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根-官道无疆全集

第519章 利(2)

高榕自不必说,她是坚定的挺苟派,与侯卫东通话的第二天,她就带着市国土房产局一把手来到了成津县,听完成津县国土房产局老苟的工作汇报以后,高榕高度赞扬了成津国土房产局工作。

她对侯卫东和蒋湘渝道:“成津要开发西郊的土地,总数约有三平方公里,气魄很大,市委市政府很支持,只是大宗土地,莫说市局没有权力批准,省厅也没有这个权力,必须要到国土资源部去。”又感叹道:“你们别看省厅的人很威风,到了部里,连座位都没有一张,跑部进京,说起容易,做起来难。”

蒋湘渝道:“高市长,在使用土地方面,还得请你多支持。”

“我对成津一向支持,凡是成津送上的请示,在我这里一律开绿灯,从没有驳回一件。”

高榕再对老苟道:“苟局长,成津的三平方公里土地不是一桩小事,虽然市委市政府表示支持,但是具体工作繁杂而细致,必须一项一项落实,稍有一项不到位,到了省厅或是国土资源部就要被枪毙,这在我市是有先例的,教训深刻。”

成津战略性西进,这是成津县委县政府勾画的美好蓝图,蓝图要实现有一个先决条件,这就需要占用大片的良田熟土,因此,地方政府对于土地有着强烈的占有**,

国家对此看得很清楚,出台了许多保护性措施,在这种情况下,能打通国土资源厅和国土资源部的同志。就是地方急缺的人才。

“省厅耿林厅长很欣赏苟局长,这是一把钥匙开一把锁,由老苟出面,能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高榕这个说法倒是事实,老苟当了多年的国土房产局局长,在国土系统颇有人脉。也与耿林局长关系不浅,每年元旦、春节、国庆等节日,老苟都要给耿林送些土特产。

侯卫东明白高榕的题外之话,他不表态,只是含糊地道:“苟局长工作很不错。”高榕爽快地道:“当然不错,老苟是最优秀的国土局长。”

送走了高榕。蒋湘渝与侯卫东一起回到了县委大院。

在办公室。蒋湘渝喝着味道纯正地益杨毛峰。道:“侯书记。你这益杨毛峰怎么与我喝到地不一样。”

侯卫东将身体陷进了单人沙发里。慢慢地缀了一口溢着香味地清茶。道:“益杨每年都要送一些顶尖地益杨毛峰过来。蒋县长如果喜欢。明年我让益杨老同事多送一些。”

蒋湘渝也不客气。“我就要十二斤。一月一斤。”

侯卫东哈哈笑了两声。道:“这些毛峰都是非卖品。据说是要未婚少女采摘地明前茶。而且要在早上太阳出来之前采摘。产量很少。”

蒋湘渝笑道“这些说法都是骗人地。我就不相信由少女摘地茶味就要香一些。纯粹骗人。”又道:“成津四处都是大山。其实也有高山茶。只是宣传不到位。养在深山人不识而已。明年我让红星镇送几斤土山茶。味道也很好。”

随意聊了一会,蒋湘渝进入了主题,道:“今天一大早,我接到杨秘书长的电话。他向我推荐了国土局长的人选?”

“谁?”

“组织部副部长温永革。”

侯卫东从单人沙发上坐直了身体,道:“昨天我和为民、李致商量了此事,还没有上常委会,就已经弄得沸沸扬扬,这算什么一回事情。”

他有些苦恼地揉了揉太阳穴,将皮球踢给了蒋湘渝,道:“你觉得温永革如何?”蒋湘渝想起侯卫东与高榕的对答,依葫芦画瓢,道:“老温工作不错。”

侯卫东已经习惯了蒋湘渝的办事方法。便不再征求其意见。道:“县委的决策需要接受多方面的意见,但是县委的决策一定要实事求是、独立自主。这才是对成津历史负责任的态度,温永革不是最好人选。”

蒋湘渝一边点头,一边腹诽道:“说得倒是好听,如果将高榕换成了朱民生,我看县委是如何独立自主,只不过高榕是官不够大而已。”

他是老江湖,当周昌全高升以后,他便敏感地嗅到沙州政治空气中那一抹不和谐地味道,果然,“县委副书记、县委常委”这两个职位都没有按照侯卫东的计划发展,此事对一位县委书记意味着什么就不言而喻。但是,他丝毫不敢小觑侯卫东,除了周昌全出任了分管工业的副省长,祝焱还在茂云出任市委书记,更关键地是,侯卫东似乎还与省委蒙豪放书记有着紧密的联系。

综合这两方面因素,蒋湘渝仍然选择了“躲在大树下好乘凉”的策略,低调做官,不与侯卫东争锋,这样做就能左右逢源——“如果侯卫东得以高升,自然不会忘记合作还算愉快伯搭档,如果侯卫东出了事,他作为被压制者,肯定能得到不少同情。”

除了副市长高榕和市政府秘书长杨森林以外,还有一人给侯卫东打来了电话。

“卫东,我是杨腾,怎么,记不住我的电话号码吗?”

侯卫东接电话之时,正在与分管交通局的副县长朱兵谈话,他笑道:“你电话我怎么会记不住,我们是一个战壕滚出来的战友嘛。”

事情已经谈得差不多了,朱兵收起了摊开的图纸,指了指门外,轻声地道:“我先走了。”

侯卫东一边打电话,一边朝朱兵挥了挥手,当朱兵离开以后,他才道:“杨科长,凭我俩的交情,这事原本不难,只是此事有不少领导在打招呼。不太好办啊。”

老苟当了多年的国土房产局长,手里有实权,可以用来交换地筹码就多,这些年下来,也攒下了不少人缘,当他得知侯卫东要拿自已开刀以后。除了高榕以外,他将关系网上的资源发挥了出来,杨腾就是他关系网上的一个结点。

杨腾打电话之时,还有几分自信,一来他和侯卫东结识多年,关系还算可以,二来他是黄子堤的秘书,想来侯卫东不看僧面看佛面,会给个面子。谁知侯卫东话说得委婉,推脱之意却很明显,杨腾当时把话说得太满。又拿了些好处,心里就有些着急,道:“卫东,我们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交情,第一次求你办事,好歹得给个面子。”

侯卫东敷衍道:“这事嘛,我找蒋县长和为民副书记再研究一次。”挂断电话,侯卫东顺手就将手机扔进抽屉里,天天被手机铃声纠缠。已经让他对手机深悟痛绝。县委办主任谷云峰同样是深受手机地折磨,为老苟打探情况和说情的电话就没有断过线,让他闻铃声而色变。

朱兵走后不久,谷云峰进了办公室,道:“侯书记,接到市委办通知,明天下午要市委招开重点项目工作会议,朱书记要参会,请您参加。”

“知道了。”

“下午的常委会是否延期?”

“延期。为什么要延期,下午的常委会提前到上午。”为了老苟地事情,已有好几位领导打了招呼,侯卫东选择了快刀斩乱麻,以免得罪更多的领导和朋友。

第二天上午,常委会召开,最引人瞩目地事情就是由县纪委副书记江晓波出任县国土房产局局长。

会议结束以后,侯卫东给洪昂打了电话,道:“秘书长。上午开了常委会。与会同志一致同意江晓波到国土房产局主持工作。”

洪昂道:“江晓波是经验丰富的老同志,年龄与我差不多。资历比我还要长,由他出任国土房产局长,应该能胜利工作。”

“谢谢秘书长推荐了一个优秀同志。”

“你别跟我来这套虚的,国土局长是肥缺,肯定还有其他领导给你打电话递条子,别否认,我当过县委书记,对底下这一套很熟悉。”鱼和熊掌,终究要选择。”

洪昂推心置腹地道:“县委书记手中权力很大,而权力可以用来交换利益,用好这个权力,即可以为人民做事,也可以为自己铺平向上的阶梯,用不好这个权力,即有可能阻碍一个地区的发展,又可能把自己带向万劫不复的深渊。”

“其中的关键,在于你地选择和坚持。”

为了一个老苟地位置,侯卫东深切地感到了“利”字地可怕性,真是高处不胜寒。

洪昂又道:“民生书记近期要到四个县来视察,第一站就走成津县,他要亲自去看竹水河工程,这事你要高度重视,最好到时能将朱小勇请到成津来,有什么问题吗?”

侯卫东明白洪昂地意思,道:“没有问题,朱小勇作为恒庆集团的代表,与成津配合得很好。”

下午,侯卫东刚刚到了沙州,就接到县委办谷云峰地电话,道:“侯书记,接到市委办通知,今天下午的会议到取消,会议时间另行通知。”

侯卫东辛苦跑了两个多小时,却是英雄白跑路,他给小佳打了电话,刚回到了新月楼,又接到了一个电话。

“是我,你在哪里,能否赶到沙州来。”话筒里传来周昌全熟悉的声音。

侯卫东激动地道:“周书记,你刚刚到沙州,你在哪里,我过来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