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根-官道无疆全集

第638章 罢工(下)

与绢纺厂前总工杨柏谈了半个多小时,侯卫东记得满满五页纸的笔记,分手之时,他与杨柏握了手,道:“谢谢你提供的情况,这些情况很重要,我记下了你的电话,有什么情况再来找你。”

杨柏道:“我跟厂里蒋希东水火不立,是出于对工厂的爱护才向侯市长反映,我有一个请求,最好不要让蒋希东今天的事,我不想惹麻烦。”

侯卫东关上笔记本,肯定地道:“你放心,我会保密。”

杨柏所谈之事是经营上存在的问题,如今春节将至,稳定成为压倒一切的任务,侯卫东暂时不想触及此事。

他回到了办公室,屁股没坐热,高建就找了过来。

“侯市长,给你报个事。”高建已经是建委主任,但是他还兼任着南部新区党委书记、主任一职,他知道随时会面临着调整,今天就是为了南部新区职务而来。

侯卫东扔了一枝烟给高建,道:“又有外人,你别搞得这样客气,有话直说,等会我还要开绢纺厂协调会,上任就啃硬骨头,难啊。”

高建嘿嘿笑道:“成津磷这么复杂你都能搞定。何况一个小小地绢纺厂。”

“绢厂涉及到六千多人。可不是小事。这种国营老厂牵涉面多。政策性强。处理不好就成了火药桶。”

闲聊几。高建说到了正题。道:“我如今身兼两职。这个状态不可能持久南部新区地职务随时要被市委调整从南部新区创建开始就在这里工作。很有感情。今天来推荐南部新区负责人。”他自我调侃道:“古人说过举贤不避亲。我是向组织推荐优秀人才不避亲。”

“南部新区一把手这种重要岗位。肯定要经过常委会研究。我这个副市长哪里有这个权力点你明白。”

“我先汇报班子几人地情况。几句话就说得清楚。让侯市长有个大体地了解。”

“副主任赵得财。此人狗**抹菜油——又尖(奸)又滑是此人搞拆迁是一把好手。”

“副主任梁亚军,班子中唯一正牌子研究生,放在南部新区是高射炮打蚊子——大材小用,他在南部新区工作了几年,很有成绩。”

“副主任赵娅,班子中唯一的美女对外协调的一把好手”

⊥检组长赵文凯,此人怎么说是清官吧,只是有些偏执钻牛角尖,纪委选了一个标准的纪检干部。”

侯卫东明白高建是主要想推荐梁亚军他人不过是陪衫,道:“我明白了,如果有机会,一定会向组织上作重点推荐。”他又交待道:“你最好找机会同中达部长谈一谈。”

高建知道组织程序和用人制度,他来找侯卫东,真实意图是让侯卫东不反对,听到侯卫东表态,知道已经达到了目的,便笑道:“今天侯市长有事,我就不耽误了,不过有一个小小的请求,要我还没有离开南部新区之时,你得过来视察一次。”

等到高建离开,侯卫东暗道:“从谈话看来,朱民生是相当重视南部新区,只怕高建的意图会落空。”

他在大脑里将市里的干部搜索了一会,又琢磨了一会朱民生的用人方式,猛然间,他的脑中闪现出了一人——沙州市委组织部副部长朱仁义,朱仁义原本是茂云市委组织部副部长,当粟明俊出任市委常委、宣传部长之时,他从茂云调到沙州,担任了组织部副部长职务。

“按照朱民生的性格,说不定会将朱仁义调到南部新区。”侯卫东做出这种判断,纯粹是一种感觉,并没有多少道理,但是这个想法出现之后,他越想越有道理。

“如是真是朱仁义来当南部新区一把手,倒是一件麻烦事,一是他是否具有丰富的行政经验,如果南部新区工作得不到提升,我这个分管领导不仅会感到累,而且脸上无光,二是他是朱民生的心腹,我指挥起来是否得心应手。”

成为副市长以后,面临的人和事与以前有所不同:从一个方面业说,县委书记手下大多数是科级干部,而副市长手下直接管理的是正处级干部;从另一个方面来说,县委书记拥有完整的用人权,未进常委的副市长在用人方面受到了不少限制。

“八字还没有一撇的事情,我何必自寻烦恼。”侯卫东的思路又回到了市绢纺厂上面,他将杨柏所言细细想了一遍,结合着绢纺厂的资料,试图将绢纺厂具体化,但是他还从来没有到厂区,纸上得来终觉浅,总是感觉同绢纺厂隔着一层玻璃。

三点二十分,侯卫东提前来到了市政府会议室,计委主任江津已经等到了会议室。

“侯市长,这是参加座谈会工人的名单,有退休老厂长、

表四人,一位车间主任,还有厂机关的两位代表,你审。”江津递上了晚上参加座谈会的名单。

侯卫东看了名单,道:“我给朱书记汇报了此事,他指示一定要保春节稳定,过了春节再查问题,因此,今天晚上座谈的目的在于如何让工人渡过一个欢乐祥和的春节,这一大方向。”

江津道:“工人们肯定要谈到改制、**这两大问题,如果没有明确的态度,很难说服工人。”

这时,东城区区长欧阳胜走进会议室,他一边走一边道:“侯市长,东城区的应急预案做出来了,分局将对重点人头进行布控,并组织了备勤人员。”

三点半,朱民生准时进入了会议室,跟随他一起进入会议室的还有宣传部长粟明俊,组织部长易中达,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杨森林。

看着这个阵式纺厂厂长蒋希东稍稍有些紧张是他天生一张黑脸,外人从其表情看不出他的内心世界。

朱民生对常务副市长杨林道:“杨市长,今天这个会由你来主持吧。”

杨森林看了眼市政府办公室送过来的领导小组名单,道:“顾主任怎么没有到?任林渡去催一催?”

任林渡赶紧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办公室难顾小攸打电话,顾小攸初时还不以为意:“我正在跟银行谈贷款,你给侯市长请个假,我半个小时之内赶过来。”

任林渡道:“顾主任,现在书记等几位领导都在会议室等着市长主持会议,你赶紧过来。”

顾攸原本以为就是侯卫东召开会议,听说朱民生要来开会,吓了一跳,道:“我在人民银行这边,还有十分钟才能过来你给朱书记解释。”

在吴海时,顾小攸曾经到过县里当时县委书记和县长亲自陪同,任林渡作为县委办主任参加了接待他的眼里,顾小攸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而此时小攸在电话很客气很小心。

任林渡知道,顾小攸是对市委朱民生表示尊敬,他不过是狐假虎威而已,尽管是狐假虎威,在心里上他还是挺舒服。

顾小攸匆匆从人民银行大楼下来,跳上小车,直奔市委大楼,总算是一帆风顺,来到了会议室大楼,他停在门口,调整了呼吸,这才推开了会议室大门。

朱民生正在讲话,见顾小攸推门进来,便停止了讲话。

顾小攸见会议室坐了一排市级领导,尴尬地解释道:“朱书记,我在与人民银行接触,看能否贷款出来,刘行长马上要出差,我得抓紧时间跟他接触。”

杨森林曾经是朱民生的秘书长,对朱民生的心思摸得很清楚,问道:“顾主任,你迟到了十七分钟,请问政府办的会议通知是什么时间?”

顾小攸是老资格,与步海云是同时任职,当年还曾经和步海云竞争过副市长一职,而那个时候杨森林还没有到益杨去当县长,此时面对着杨森林不留情面的追问,他心里不服,可是面对着如此多的领导,又不敢把不满表露出来。

顾小攸再次解释道:“银行不愿意贷款给绢纺厂,上午开完会以后,我就一直在与银行联系。”

杨森林准备继续开会,不料朱民生接过了他的话:“我听说市政府办公室出了会议通知,侯市长还特意打电话进行了交待,为什么还要迟到。”

顾小攸不敢跟市委书记顶嘴,只能低头认错。

朱民生语气很严历,继续道:“市政府办公室的通知就是命令,必须无条件执行,不能讲条件,不能找借口,如果确实有紧急公事,你应该给市政府办公室请假,得到领导允许以后,才能继续到人民银行办事,这是基本的纪律,顾小攸是老同志了,难道这个道理都不懂。”

侯卫东没有想到朱民生会如此严历,暗道:“顾小攸迟到之事,可大亦可小,朱书记如此发挥,看来也是借题发挥。”他当上副市长以后,与黄子堤关系依然如此,可是与朱民生的关系却莫名其妙地走得近了。

统一战线是党的三**宝,其实这个法宝适用领导相当广泛,战场、官场、商场都有着太多成功范例,侯卫东是欣然接受了朱民生的“统战”。

“也不知顾小攸是否会埋怨我?”

侯卫东转念又道:“对于这些位高权重的老正处,借力打力是一着好棋,一定要让他们来适应我,而不是我去适应他们。”

顾小攸面红耳赤地坐了下来,他眼光暗自寻到了侯卫东,心道:“这个侯卫东真是屁眼虫,他肯定知道朱民生要来开会,却不肯在电话里说清楚。”

计委主任江津与顾小攸是多年同僚,对顾小攸的遭遇即有兔死狐悲之感,又略有些幸灾乐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