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根-官道无疆全集

第534章 调查(二)

俗话说,人倒霉喝凉水也塞牙,李东方恰好遇到了这个情况,等到几位成津公安进入了机场大厅,他就准备离开机场,刚开出停车位,另一辆车不偏不倚地撞了过来。

另一辆车跳下几个年轻人,看了被撞的位置,就开始吵闹起来,要求李东方下车。

李东方很不想下车,可是外面几条汉子已经开始爬行拍打车门,他只得下来查看情况,论责任,应该是五五开,或者是四六开,李方东不想久拖,道:“责任都差不多,损失也差不多,各修各车,如何?”

对方几个年轻人吼得历害,一人道:“懂不懂交通规则,你的全责,赔钱。”李东方不想太弱势,道:“就是小小的擦挂,你们吼什么吼。”

开车的年轻人见李东方气度不凡,开的是价值几十万的好车,不敢过分逼迫,试探着道:“三千块,我们走人。”

这时,围上了几个看热闹的人。

李东方道:“一千。”

“二千五。”

李东方见人越来越多,“二千,这是最低价,不同意,请交警来解决。”等到完成交易,李东方开着车就走,通地后车镜,他看到了撞车的桑塔纳紧紧跟在身后,他明白遇到了“碰瓷车”,十有**是这辆碰瓷车还有另外的想法。李东方苦笑一声:“真是人倒霉,生疮。”在机场路上,他猛地将车速提到了一百四十多码,干净利索地将“碰瓷车”扔在了车后。

在成津县看守所里,李东方请来的吃血饭的矮壮汉子心里是无比郁闷,那天,他从李东方接过十万元现金,准备大赌一把以后,再去完成李东方交给他的大事。

在他心目中,只是钱是最大的。甭说县委书记,说算是市委书记、省委书记,只要价钱合适,他一样敢于下手。

带着仿五四手枪。到了一间熟悉地地下赌场。就是这间赌场。让他输了上百万地钱。守门地马仔见到了矮壮汉子。都很热情。道:“蛮子哥。今天带钱没有。呵。准能翻盘。快进去。里面整起来了。”

矮壮汉子带着十万元。胆气就壮。手气亦顺。很快十万就变成了二十来万。正在赢得红眼之机。警察来了。而且是一群提着枪地刑警。不仅二十来万全部被收缴。带着地吃饭家伙亦被刑警们逮个正着。倒霉地矮壮汉子更是成为刑警队们重点照顾地对象。

李东方在狼狈逃往机场之时。矮壮汉子正在与警察们斗心眼。赌资来源、手枪来源。都是警察们感兴趣地题材。

对于侯卫东来说。不管能否最终抓住李东方已经不重要了。他已经顺利完成了周昌全交给地一项重要任务。查出了杀害章永泰地凶手。要查案地同时。成津公安局还以辑枪、禁赌、查嫖为名。多次蹂躏了渐成规模地黑恶势力。弄得黑恶势力鸡飞狗跳。这些社会闲散人员见成津地生存环境过于恶劣。纷纷离开了成津。到周围几个县以及沙州去另谋发展。

成津地社会秩序出现了前所未有地好转。虽然还没有达到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地程度。沙州刑事发案率却是持续下降。在一月这个侵财案件高发期。成津县地立案数达到了历史地最低点。

在公安局会议室里。侯卫东带着县委组织部长李致、县委办主任谷云峰等人。专程听取县公安局地集体汇报。

听完汇报以后,就由组织部长李致宣布一项任职决定:“罗金浩由刑警队大队长一职提升为公安局党组成员、副局长。”对于局行副职的任命,一般就只需要出个任职通知就行了。这一次。侯卫东为了表明态度,亲自带着组织部长宣布这个任命。这也是为了邓家春离开成津作好准备。

罗金浩从沙州到了成津县,工作成绩、工作能力以及与县委书记地关系都是秃子头上的虱明摆着,因而听到这个任命,公安局班子成员并不惊异,都是理所当然的表情,等到李致将任命通知读完,大家一齐鼓掌。

等到几个程序走完,邓家春道:“下面,请侯书记作重要指示。”

侯卫东表情严肃地道:“通过这一年地拼搏,证明成津县公安局是团结的班子,是有战斗力的班子,下面,我讲三点。”

“一,章永泰一案的破获有重要的政治影响,县委县政府将为公安局报请集体三等功,但是介于案件的敏感性,此案不宣传不报道。”

“二,方杰是章永泰一案的主谋,线索刚刚追到这里就断了,我相信是不巧合,

“三是要根据已有线索,扩大战果,争取破一批积案,还成津老百姓一个郎郎青天。”

全体参会人员再次热烈鼓掌。

“临走前,送给大家一句话,算是我对案侦工作的要求。”侯卫东很有些豪情念了一句诗,道:“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估名学霸王。”吟完诗,他就大步走出了公安局的会议室,秘书杜兵手里一只手提着包,一只手端着水杯,紧跟在他地后面。

等到侯卫东等人离开,

公安局长邓家春对站在身旁边的班子成员道:“侯书记的话很明确,就是黑恶必除,除恶务尽,我们回楼上继续开会。”回到会议室,邓家春道:“请罗大队介绍案情。”说到这,他笑了笑,改口道:“请罗副局长谈一谈案情。”

罗金浩在沙州之时就已经是派出所所长,在沙州主城区当一位所长,在人们眼里,其地位与县局局长也相差不多,甚至还要强一些,他能够屈尊到成津县,完全是看在了侯卫东如旭日般强劲的上升力道,因此,当上了副局长,对他来说是好事。但是并不是值得太高兴的事情。

“近期公安局对全市黄赌毒枪进行了大扫除,收获破丰,在昨天抓获了一位绰号刘蛮子的人,此人不务正业,是老赌棍,据内线说。他逢赌必输,近几年输了不下百万,他的赌资来源于吃血饭的钱。”

公安局班子成员都聚精会神地听着罗金浩介绍。

罗金浩语出惊人:“这一次刘蛮子被抓,身上带着一把仿制式手机,还带着不少钱,我觉得这里面有大问题,有两种可能,要么此人做了案,要么此人准备作案。”

这个论断没有依据。却极为合理,邓家春听了眼前一亮,表态道:“罗副局长说得有道理。马上组织人审讯这个刘蛮子,把市局梁提请来。”

如果说审讯是一门艺术,市局预审科的梁警官就是优秀地指挥家,大多数经他审过的案子都会无限逼近真相,因此,邓家春第一反应就是请这位梁警官回到了县委办公室的侯卫东心情异常平静,破案地所有障碍已经消除,剩下的事情就是公安人员的事情,作为县委书记。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而目前的第一要务,是争取倨傲而狡猾的胜宝集团在成津地投资,如果此事能作成,对成津来说才能增加一个发展地助推哭,虽然不能说“功在当代”,至少在GDP这个指标上,成津将迅猛上升,虽然不至于追上益杨县。可是超过吴海的水平则不在难事。

“周书记,我是侯卫东。”

没有等到侯卫东多说,周昌全打断他地话,道:“案子有没有新进展?”

侯卫东报告道:“根据目前的线索,李东方和此事有极大的牵连,他已经失踪,市局同意以偷税为由对其进行拘捕,偷税的证据已经足够了,另外。一位刑警队副大队涉嫌为其通风报信。纪委已经介入其中。”

周昌全高兴地道:“卫东,这事你做得不错。能查到凶手,也算对老章有一个交待,这可是我一块心病。”

侯卫东趁着周昌全高兴,道:“周书记,胜宝集团最近有什么新动作,成津县各方面条件都很好,应该算是一个有力竞争者。”又道:“我心里很矛盾,胜宝集团明显就是等着我们几个县自相残杀,他待价而沽,乱中得利,最终损失的是岭西的利益。”

周昌全很有些感慨,道:“论大局观,卫东比多数人都要强,我今天晚上要同樊主席吃饭,你赶过来吧,多和樊主席交流沟通,或许能碰撞出一些火花。”

侯卫东高兴地道:“我下午先到市里,向步市长汇报此事,争取得到他地支持,我知道吴海县对这个项目有意思。”周昌全听到他要找步海云汇报工作,想说些什么,又忍住没有说,只是吩咐道:“你记着,别迟到了,香港人的时间观念挺强。”

挂了电话,侯卫东看了看手表,已是上午十一点,他给小佳打了电话,道:“小佳,中午我回来吃午饭,下午要到岭西去。”

佳道:“你为了工作连家庭都顾不上,还被纪委调查,让人寒心。”侯卫东劝道:“党的干部被纪委调查是很正常地事情,只要行得正,纪委调查反而是好事。”

到这里,侯卫东禁不住有些心里发虚,暗道:“刚参加工作之时,我还真做了不少违规之事,偷偷办企业、与李晶有私生子,这些事对于高级干部来说都是致命的。”转念又想道:“如果当时不在上青林办企业,能否走到这一步还真是难说,至于李晶之事,谁又没有年少轻狂过。”

佳在电话里很有些情绪,道:⊥委来查,又不给个结论,纪委那帮人简单是乱搞。”侯卫东又劝道:“人这一辈子,难免遇到一些坡坡坎坎,你想开一些,中午我请你吃饭,换个地方,就到重庆江湖菜馆,我们吃点带劲的菜,下午我找步市长汇报工作,然后再到岭西。”

佳发泄了一会情绪,突然想起一事,道:“我今天到建委办事,听到一个小道消息,说是步市长要到政协去当主席,也不知是真还是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