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根-官道无疆全集

第615章 尘埃落定(1)

早上起床,郭兰坐在家中,她给县委组织部办公室主任:“我在市委办事,下午在三点派车到市委来接我。”

这是安排了工作,也是交待了自己的行踪。

郭兰没有梳理头发,静静地坐在了窗前,阳光直射到脸上并不炙热,暖洋洋的十分舒服,坐了一会,从冰箱里拿出来一盒牛奶,倒在玻璃杯里,走到阳台上慢慢地吸着。

喝了牛奶,她用一根绳子将头发束了,打开钢琴盖子,随手弹了理查德克莱德曼的钢琴曲《爱的纪念》。

这是当前最流行的曲子,流行的东西并非最好,也并非不好,不过,能流行总有一定的道理,这首钢琴曲充满着童趣和欢乐,如三二个孩童坐在小河边顺着小河向着岸边滑行。

正弹着,侯卫东打来了电话,道:“陈再喜主任想到成津去走一走,成津这地方,我去了引人注目,还是得由你陪着他。”

郭兰有些奇怪,道:“陈再喜是省纪委领导,到沙州来为什么不走纪委这条线,而要采取非正式的方式来调查。”她和侯卫东已经明白,陈再喜绝对不是顺便走一走,而是有着目的。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或许是先进行外围调查了。”侯卫东基本上猜到了事情的真相,只是他无法求证。

“你还在沙州吗?”

“我还在沙州,下午要到市委去见黄子堤,忙中偷闲,给自己放个假。”

“我调到了农机水电局。将一大摊子工作交给了沈东峰。也算是偷得浮生几月闲。你现在在做什么。”

“正在弹钢琴。”

“我很喜欢听你弹钢琴。你把手机打开。我在手机中听。”

郭兰把手机放在钢琴盖上。又弹了一曲理查德莱德曼地钢琴曲。

“好听吗?”

“好听。这首曲子很熟悉。以前听你弹过。叫什么名字?”

“这是理查德克莱德曼的《梦中的婚礼》。”说了这首曲子的名字,郭兰意识到这个标题有些让人感觉不妥当。

侯卫东听了这个曲目,暗道:“看来郭兰潜意识还是想拥有一个家,这是全世界所有女人的愿望。”想到了这个话题,他不由得想到了远在香港的李晶,他心理上很是纠结,如一团乱麻,剪不断,理还乱,似离愁,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中午,侯卫东带着小佳、小LL来到了郊外农家乐,蒋笑和大哥侯卫国已经站在门口等着,父亲侯永贵和母亲刘光芬带着二姐的小孩子正在院子里玩耍。

“|:||:|,过来,和哥哥一起玩。”刘光芬见到了LL,高兴得很,很快就将两个小孩子聚在了自己身边,两个小家伙见了面都还有些陌生,刘光芬是小学老师,最会引导小孩子,两个年龄相仿的小家伙很快就满院子跑。

侯卫国看了看表,问道:“你爸妈怎么还没有过来?”

蒋笑拿出手机又催了催,道:“他们和姑父已经要到了。”

等了十来分钟,才见到了一辆桑塔纳两千开进了农家乐,在车上,老蒋看着远处地农家乐房子,对蒙厚石道:“我一直不明白蒋笑是什么眼光,为什么非得找个二婚的。”

蒙厚石劝道:“现在时代不一样了,只要孩子喜欢,大人少就别管了,侯卫国这人还是不错的,年纪轻轻当了刑警支队副队长,前途一片光明。”

蒋笑一直是老蒋的宝贝,他对蒋笑的婚姻寄予了厚望,或者说,任何年轻人在他眼里都有这样那样的毛病,他总觉得侯卫国将女儿从自己的身边抢走,想着此事,心中有一种割裂般的疼痛。

蒙厚石知道他的心思,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你要想开一点,而且,侯卫国没有小孩子,这就和初婚差不多。”

蒋笑妈妈道:“侯家条件还是不错,至少侯卫国父母不需要负担,这就很不错了这个小伙子知书达理,我看着喜欢。”她又道:“侯卫东更不得了,年纪轻轻当了县委书记,老蒙,你说他还有没有前途。”

蒙厚石笑道:“这就要看什么前途,全沙州有几个县委书记几个局长,这就是前途,侯卫东这个不简单,再往上走地机会很大,关键是看他怎么样把握了,就算以后不进步了,他至少也是一个局长。”

车进了农家乐,侯卫国、侯卫东两兄弟出于礼貌,都在车门外迎候。

老蒋见了侯卫国,神情颇不自然点了点头,走进了农家乐里面。蒋笑向着侯卫国吐了吐舌头,大方地挽着侯卫国的胳膊,

母的身后。

两家大人坐在一起进行刺探性谈话,双方都很客气。

蒙厚石和侯卫东是官场之人,他们两人单独坐在一起聊天。

“秘书长,以前工作之时,跟着您学了不少,您还得多指教。”侯卫东以前在市委办工作之时,与蒙厚石在工作上也有不少接触,他这话是七分真,三分假。

蒙厚石如今已经不在秘书长位置上,很宽厚地笑道:“卫东是沙州的后起之秀,据我的接触,你虽然年轻,可是待人接物都很有分寸,在行政机关,通过待人接物就可以看出一个人的思想水平,你能迅速走上领导岗位,是你的努力和水平的集中体现。”

侯卫东不好意思地笑道:“多谢秘书长夸奖。”

蒙厚石道:“秘书长已经垮台了,你以后别这么称呼,叫一声老蒙就行了。”

“那我就叫一声蒙叔。”

“愧不敢当啊。”

两人聊了一些闲话,蒙厚石道:“我看过你的简历,你长期是在党委线上工作,跟政府这边接触得不是太多,我在市政府之时,就没有见你跑过几次市政府。”

侯卫东笑道:“此一时彼一时,现在我可是政府地组阁部门,也算是政府的一个组成部分了,最近是三天两头到政府去汇报工作。”

“蒋湘渝在秘书长位置上干得挺好,我和他私交也不错,你们两人虽然分开了,可是他仍然一口一个侯书记,尊敬得很。”

蒙厚石以前对侯卫东也有些不好的看法,认为他是依附于周昌全的新贵,真正让他改变看法的人是蒋湘渝。

蒋湘渝出任市政府秘书长以后,他为人圆滑,经常朝蒙厚石家里跑,迅速密切了两人的关系,在喝酒之时,他多次谈到侯卫东,每一次都不会直呼其名,而是尊敬地称呼为“侯书记”,蒙厚石这才毫无偏见彻底了解了侯卫东在成津的工作,以前只是了解大致情况以及结果,如今是了解了细节。

这也是蒙厚石对侯卫东很感兴趣的原因。

侯卫东道:“我和湘渝是战斗中的友谊,当时成津局面不太好,我们两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这才将局面控制了下来。”

“这一次沙州市政府要换届,人员变动挺大,听说刘市长要到茂东是去当市委书记,茂东在胜宝集团一事上捅了子,省里很不满意,有意让刘市长去收拾残局。”

侯卫东这才吃了一惊,道:“刘市长要走,沙州市政府变化很大啊,谁来当一把手,有没有传言。”

“现在还很难说清楚?从我市的情况来看,最有力地竞争者是市委副书记蒋湘渝。”

侯卫东脸色就有些难看。

蒙厚石道:“现在配备班子,讲究老中青三代结合,你还是大有希望。”

他昨天到了省城,与老朋友朱建国见了面,蒙豪放调入中央,省委书记接班人角逐也正在进入白热化,钱省长与朱建国都已经进入了中组部的视线,鹿死谁手,还未见分晓,当然,这种机密事情,他看在眼里,记在心中。

“我听从组织安排,如果让我担任副市长,有定会尽心尽力工作,如果没有机会,也会在现在地岗位上干好工作。”侯卫东说得很圆滑,其实是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他还是想当副市长的。

吃完午饭,老蒋和蒋笑妈妈单独把侯卫国叫到了一边,蒋笑妈妈对自己的准女婿很满意,但是老蒋心里总是很别扭。

老蒋问道:“你当初为什么要离婚?”

侯卫国规规矩矩坐在了老蒋对面,对于这个问题,他在心里想了很多次,道:“我和前妻主要原因还是人生观不同,并没有利益上的冲突,她一直在做传销,到广东去了三、四年地时间,对于此事,我们矛盾很尖锐,最终导致了分手。”

老蒋又道:“小笑是独女,平时在家里挺娇气,你比她年龄大,要多照顾她,她是心地善良的女孩子,有时说话不好听,你要多让着。”说到这里,他语言就有些哽咽,他尽量控制着自己地情绪,强作欢笑。

“我希望你们能白头揩老,在家庭生活中互相谦让,另外,我不想让小笑当刑警,现在你们确立了关系以后,你得说服她调出刑警队,比如到出入境管理部门、户籍管理部门。”

侯卫国慨然承诺道:“这事我办得到,尽早将小笑调到其他部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