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根-官道无疆全集

第597章 迂回(2)

不知不觉,2001年春节也就到了。

  一月二十日,侯卫东带队慰问了竹水河水电站工地,正在与恒庆集团副总经理朱小勇以下属项目经理座谈,副县长朱兵给侯卫东递了一张纸条:“县委曾书记也要过来。”

  座谈会要结束之时,曾昭强带着谷云峰出现在了竹水河工地,朱小勇笑道:“卫东,我要去迎接曾书记,你去不去。”侯卫东道:“我当然要去,为什么不去。”

  朱兵与曾昭强和侯卫东的关系都很深,对于曾昭强的系列行动,他很难理解,此时夹在两人之间,让他左右为难。

  曾昭强身材高大,穿在了一件黑色的风衣,派头十足,他下车以后,老远就伸出手,道:“卫东局长,你来视察,怎么不提前打个招呼。”

  侯卫东握着曾昭强的手,使劲摇了摇,道:“要过春节了,怎么敢惊动曾书记,有朱县长陪同就行了。”

  曾昭强道:“我们还是秉承了卫东留下的好传统,凡是市级部门一把手视察,我或者福泉县长都要尽量陪同,这是基层同志的心意,何况卫东局长还是成津的老书记,我更应该来。”

  朱小勇似笑非笑地看着两人说话,心道:“曾昭强真是猪油蒙了心,这种手段怎么能瞒过明眼人,侯卫东岂是好惹的人。”

  一行人刚走到大坝,朱小勇接到了陈曙光的电话。

  “小勇,你还在成津吗,今天中午我有空,蒙书记昨天陪中央的客人,多喝了两杯,心脏不太舒服,他今天下午什么活动都不参加,我也让自己放松放松。”

  朱小勇看了一眼侯卫东道:“我中午和侯卫东一起过来。”

  陈曙光道:“中午是家人聚会。你和侯卫东一起过来就行了。我是难得轻松。别带其他乱七八糟地人。”他又道:“你对侯卫东还真是不错。”朱小勇笑道:“我是伯乐。”

  朱小勇抽个空子给侯卫东说了此事。低声道:“曾昭强才到。我们就走。不太好吧。”

  侯卫东道:“不管他。说两句好听地话。我们回岭西。”他并不想在明面上与曾昭强有什么不愉快地事情发生。可是陈曙光平时太忙。如果今天不前往岭西。在节前就没有时间与他见面。所以他只能选择离开成津。

  听说朱小勇和侯卫东要同时离开。曾昭强脸色不由得变了变。他两条浓眉扬了扬。尴尬地笑道:“既然管厅长要接见你们。我这里只能放行了。很遗憾。”

  朱小勇诚恳地道:“过了节以后。我们老板要过来向县委县政府报告工作。”

  等到侯卫东和朱小勇两辆车离开,曾昭强地脸色就变得铁青一片,低声说了句粗话,“我操。”

  朱兵小心翼翼地道:“曾书记,竹水河上游有一个煤炭疗养院,里面的扁鱼很有特色,我们到哪里去吃午饭。”

  曾昭强浓眉倒竖着,道:“不吃,回去。”

  车刚至郊外,易中岭打来电话,道:“曾书记,有空没有,我刚到成津。”曾昭强无可奈何地道:“我在县委招待所等你。”

  曾昭强来到了县委招待所,刚上了楼,易中岭的小车便开到了后院。

  方杰、李东方案子侦破以后,邓家春就将后院的警察撤掉了,此时在后院值班的就是招待所的工人,他们多次见到过易中岭的宝马车,所以也未阻拦就让车子开进了后院。

  易中岭下车之时,手里提着一个大盒子,见到曾昭强,拱手道:“给曾书记拜年了。”

  进了屋,曾昭强见到易中岭的盒子,道:“我们俩这么多年的交情,别搞这些。”

  易中岭笑道:“曾书记忘记了我地老本行了吧,这是益杨的铜杆茹,最新的产品,虽然这是顾铁军搞出来的产品,可是我对铜杆茹有感情,亲切啊。”

  “我来看看有什么新产品。”

  “产品和以前也差不多,就是包装换了。”

  “我看看。”

  这时,传来了敲门声。

  招待所所长胡永林满脸笑容地走了进来,他将一盘水果放在桌前,弯着腰对曾昭强道:“曾书记,今天是否到小招吃饭,吃什么,有才从小河里钓的土鲫鱼,大师傅的黄焖鲫鱼就很不错。”

  曾昭强猜到易中岭所提盒子里应该有猫腻,正准备借机打开盒子,不料胡永林阴差阳错走了进来,他很不耐烦地道:“我们两人,你安排了就是。”

  胡永林侍候过好几位县委书记,脸皮早就厚了,他自顾自地道:“小招还有些狗肉,专门红烧了,给几位县领导留着。”

  曾昭强终于忍不住了,道:“这些事情你自己安排,我这里有事,你先出去。”

  胡永林这才笑呵呵地道:“两位领导忙,我先出去了。”

  等到胡永林出去,易中岭道:“这位同志倒是人才,心理素质好。”

  曾昭强极不喜欢这位牛皮糖一般地人,道:“做男人要有起码的尊严,否则还叫什么男人。”说到这句话,他想起了在竹水河水电站自己的热脸遇上了冷屁股,心里就一阵烦闷。

  “曾书记,县委招待所是糟蹋了好地方,这个地方地处成津老城的中央区,如果改造成宾馆和大型商场,将极大地带动成津老城区地改造工作,短时间就有明显的效益。”

  曾昭强道:“这事还要综合考虑。”

  “这是成熟的方案,在益杨就曾经做过,没有风险,效果明显,我和黄二共同来承建这个新宾馆建设,黄书记也是这个意思。”

  曾昭强绑上了黄子堤的战车之上,成功地在一年多地时间就成功实现了二级跳,由益杨常务副县长成为了成津县委书记,当梦想终于成真之时,他内心却时常陷入了焦躁状态。

  听说黄子堤又插手了县委招待所改造工程,他满腹牢骚却无法发泄,道:“这事,过了年再说吧。”

  这时门口传来了汽车声,随后传来朱兵的声音,易中岭道:“好,我听曾大哥的,今天不谈这事,朱县长也在楼下,我们三位益杨人好好喝一杯。”

  曾昭强心里有气,多喝了两杯,头脑昏乎乎,回到了寝室以后,一眼就瞧见了装着铜杆茹的盒子,打开盒子,上面是两袋包装精美地铜杆茹,拿起铜杆茹袋子,里面赫然就是一叠叠的人民币。

  曾昭强瞪着眼睛看着这些钱,数了数,足有二十五匝。

  上次他阑尾手术之时,易中岭没有到医院,而是直接去了家里,把二十万现金交给了他老婆,为了此事,他差点与老婆翻脸,可是最终还是没有翻脸。

  易中岭背后还牵着黄子堤,他还不容易才搭上了这位资格很老、办事能力极强地市委副书记,自然不愿意轻易放弃。

  此时,又是二十五万,前后四十五万,曾昭强明白,这不是钱,而是火药桶,他一点都没有拿到钱的快意,但是心里地挣扎却比上一次要轻得多。

  “上船容易下船难。”曾昭强暗自长叹息。

  他是前年通过易中岭达上了黄子堤和易中达的船,也开始了上升之路,可是成功当上县委书记以后,他如履薄冰,完全没有当初成为副县长地兴奋。

  “侯卫东年纪轻轻当了县委书记,怎么就舍得丢掉官位,他倒是一条汉子。”曾昭强被一条由权力和金钱共同织成的网套住,身感其中地难处,对于侯卫东地坚持,他反而暗自佩服。

  而对于侯卫东来说,他并不在意曾昭强的感受,和朱小勇一起来到了岭西,成津之烂事就被远远地丢在了脑后。

  到了岭西,侯卫东先到金星大酒店订了大雅间,然后又开了自己常住的房间,等着朱小勇和陈曙光。

  过了一会,朱小勇也带着老婆蒙宁来来到了金星酒店,陈曙光也带着老婆。

  大家围坐在一起,陈曙光道:“卫东,你是怎么回事,今天说好了带老婆,你怎么一个人来,不行,你得把老婆带来。”

  侯卫东来到门外,给小佳打了电话,小佳正在家里吃饭,道:“你早说嘛,我吃了一半了。”侯卫东压低声音道:“刚才他们没有说清楚,是蒙书记的大秘,和蒙书记的女儿女婿,他们都强烈要求你露面。”

  “我开车过来要一个多小时,不好吧。”

  “小佳,你得懂事,快点过来。”

  小佳犹豫了一会,抱怨道:“我换件衣服就过来,你们当个官,也真是累得很。”侯卫东道:“世上哪里有十全十美的事,你得理解我。”

  陈曙光老婆在省人民银行工作,她和蒙宁坐在一起,两人有说有笑地,她得知了侯卫东是沙州农机水电局局长,只是略作点头。

  等到小佳来了以后,她态度很有些冷淡,一来作为正宗的岭西人,对沙州等市县的人有着天然地优越感,二来她老公是蒙书记秘书,副厅级干部,侯卫东一个市县的处级干部,还真是不入她的视线。

  “卫东,你怎么到农机水电局去了,这个位置不如县委书记重要,怎么回事?”

  侯卫东道:“此事和胜宝集团有关。”

  陈曙光听了前因后果,脸色严肃起来,道:“茂东的项目已经列入了省政府地重点项目,如果你说的是真实情况,那么茂东还有些麻烦。”

  朱小勇道:“此事是祸是福,只能静观其发展。”

  陈曙光点了点头道,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话:“去年反腐动了真格,杀了省级干部,蒙书记很重视此事,一再叮嘱各级干部莫要伸手,有些人胆子太大,我看得下狠手抓一批,杀几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