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根-官道无疆全集

第637章 罢工(中)

半个小时,市经委主任王越州、计委主任江津、财委主任顾大攸和东城区区长欧阳胜陆续来到了会议室。

侯卫东准时来到了会议室,面前着昔日的同僚们,他没有过多客气,只是点了点头,道:“绢纺厂工人罢工,请大家商量对策。”

等了几十秒,他又对坐在一边的任林渡道:“任科长,你催一催蒋希东厂长。”第一次发通知之时,他没有通知蒋希东,回到了办公室以后他马上意识到有所遗漏,又给行政办打了电话,让行政办立刻通知蒋希东来开会。

在等蒋希东之时,侯卫东给几位重要职能部门领导扔了烟,自己先吸了一口,道:「年前,一个沙州棉织厂毁掉了财政局三位科长、计委一位副主任,绢纺厂和棉织厂昔日是双雄并立,但愿绢纺厂不要旧事重演。”

这几句话听起淡,其实语意很重,侯卫东初当副市长,人亦年轻,原本应该客气一些,最好不说这种含沙射影的话,可是一团和气解决不了绢纺厂的四千人罢工问题,此时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之下,这就容不得他温良恭俭让了,因此他不想兜***,他相信这些职能部门的领导会适应他的领导风格。

蒋希东气喘吁吁地来到议室,他与侯卫东打了招呼,就一脸苦头仇深地坐在角落,并不与几位职能部门领导说话。

侯卫东是第次与蒋希东接触,看着精瘦的蒋希东,不由得想起了原总工杨柏所说之语,暗道:“这个蒋希东倒还有些脾气,在众多职能部门领导面前不带一丝笑容。”

等到蒋希东气稍匀:“蒋厂长,你把绢纺厂的罢工情况说一说。”

蒋希轻轻咳嗽两声。道:“昨天下午厂里就传出来风声。厂领导向市政府报告地同时。分别下去做了工作。副厂长高小军在做说服教育工作之时。还挨了打。如今还在医院里观察。”

他顿了顿:“今天上午开始。工人们陆续开始罢工十一点。已经是全厂四千人罢工。我们做了大量劝导工作。工人们这才没有围攻市政府。但是只要有人煽风点火事态就有可能升级。”

最后句话。让侯卫东眉毛一紧即又分开。平静地问道:“罢工地原因?”

蒋希东面容黑黑地。面无表情地道:“绢纺厂是国营老厂。负担重。加上效益年年下滑。日子不好过已经有几个车间停产了。年关将近里前后拖欠了四个月地工资。这是职工罢工地主要原因。”

侯卫东追问道:“除了罢工人们还会有什么举动?”

侯卫东是刚刚分管工业。对绢纺厂地情况并不熟悉打定了主意。先应付眼前地危机。彻底解决问题还得放在春节以后。

蒋希东沉默了一会,道:“厂办同志在上访时听到消息,如果春节前不发工资,工人们要到省里上访。”

侯卫东没有再问蒋希东看了看几位职部部门负责人道:“各位是什么想法?”

计委主任江津道:“今年绢纺厂停工停产的时间长,有市场原因,也有厂里内部的问题,这些都是滴水穿石的事情,是积累起来的毛病,当务之急不是解决绢纺厂的问题,而是如何确保稳定的问题。”

蒋希东插话道:“我给顾主任汇报过,最好先贷点款,让职工们能先过上春节,过了春节,要改革、要整顿、要撤职,我们都没有意见,但是在春节前要想办法给工人发钱,六千工人没有饭吃,这不是一件小事。”

财委主任顾大攸一脸无奈道:“我给几个银行都说了此事,他们听说是绢纺厂要贷款,我好话说尽,他们还是不答应,朋友归朋友,银行也得考虑风险问题。”

蒋希东叹息一声:“如果发不了工资,工人们铁定要集体上访。”

侯卫东见蒋希东没有丝毫愧疚之色反而盯着顾大攸暗道:“这个蒋希东还真有特点,心理素质很好。”

众人接着讨论了几句,最终都得扯到钱上,便闭了嘴,等着侯卫东拍板。

计委主任江津参与了与胜宝集团的谈判,知道侯卫东是个历害角色,没有丝毫轻视之心

而资格颇老的财委主任顾大攸没有与侯卫东直接接触过,对于这位年轻的副市长很有些不以为然,他肚子里还有主意,却不肯多说一句。

侯卫东是久经沙场的老将,他并没有被困难吓倒,更明白三板斧之第一板斧的重要性,略作思考,神情严肃地道:“为了处理好市绢纺厂的罢工事件,我建议成立市绢纺厂领导小组,我为组长,在座诸位为副组长,江津同志为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蒋希东同志为办公室

,办公室尽快将我刚才所说的四点落实下去,下午三况通报,我要向市委市政府汇报处理情况。”

“我讲四点意见,提两点要求。”

“一是找一些有代表性的工人,在今天开一次座谈会,听一听他们的意见和要求,我们是人民政府,必须要敢于直接于工人对话,这样掌握的情况才准确。”

“二厂党委行政要负起责任,耐心做工人们的思想工作,要通过厂区广播反复讲政策,我在这里强调一点,不许说威胁的话,不许激起矛盾,只能讲政策,要保证春节绝对平安。”

“三是想尽办法也绢纺厂工人弄些过年钱,否则解决不了工人问题,当然,此事要经地调查以后,报市政府同意才能实施。”

“四是按照辖区制,东城区要作好应对措施,安排必要的人力和物力实确保一方平安。”

听到侯卫东这四点,几位能部门领导都不以为然,当惯了领导,这些话他们听得太熟悉了。

“另外讲两点求,一是尽快落实,绝不能敷衍;二是对会议内容要严格保密,谁泄密谁负责。”侯卫东接着道:“今天情况紧急,我就不请大家吃午饭了等事情处理完毕,我好好同大家喝一杯。”

散会以后等人愁苦脸地去处理棘手之事。

侯卫回到办公室,给市长黄子堤打了电话,黄子堤等几个市长正在听朱建国省长讲话,由于是小范围谈心,黄子堤把手机开到了振动当侯卫东的电话打过来,他一直没有接听。

在办公室了一会卫东直接给朱民生打了电话,汇报了对绢纺厂罢工的处理情况。

朱民道:“我在机关餐厅吃饭,你才开完会,没有吃饭罢,赶紧过来,我们边吃边谈。”

侯卫东没有想到朱民生态度如此好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他连忙下了楼行到大院后面的机关餐厅,他如今还没有确定秘书机倒是确定了,不过他不太喜欢小车班那位过于热情的驾驶员。

到了小餐厅只有朱民生和济道林两人在里面吃饭。

朱民生听了汇报,交待道:“春节期间的稳定是压倒一切的政治任务,这一点不容置,让工人们过一个欢乐详和的春节是原则要求,下午三点半,召开处理罢工相关领导会议,副市长杨森林要参加,组织部中达部长也要参加。”

他又对济道林道:∶书记暂时不参加下午的会,但是你要关注绢纺厂。”

有了市委书记撑腰,侯卫东底气足了些,他来到了办公室同,思考了一会,还是给黄子堤发了手机短信,将对罢工的处理意见简要地作了短信汇报。

发了短信,他准备在沙发上眯了一会,脑中却不由得想起了沙州的政局。

沙州政府刚刚进行了换届,基本配齐,但是市委常委就有两个差额,一是市委副书记,另一个是市委秘书长,市委副书记最有竞争力的两个常委是政法委书记洪昂和宣传部长粟明俊,而洪昂的呼声最高,侯卫东仔细分析了一会,觉得洪昂和粟明俊都不太可能出任副书记一职。

想了一会,他从沙发上翻身坐起,心道:“现在不去想这些上层建筑了,还是集中精力解决绢纺厂罢工一事。”

侯卫东想起了偶遇杨柏之事,给杨柳打了电话:“你认识杨柏吗,我找他有事,你赶紧跟他联系,让他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杨柳知道是为了罢工之事,急急忙忙给杨柏取得了联系。

“侯市长,我给杨柏联系了,他表示有许多话想当面给你汇报,不过现在正值绢纺厂工人罢工,他不愿意到市政府,免得惹麻烦,想另外约一个地方。”

侯卫东看了看表,道:∪然杨柏有顾忌,那我们换一个地方,你征求杨柏的意见,他愿意在哪里谈。”

与杨柏联系好以后,侯卫东便匆匆下了楼,来到西城区一个普通楼室,他比杨柏先到茶室,他在茶室里再给江津打了电话:“下午三点半,朱书记要听汇报,你得赶紧把罢工的基本情况搞清楚,写成简要汇报,还有座谈会的名单也要准备好,今天下午务必要与工人代表进行座谈。”

又给财委主任顾大攸打了电话:“如何筹措资金,用什么合适的渠道发给工人,你在下午务必拿出方案。”

顾大攸在电话里不停地叫苦,侯卫东打断道:“春节将至,非常时期要有非常手段,下午我等你的方案,市委要听汇报。”他给江津讲得很清楚,是朱民生要听汇报,由于顾大攸很有些敷衍,他便说得含糊一些。

在茶室等了一会,透过窗户,见到杨柏戴着眼镜,从出租车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