企业,一个私营企业,再到南部新区走一走,下午听工作汇报,五点钟去打网球,吃完晚饭回岭西。”

市委办公室接到省政府办公厅的通知以后,赶紧报告了朱民生,朱民生道:“请黄市长、卫东副市长和粟秘书长到小会议室开会。”

说了此语,他又道:“三点钟,请卫东副市长到我办公室来,通知黄市长三点半过来开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