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根-官道无疆全集

第520章 利(3)

侯卫东的兴奋确实是发自内心,他由“副”转“正”以后,身份得以正式确认,可是在离开周昌全的日子里,事情却慢慢地发生了微妙变化,各路牛鬼蛇神在不同的时间跳将出来,为寻找各自所需的利益,对成津施以各自不同的影响力。

这种感受无形,又无处不在。

为了掌好成津这艘大船的航向,侯卫东必须得在各方人物之间进行着周旋,这与周昌全在成津坐镇之相比,不免要困难许多,因此,他听到周昌全熟悉的声音,喜悦是发自于内心。

正在开往小招的路上,又接到了市委办的正式通知。

来到了市委小招,侯卫东就感到了气氛不对劲,隔着老远就见到了禁停标志,将车停下,让秘书杜兵等在外面,他步行走到了小招门口。

市局分管治安的粟副局长穿着便装,挺着将军肚,手里握着对讲机,站在小招旁的大树下面,神情专注而严峻。

侯卫东暗道:“粟副局长站门岗!周昌全虽然是副省长,恐怕还没有这样的架子,难道是蒙老大来了?”

粟副局长是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赵东的亲信,与侯卫东关系不错,侯卫东说话就比较随意,握了手,他就问道:“粟局长,是哪位领导来了,要由你亲自保卫?”

粟局长看左右无人,压低声音道:“除了蒙老板,谁有这么大架子让我在这里站岗,等会这里要开一个座谈会。”

“座谈会有哪些领导参加?”

“市里是朱书记和刘市长,县里是你和赵书记,其他人一律不准进入市委小招。”

听说是如此小范围地会。侯卫东明白这是周昌全地特意推荐。他脑筋飞快地转动着。暗道:“开座谈会。是谈什么内容。多半跟国有企业改革有关系。”

怀着复杂地心情走进了小招一号楼。就见门口沙发上坐着两位干部。他们原本是低声说笑着。见有人进来。脸上表情整齐划一地变成了机关脸。

其中一位中年人就道:“等等。你是谁。”

从这两人地穿着以及气质来说。应该是省委办公厅地干部。侯卫东礼貌地道:“我是成津县县委书记侯卫东。接到通知来开座谈会。”

中年人沈阳是蒙豪放地随行人员。省委办公厅地一位处长。蒙豪放在小招待所举行小范围地座谈会。邀请人员中有市委书记朱民生、市长刘兵和两位县委书记。沈阳地任务就是在门口接待这四位参加座谈地人员。

沈阳打量了侯卫东两眼。道:“请出示身份证和工作证。”

侯卫东在沙州算是风云人物,行走在沙州地界一向是畅通无阻。他从钱包里取出了身份证,递给了面前的中年人,解释道:“这是身份证。工作证没有随身带,。”

沈阳旁边的年轻人是警卫人员,他仔细查看了身份证,道:“身份证没有问题。”

沈阳将身份证递还给了侯卫东,同时批评地道:“你没有参加过这种高规格会议吗,怎么不带工作证,没有工作证,谁能证明你的身份。”

俗话,宰相门前七品官。沈阳是正处级干部,侯卫东亦是正处级干部,只是沈阳是省委办公厅的正处级干部,这一次又作为蒙豪放的随从人员,在县委书记面前自然就能居高临下。

侯卫东暗自纳闷:“按常理,沙州市委办公室应该派人陪同,怎么这里只有省委地人。”他再一次解释道:“走得急了些,就没有带工作证。”

沈阳其实明白这人肯定是侯卫东,否则无法通过警察构筑的第一道防线。他摆出公事公办的面孔,道:“按照规定,没有工作证,我不能放行。”

侯卫东明知眼前之人是拿起鸡毛当令箭,可是在这种情况之下,他不能着急,更不能发火,他就继续解释道:“我的工作证放在成津县,来回一趟需要三个小时。如果现在回去。肯定要耽误今天的座谈会,不知一号楼有没有沙州市委的同志在一号楼。他们能确认我的身分,还有周省长也能证明我的身分。”

正说着,沙州市委秘书长洪昂从厕所里走了出来,见侯卫东被挡在门外,正在与省委办公室沈阳说着什么,他知道沈阳此人有些麻烦,便急忙走了过去。

有市委秘书长作证,沈阳这才将紧绷绷的面孔放松,道:“早就听说成津县委书记很年轻,没有想到如此年轻。”

等到侯卫东上了楼,另一位年轻人问道:“侯卫东是什么来头,这么年轻就当了县委书记。”

年轻人是省公安厅地人,负责此行的安全保卫工作,了对党委政府序列的人不熟悉,见到这位县委书记如此年轻,忍不住问道。

沈阳道:“侯卫东以前是周省长地秘书,周省长调到省里之时,将他放出去当了县委书记。”

年轻人就恭维地道:“跟着市委书记就可以当县委书记,沈处长,你是省委书记身边的人,说不定那一天就会成为市委书记,到时我可要来找你。”

这是纯粹的拍马屁,沈阳听到耳中还是甚为舒服,他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表情淡淡地道:“这就要看机缘了。”

年轻人见沈阳如此淡定,越发地佩服。

沈阳内心深处却有一丝苦涩,在省委办公厅机关里,处级干部多如牛毛,平日里他跟本没有接触蒙豪放的机会,这一次能跟着省委书记出差,纯粹是阳差阳错,令人沮丧的是在整个出差过程之中,他只同蒙书记说过一句话,有一百个理由证实,蒙豪放绝对不会因为这一次出差而记住他。

沈阳暗自琢磨道:∪然老天给我一次跟随蒙豪放的机会,我一定要将这个机会用足用够,机会稍纵即逝,一定要抓住。”

相较于省委办公厅沈阳处于的焦虑。侯卫东的心情平和许多,省厅的处长虽然可以居高临下教训一位县委书记,但是从现实角度来说,省厅处长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服务人员,根本没有县委书记决断一方地威权,而官员不能决断。还算官员吗。

等到侯卫东在会议室坐下,朱民生就侧过头中,对周昌全道:“卫东很不错,工作能力强,这是周书记留给沙州的宝贵财富。”

周昌全打了个哈哈,道:“沙州四个县三个区,县委书记和区委书记当然要优中选优,马有财、赵林、侯卫东、朱永盛四位县委书记都很优秀。”

三点半,蒙豪放在周昌全陪同下走进了会议室。朱民生、刘兵、洪昂、赵林、侯卫东等人站得笔直,在朱民生的带领下,热情洋溢地鼓掌欢迎。

蒙豪放身体魁梧。微微有些发福,长着一张没有梭角地圆脸,如果换一个环境,将其放入人群中,根本就不显眼。

抬起头,蒙豪放目光从沙州几位同志脸上一闪而过,这只是习惯性动作,但是侯卫东却觉得脸上有一种炙热之感,就如被强光照射一般。

“这次昌全同志陪我到各地走一走。主要目的是了解我省工业发展的状况。”市国有企业在大连召开了改革和发展座谈会,总书记指出,一是国有经济在关系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必须占支配地位,其他行业和领域可以通过资产重组和结构调整,提高国有企业的整体素质。”

“二是国有企业对经济发展的主导作用,既要通过国有独资企业来实现,更要积极发展股份制,探索通过国有控股和参股企业来实现。……六是建设高素质地经营管理者队伍。”

这一番话。侯卫东早就学过了,可是当时这些内容被印在了文件中,单调而死板,如今省委书记当面娓娓道来,加信掂来了岭西的几个案例,给人以举重若轻之感。

侯卫东是第一次与中央委员、省委书记面对面,随着蒙豪放谈话的深入,他的思维渐渐地跟上了蒙豪放的节奏,先前的一丝紧张也忘在了脑边。

蒙豪放讲了约二十分钟。就停了下来。道:“今天我主要是听大家谈,刚才讲了大连会议精神。谈了十五届四中全会关于国有企业改革的背景和精神,算是一个引言,现在我想听听一线同志们的想法。”

说到这里,蒙豪放用手指了指侯卫东,道:“侯卫东,岭西全省最年轻的县委书记,你来谈谈县级城市地工业发展问题?”

侯卫东心里一直在打腹稿,但是没有想到蒙豪放不仅叫出了自己地名字,而且还让自己第一个发言,这是一个在省委书记面前展示自己的极好机会。

“我来成津之前,在益杨县青林镇当过副镇长、新管会当过管委会主任,后来又在市委工作了一段时间,如今到成津也有一年时间。”侯卫东简要地汇报了自己地经历,道:“对于县级区域的工业发展,我认为可以概括为——应地制宜、政企分开的八字方针。”

“所谓应地制宜,就是要对全国经济划分有基本判断,对本地优势有基本判断,比如成津县,地处内陆,交通不便,这是最大的制约条件,优势在于劳动力成本低,土地价格低,矿产资源丰富,因此,成津县的工作在现阶段还得偏重于资源型企业,磷矿、煤矿以及水电等等。”

“所谓政企分开,就是县政府坚决退出生产领域,所有的县级企业全部改制,有的可以实行承包经营租赁经营,有的可以改组为股份合作制,也可以出售给集体或个人。”

从岭西到沙州沿途,周昌全借着机会两次向蒙豪放推荐了侯卫东,到了沙州,蒙豪放才确定了此事,周昌全抽个机会给侯卫东打电话,正待进一步给他指点两句,却又被蒙豪放叫去问题事情。

当蒙豪放第一个就点到侯卫东,这让周昌全有几分紧张,听完侯卫东发言,他禁不住露出了笑容,暗道:“侯卫东这一年又有进步了,两个观点都与蒙豪放基本一致。”

蒙豪放对侯卫东的发言很有兴趣,他摘下眼镜,注视着侯卫东,问道:“你地观点与诸城的陈光是一样的,陈光被人叫做陈卖光,你这样做,不怕被人叫做侯卖光吗?”

侯卫东见蒙豪放对自己的发言感兴趣,深受鼓励,道:“成津地处山区,国有经济薄弱,就算将国有企业全部卖光,骂名也远远不及陈光同志,所以我不怕被人称为侯卖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