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根-官道无疆全集

第634章 谈话(中)

侯卫东没有立刻回。道:“这事我再征求任林渡的意见。他能说会道。当过多年县委办|任。如果能市政府这边来。应该能成为你的好助手。”

又问道:“你到市政府这边也有些时间了。感觉如何?”

蒋湘到了市政府秘书长。与市长刘兵相处的挺好。刚刚与正副市长们混熟。却一下子了一个大换。这让他无比郁闷。道:“一个领导一种风格。也不黄市长是什么风格。我心中无数。”

侯卫东提醒道:“秘书长的道行很深。你要注意和他搞好关系。”

“我很尊敬这位老前辈。你和蒙秘书长也有些亲戚关系。”

“我大哥娶了蒙秘书长的外女。害的我在老蒙面前矮了一辈。”其实知道蒙厚石和杨森林有着更亲密关系。但他没有在蒋湘面前主动提及。

从新办公室走出来。湘渝:“中午有安排没有。我请你吃饭。”

侯东看了看表。道:“时间过的好快。转眼间就是十一点。今天中午算了。我有安排了。”

下了楼。给季海洋打了电。:【局。中有事吗?我请你喝酒。”季海洋道:“侯市你真是里偷闲?别在面吃就在-税宾馆。我把最好的顶楼小间留下。我们哥俩好好喝一杯。”

在选举前。季海洋选举还挺有信心。找了关也是信誓旦旦谁知临到了选举却是云突变。他在最后关头被挤了候选|列。他知道是省政府姬程将自己挤出了候选人行列。

他尽管旷达。心里还是有些怨气却又发作不的官场如战场。输了就输了。或者找机会盘或者老实的认输。

侯卫东是副市长但是副市长不能直管财政局长。他很注意季海洋的老关系特意到-税宾馆来喝酒。

十二点。侯卫东上了财税宾馆顶楼。

刘莉已要楼上等着。:“海洋到市政府去了。黄市长找他。”她泡了茶。坐在了侯卫东身边。陪着他说话。

“我弟弟现在给黄市长当了秘书。还请你多照顾。”

“我们是同学。自会互相帮助。而且他现在是黄市长秘书。主要领导身边人。我想照顾都没有机会。”

刘莉是明白人。有为弟弟说好。道:“他这人从小被我妈宠坏的。捧在手心怕摔着。在嘴里怕化了。这几年在社会磨练一番。还是很有进步。有什么做不对的的方。要多批评。”她肤白。尽管满过了三十。仍然不显老。双眼灵动。颇有几分妩媚。

侯卫东暗道:“刘和季海洋好上了。刘坤又是黄子堤的秘书。有了这一层关系。在季海洋面前有些话不能说了。”

等到了一点。季海这才上了顶楼。进门就道:“让卫东市长久。实在不好意思。”

“你是老领导。又是财神爷。我当兄弟的应该等一。”

季海洋落座以后。对刘莉道:“下午事情还多。我们喝葡萄酒。”

刘莉知道两人有话要说。对侯卫东笑了笑。道:“我安排了几样下酒菜。你们慢慢喝。慢慢聊。”

过一。服务员上来从欧洲原装进口的高档葡萄酒。季海洋端着酒杯。摇了摇葡萄。道:“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在我印象之中。这是写葡萄最早的酒吧。很有些意境。真的好葡萄酒。还保留着阳光的味道以及鲜活的生命力。”

房间角落里。放着舒缓的背景音乐。这是一首《桑塔露亚》的老歌。正是季海洋的最爱。

两人喝着酒。话题快就聊到了换届选举。

季海洋叹道:“没有想到省里方案会在宣布之前发生变化。这一次落选。大意失了荆州。就意味着政生命在正处级岗位上结束了。”

侯卫东安慰道:【局还有机会。届中也可以调整。”

季海洋用手荡了荡酒。道:“我偶尔翻了翻财政局局志。沙州财政局风水不太好。有一,局长进了监狱。一届局长醉死。另外两届局长都是被调到了人大。财局权力太大。所以遭人嫉恨。反而不容易再往上走。”

“任何事情都是可改变的。改变就来自季局这一届。”侯卫东士气正盛。他能理解季洋的心情。可是并没有太多的共鸣。

“你分管哪一块。黄市长找你谈过没有?”

侯卫东摇了摇头。虚的道:“现在还不错分管哪一样。不过分管哪一都的经过你这一关。所以先敬财神大哥。”

季海洋没有接过这个话茬。发了一

道:“我不想在沙州干了。想茂云工作。”季海洋过祝的大管家。他此次没有当上副市。到茂云去投祝焱也很正常。

侯卫东道:“祝书手里正缺人手。你若去。他定欢迎。”“以前祝书记倒说此事。现在他们那边也刚搞完换届选举。我错过了机会。而且我这样过去。若祝书调走。我的日子就难过了。还不如留在沙州当财政局长。”

季海洋还有一个更要的心思没有说出来:“在当财政局长期间。他了解黄子堤的为人。如今黄子堤成了市长。这个财政局长就被架在火上烤。更容易犯大错。”这才是他想开沙州的真实原因。

侯卫东出主意道:“把心里话给祝书记讲他最了解情况能帮你把脉。”

季海洋道:“让我想想。”

喝完了两瓶不知价格原装洋酒。季海洋有了三分酒意。侯卫东不准他喝了。道:“够了。下午还有事。”

出了门就见到刘莉坐在外。专心看着电视。卫东悄悄给莉道:【局有些酒意了。你让他稍休息一会。”

侯卫东出了门他一时不知那走想了一会。给南部新区建打了电话。道:“高|记有事没有我想到你这里来泡澡。”

高道:“卫东市你还真贤下士。那我就到澡堂子来等你。”卫:“也不晚上五点。我过来泡澡。晚上兄弟两人喝一杯。”

高建是个极精明的-达人。笑道:“侯市长。你分管南部吗?”

“现在还没有正式-工。高书记。莫非你只接待分管领导吗?”

高建就道:“卫东不仅是副市长。也是好兄弟。我随时欢迎。”

侯卫东给高建取联系以后。回家睡了一觉。在四点钟。开了奥迪车。直奔南部新区。

南部新区是与益杨开发区基本上时起步。按理说。沙州的条件远比益杨要好。可是开发给人的感觉很不好。第一是凌乱。第二是圈起来的-的多。第三是工业区和生活区混杂。

将奥迪车停在一片缺的围墙处。卫东站在围墙朝里看。正巧见到了两个人在草丛里喀嚓照相。顺这几人的镜头。以看到一大片一人多深的茅草。

侯卫东在开发区工作过。马上明了这是什么意。他等了一会。这几人越来越近。他认清了来人。不禁一乐。道:“马记者。刘记者。”

里面的人正是《岭日报》的记者杜成龙和刘瑞雪。

杜成龙与侯卫东是相识了。他走过来与侯卫东握了手。没有隐瞒意图。道:“王主任又搞了一个命题采访。叫做再发区。我们是在这里拍照的。”

“那你们觉的南部新区如何?”

刘瑞雪指了指土里一人深的茅草:“总体上还行吧。与沙州的经济的位相称。在省里排在五位。不过在我看来也是问题成堆。这个工的至少放了三四年。否则茅草不会这么深。不符合规定的。”

侯卫东胡乱找了理。道:“东南亚金融危机过去了。沿海制造业成了企业明星。内的的业没有这么便利的交通条件。以参加国际大分配。因此开发区难。这是大环境使然。要破解这个难题。还的利用西部大开发政策。”

雪认真的记了下来。道:“侯市长说的很对有道理。企业发展也有内在规律。沿海城市搞开发区有先天优势。我们内的生搬硬套。效果不明显。”

侯卫东又把话绕了过来。道:“尽管效果取的的效果不明显。但是总有些效果。如果没有开发区。岭西发展更加吃力。开发区还是有存在的价值。我们要辩证的看问题。”

他又问道:“就你们两人吗?”

“是段主任带队。”

“段英当主任了吗?”

“年初就当了主任。接了王辉主任的班。王辉当副总编了。”

侯卫东道:“相逢不如偶遇。既然见了面。我们一起到南部新区采访高建书记。我来带路。”

在市委。黄子堤与朱民生沟通结束。总体来讲。黄子堤实现了其目的。只是有一条。他原先准备让钱宁管南部新区。|由是钱宁以前是商委主任。招商引资能力很强。结朱民生坚决不同意钱宁分管南部新区。理由也充足——钱宁没有主政一方的经验。分管南部新区不太合适。

在朱民生提议上。由侯卫东分管部新区。这是黄子堤最不愿意发生的事情。不过朱民生总体上同意了市政府班子的分工。黄子堤也不能过于斤斤计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