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根-官道无疆全集

第660章 试探(1)

处理绢纺厂上。有两个难度。一是绢纺厂本身复杂。二是市委书记朱民生和市长黄子堤。两位一把并明确的态度。这让分管副市长有些难做。

当绢纺厂厂长蒋希走进办公室。侯卫东这才将纷乱的思路丢在了一边。道:“蒋厂长。给我打电话之时。我正在外的。不好意思啊。”

蒋希东黑脸浮现出笑容。道:“没有春节前的货款。绢纺厂工人就不能过上一个好年。为了表示感谢。今天晚上请侯市长无论如何也抽点时间接见我们。”

侯卫东就把晏平了进来。道:“你把今天晚上的饭局取消了。改在明天。今天晚上同绢纺厂蒋厂长吃饭。”

“晚上。订在了州大宾馆。”

“别安排在馆。吃腻了。就在厂里伙食团。我觉的那里的味道不错。”

“太简单了。是对长不尊重。”

侯卫东不想与蒋希东嗦。道:“呵。对我最大尊重是让绢纺厂红红火火。”

话说到了个份上。蒋希东就不能坚持了。道:“那晚上我到市政府来接您。”

“蒋厂长与我接触的时间短。不了解。我这人实在。不搞花架子。到了钟点。我直接过去。”

约了饭局蒋希东才坐端正。001年厂里的总结送到了侯东桌前道:“侯市长。这是厂里的结以及今年工作要点。您先审阅。”

侯卫东他早就让江津送来了财务报表。这两天。他只要手里无事。就将这份报表拿出来细读。因此。他对这些经过加工的材料不感兴趣……接过材随手翻了翻道:“放在我这里等我认真看完再提意见。”

又道:“当前绢纺厂面临的主要题。国际国内场的分析预测你们的想法。给市里的建议这四点。你能不能简单谈一谈。”

等到蒋希东谈完。十一点。

送走了蒋希东。侯卫东在心里印证了自己的想法:“这个蒋厂长。头脑清晰。思路敏捷。对绢纺厂的情况掌握的很透。”

他把晏春平叫了过来道:“那天你接到电话说是绢厂党书记项波想见我。你给他联系一下下午到我办公室来一趟。一个来。”

蒋希东回到家里。把副厂长高小军叫到了办公室。

“我今天去见了侯卫东。感觉他对里情况挺熟悉。应该是对厂里进行了调研。晚上本来准备请他到沙州宾馆。他坚持要到伙食团来。”蒋希东黑脸愈发的黑。又道:他是分管领导。我们有什么动作都不过他。尽获取他的好感。晚上有什么招数没有?”

高小军分管着销售。教九流都见过。闻言道:“现在的人都如狼似虎不玩高雅。不搞曲线。都直奔女人和钞票而去。要拿下侯卫东。还用这两个招数。”

“你不要弄巧成拙。试探着来。他喜欢什么。我们以后就准备什么。”

高小军想了想。道:“晚上想点办法尽量劝酒。等他有三分沸意以后。再请他到小舞厅。把公关部几个女请来。大家在一起跳舞。等分手之时。找机会给他放点高档丝织品。一步一步的加深感情。寻找机会。”

“就这样办。你安排。”

午。侯卫东与绢厂党委书记波正在谈话。刘坤打来电话。道:“侯市长。黄市长请你到他办公室。”

放下电话。()侯卫东对项波道:“今天到此为止。这是我的名片。随时可以给我打电话。”

项波胖脸上满是笑容。道:“今天所说都是绝对真实的。我是人格担保。同时请侯市长替我保密。我不想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侯卫东没有回答他。只是握了握手。道:“党组织如何在企业发挥作用是一个大课题。我希望绢纺厂在这方面出点经验。”

项波道:“如今是厂长负责制。我这个党委书记就是配盘的。但是今天与侯市长一席话。让我增添了信心。的到了鼓舞。回去以后一定加强党的建设。让党在厂发挥更重要的作用。”

侯卫东与项波一起门。看着项波胖胖的背影。心道:“这人有些意思。人精无处不在。不过我也不是傻瓜。”

黄子堤门前已经了好几个人。都是部门的头头。卫东是副市长。自然就有优先权。

黄子堤没有坐在办公桌后面。他坐在宽大的单人沙发上。而其他几位头头则坐在了三人沙发上。

“侯市长。这边来”黄子堤指了指

双人沙发。

侯卫东落座以后。见沙坐了部新区的朱仁义国防局局长俞平静教委主任吴亚军。他便大致猜了什么事情。

果然。黄子堤开口道:“沙州大学位于益杨。尽管交通方便。毕竟位于县城里。影响了大学的招生。沙州大学已经数次提出要将大学搬迁至沙州南部新区。南新区发育不充分。如果有一所大学进入。能有效提升人气。这是双赢之事。”

“市政府定下了大方向。具体操作就要交给侯市长了。今天在场的几个人就可以成立工作组。侯市长组长。在座的人为成员。”

侯卫东一心想抓好国有企业。搬迁沙州大学又是一麻烦事情。更让他不舒服的是。如此重大的一件情。黄子堤在事先根本没有和他商量。

他尽量委婉的:“南部新区肯定是欢迎沙州大学迁入。我愿意当工作组副组长。还是应该由马市长当组长。他分管教育。又曾是益杨县委书记。”

黄子堤解释:“这事我跟有财长谈过。他也具体困难。他在益杨工作这么多年。升为市长。就把沙州大学从益杨挖到了沙州。这会让他很难面对益杨的干部。我跟民生书记谈过这事。这也是民生书记的意思。”

侯卫东只表示同意。

刘坤就送过来一材料袋。里面装着沙州大学搬迁的材料。

谈完了沙州大学的事情。黄子堤:“卫先熟悉一下材料。然后要在市委常委会上将个方案提出来。”

侯卫东是市长。但是没有进常委。涉及相关议题。他只能是列席。

谈完了沙州大学。教委主任吴亚军等便离去。侯卫东也准备离。子堤道:“卫东稍留一下。”

这一次。黄子堤坐回到宽大的办桌后面。道:“绢纺厂效益不太好啊。春节前突然搞了一次罢工。弄的市里很被动。绢涉及五千多职工如果真的出了问题。则是影响沙州全局的问题。”

侯卫东收集了乱七八糟的一大堆信息。如今还在头脑中过滤。道:“绢厂是典型的计划经济产物。在歉年改制过程中。就是由于其效益尚可。而涉及面太大。因此暂缓。目前来说我还在进行调研。”

黄子堤当时是市委秘书长。对周昌全时代的改制工作很熟悉。知道侯卫东所言非虚。道:“调研结果应该尽快出来。时不我待了。如果任由绢厂走到破产边缘。我们这帮人是犯罪。既然现在的领导不能搞好绢纺厂。就另寻能人。将工厂盘活。”

改革开放已经走过了无数个年头。以前对于国有企业改革主要集中在调整国家与企业关系之上。诸如承制等等。如今随着《公司法》等法律法规的颁布。改革经隐隐指向了所有权。侯卫东在思考题之时。并没有把更换领导人当作一道良。

更换领导人在改革放初期还算一个不错的办法。进入两千年以后。在体制未变的情况。通过更换领导人来拯救一企业。已经被证明效果并不明显或者说并不长久。

侯卫东没有轻易的接过黄子堤的话。道:“蒋希东管理工厂还是有一套。我去看过工厂。从表面上来看。工厂情况还不错。一切都井然有序。这种大厂。能管到这种程度。也算不错了。”

黄子堤道:“工厂井然有序。这明不了问题。关键问题是效益。没有效益。工厂就算是个花园。有屁的作用。侯市长调研工作一要深入。二要加快速度。争取在今年决绢纺厂的问。”

侯卫东强烈的感受到了黄子堤的变化。相比当秘书长之时。他从气质到说话方式都发生了变化。有时感觉就如变了一个人。

他在前往绢厂的上。望着窗倒退的行道树。慢慢琢磨。

“以前他当副职之时。还有一丝玩世不恭的味道。当了市长以后。说话办事就严肃的多。甚至还有些独断。”

“以前他一直从事务工作。没有管过经济工作。如今成了行政一把手。难道突然就成了经济工作的内行。”

“如果突然换掉蒋希东。会不会对生产造成影响。”

很快。小车来到了纺厂。蒋希东尽管没有到市政府来迎接侯卫东。却穿了一身工作服。独自一人站在门口。

透过车窗玻璃。侯卫东老看了蒋希东。身穿工作服的蒋希东一动不动。和工厂大门浑然一体。如一尊历史悠久的雕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