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根-官道无疆全集

第586章 冲冠(2)

谈判仍然在继续,磕磕碰碰的继续着。

  曾昭强把朱民生和刘兵所有批示放在最顺手的抽屉里,时时拿起来看年地,免得有什么遗忘之事,他多次看了朱民生对于胜宝集团的签字,也拿定了主意:“胜宝集团要价太高,就算朱书记有批示,我也不能决断,一切等选举结束再说。”

  曾昭强此时还是县委副书记、代理县长,这个特殊身份让他在工作上难以打开手脚,距离县十二届县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还有些时间,在这一段日子里,他只能做些县政府日常事务,当维持会长,正式选举县长以后,他才能发出自己的声音。

  他刚把好几份朱书记的批示复印件放回抽屉里,县府办副主任赵敏拿着材料进了门,道:“曾县长,人到齐了。”

  曾昭强又在办公室坐了一会,这才到了县政府会议室。

  这是县政府党组成员及领导班子学习会,即是例行的学习会,也是县委组织召开的《重温经典》学习活动整改阶段的一次会议,由县委副书记、县政府党组书记、代县长曾昭强主持会,常务副县长周福泉,副县长朱兵以及县政府其他党组成员参加学习会。

  会上,县监察局负责人领学了《成津县人民政府部门行政首长问责暂行办法》(政府令8),县法制办负责人领学了《岭西省关于加强市县政府依法行政的决定》。

  曾昭强最后讲了话:“科学决策、民主决策、依法决策,是做好政府各项工作的前提,加强政府依法行政,实行行政首长问责,严格末位淘汰制度,是建立健全政府工作的各项规则和程序,把行政决策纳入规范化、制度化的轨道,不断提高决策质量,是适应当前政府工作,促进县域经济跨越发展的现实需要。”

  说到这里,他对几位副县长道:“各位手下都管着部门,谁被末位淘汰了,面子上都不好看,你们要把这个紧箍咒常常给同志们说一说,让大家不要掉以轻心。”

  常务副县长周福泉道:“末位淘汰制各地方都在搞,不过争议很大,任何时期都有最末位,但是最末位有许多因素,有评分标准问题,也有各部门性质不同工作对象不同,不可一概而论。”

  曾昭强把手中材料往桌上一放,道:“同志们,末位淘汰制是县委为了提高行政效能的一项重要工作措施,经常委会通过,现在是执行的问题,其优劣不用在这里讨论,而且从现实角度来说,一个部门能够连续两年在年度考核中排名倒数第三,他还有什么脸面继续任职。”

  会议最后。曾昭强强调:“落实县委三次全体扩大会议确定地各项目标任务。政府领导班子成员必须率先垂范。一要在重温经典学习中不走过场。不搞花架子。加强学习。带头学法。要保持良好地精神状态。始终保持昂扬向上地朝气、开拓进取地锐气和不畏艰难地勇气。激情工作。扎实工作。”

  “二要令行禁止。对县委县政府地要求和任务。尽心尽力地去落实。保证政令畅通。”曾昭强严肃地道:“现在有一个不好地现象。部分权高位重地部门领导人。对县委县政府地决定是选择性执行。什么叫做选择性执行。就是有利地就执行。不利地或者是有难度地。就拖着不办。在我面前。这些行为必须收敛。如果做不到有令不行。有禁不止。一句话。卷铺盖走人。”

  他补充了一句:“这是我和卫东书记地共识。希望大家不要当这个出头鸟。”

  这次会议精神很快在《成津日报》头版登了出来。侯卫东在上青林工作组时。养成了每天看报纸地习惯。他到办公室以后。看了《岭西日报》地头版。然后在其他几版找了找段英地名字。他与段英已经彻底断绝了关系。可是她终究在侯卫东生命中留下痕迹。每次看报纸找找她地名字就成了习惯。

  《沙州日报》成为侯卫东观察朱民生和刘兵地风向标。虽然在报纸上地文章很官样。可是从其关注点。从其谈话中。仍然能够把握住领导人地思想和脉胳。当然这是修练到一定程度才具有地金睛火眼。大部人都把头版头条当作热闹。或者直接无视而直奔副版。

  当看到《成津日报》上曾昭强地讲话。侯卫东甚至把曾昭强地“强调”“指出”地内容当成与自己地对话内容。他心如明镜。曾昭强在县政府党组成员及领导班子学习会所作地发言。名着是给县政府党组成员所说。暗地里却是对侯卫东所说。

  因此,侯卫东看着头版的讲话就如曾昭强当面对话一般。

  放下报纸,侯卫东把谷云峰叫到了办公室,道:“老谷,人大机关工作人员住房紧张,想搞集资建房,这事你去给曾县长说一说,让他在常委会上把这事提出来。”

  所谓集资建房,是改变住房建设由国家和单位包的制度,实行政府、单位、个人三方面共同承担,通过筹集资金,进行住房建设的一种房屋。

  职工个人可按房价全额或部分出资,政府及相关部门用地、信贷、建材供应、税费等方面给予部分减免优惠,集资所建住房的权属,按出资比例确定,个人按房价全额出资的,拥有全部产权,个人部分出资的,拥有部分产权。

  相较于市场房价,集资建房有一定优惠,价格很低,这也是机关干部的一项福利,当人大主任朱国仁提出此事,按常规来说,人大主任的面子是要给的,侯卫东已经知道曾昭强要到成津来当代理县长,因此有意打了个伏笔,道:“县委县政府正在考虑此事,到时四大机关一起统盘考虑。”

  在方杰的名单中,人大主任朱国仁是官位最高者,其名字后面的数字亦很大,由于方杰的死,这份名单在法律上没有价值,却是侯卫东评价干部一份的重要依据,名单上的建委主任朱彪、国土房产局长老芶、县委办主任胡海、双河镇镇委书记温贡成等正局级干部先后被调整。

  朱国仁是正县级干部,侯卫东无权任免,他对其一贯的态度是不偏不倚,态度自然而亲切,而在内心深处,他对朱国仁保持了十二分的戒心。

  此时对于即将到来的县十二届县人民代表大会第六次会议,县委书记侯卫东和人大主任朱国仁都对曾昭强的选举负有责任,名义上是人大主任朱国仁负全责,实质上主要责任却在县委书记侯卫东身上,至少市委是把侯卫东当作主要责任人。

  侯卫东清楚,选举成功是理所当然,选举如果失败,市委就要考虑他掌握全局的能力,其负面的政治影响将不可低估,所以,在关键时候他同意了朱国仁的请求,并且让曾昭强去亲自做这个好事。

  谷云峰到了县政府,把此事汇报给了曾昭强,曾昭强是老油子,自然明白其中深意,笑道:“人大机关集资建房,这有什么问题,国仁老兄看得起哪块地盘,都可以提出来。”

  人大主任朱国仁得知此事,一年多的压抑和紧张终于松懈了下来。

  自从侯卫东到成津开始整治磷矿以来,朱国仁心脏便承受了巨大的压力,也没有心思在益杨政坛上发出更强的声音,当听到李东方落网消息,他在人大常委会上突发心脏病,在住院之时,他多次出现了公安到门口的幻觉。

  公安人员没有来,倒是侯卫东、蒋湘渝来看过几次,东窗事未发,他这才平静了下来,不过心里仍有余悸,天天缩在了成津人大办公室里,并不太管县里的事情。

  这一次,他的心终于平静了下来。

  在县委、人大和政府共同努力之下,县十二届县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开成了一次成功的大会,团结的大会,在第二天的《益杨日报》上,登了此次大会的详情,以及人大常委会的公告:

  益杨县第二届县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公告

  (第二号)

  益杨县人民政府县长已于2000年6月20日由益杨县第二届县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选出,现予以公布:

  县长:

  益杨县第二届县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主席团

  2000年6月20

  市委组织部长易中达亲自到会表示了祝贺,晚上举行了小规模的晚宴。

  易中达西服笔挺,开场之后,举着酒杯讲:“今天晚上这杯酒有两层意思,第一是祝贺曾昭强同志当选益杨县县长,益杨正处于加快发展的关键时期,希望曾昭强同志在县委领导下,在县人大、政协的监督支持下,推动益杨经济社会快速发展。”

  这是常规讲话,大家也不甚注意,而是等着他的第二层意思。

  “今天晚宴也是一杯饯行酒,卫东书记过完党的生日,就要和岭西代表团一起到美国进行考察,我代表市委组织部提前敬杯酒。”

  侯卫东已经提前知道此事,并不惊讶,其他县领导是第一次得知此事,纷纷过来敬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