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根-官道无疆全集

第518章 利(1)

副书记莫为名在市政府研究室担任副主任之时,侯卫东还在益杨县给祝焱当秘书,后来侯卫东给周昌全当了秘书,担任市委办副主任,两人成了平级干部,当然市委办副主任相对于市政府研究室副主任,其炙热程度不可同日语。

现在,莫为名则成了侯卫东的重要副手。

“为民,请坐。”侯卫东见到莫为民走进办公室,就从办公桌走了出来,握了手,便很随意地走到角落的沙发。

县委书记办公室摆着一套真皮沙发,有一个单人沙发,一个两人沙发,还有一个三人沙发,几个人参加的小型会议就可以在办公室谈,不必特意到会议室去。

侯卫东很舒适地坐在了单人小沙发,自从这一套真皮沙发搬进了办公室,除了侯卫东,没有任何人坐过这个位置,有资格来汇报工作的人都是一方之主,绝不会乱坐沙发而犯下低纸错语。

“为民,前段时间忙,疏忽了一些事,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不知道嫂子在哪个部门工作?”组织部长李致还未到,侯卫东就与莫为民说着闲话。

“我那口子一直在市档案局工作。”

侯卫东建议道:“县里工作直接面对群众,与市级机关不一样,我建议把嫂子调到成津财政局,即充实税务局的力量,又可以照顾你。”

在政府序列中,档案局是出名的清水衙门,财政局则是出名的肥缺,莫为民对这个提议还是颇为心动,他在市政府任副主任之时,也想把老婆从档案局调出来,只有高不成低不就,一直没有办成。

莫为民道:“老婆在沙州长大,其一家人从来没有到过县城,把县城视为蛮荒之地。想当初我这个县民想娶沙州千金,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让她调到成津来根本不可能。”

侯卫东闻言大笑,道:“哈,没有想到我们俩人是知音,其实这不成问题。先调到成津财政局,等你高升之时,就调回市财政局,海洋局长是我的好朋友,他肯定会答应这个合情合理的请求。”

对于“专县女婿和沙州丈母娘”这个话题。两人都深有体会。在等待组织部工李致地时候。各自忆苦思甜。谈兴甚高。

当李致到来以后。侯卫东表情就恢复了严肃。道:“今天主要讨论三位干部地任免问题。请李部长先将基本情况谈一谈。”

搜到方杰地机密通讯录以后。侯卫东开始陆续撤换几位在册人员。如县委办主任胡海被调到了旅游局、双河镇温贡成地岗位亦由宣传部副部长代替。这一次他想拿掉县国土房产局老苟地位置。

在莫为民到任之前。侯卫东是分管组织地副书记。他与组织部长李致配合得很好。对于人事方面地工作。只要两人沟通以后。一般就能顺利实施。此时多了一位分管组织地副书记。情况就稍稍不一样。

等到李致谈完了基本情况。侯卫东递了一枝烟给莫为民。问道:“为民。你有什么意见?”

听到老苟由领导职务改成非领导职务地方案。莫为民就感到了沉沉地压力。

他被任命为成津县委副书记之时,高榕副市长特意为其饯行,成津县国土房产局长老苟是作陪人员之一,席间,高榕副市长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道:“老苟这人一天就只知道工作,这是优点。也是缺点,为民到成津出任父母官,对这种老实工作的同志要多加照顾。”

此时如果不帮助老苟说几句话,在高榕副市长面前不太好说话,莫为民就试探着道:“我到成津地时间不长,对干部不熟悉,没有什么发言权,只是有一个小小的建议,也不知妥不妥当。”

“今天就是征求意见。不存在妥不妥当的问题。”

“我记得苟局长在今年十月被评为了全省国土房产系统的先进个人。这也是沙州唯一的先进人人,才评了省级大奖就改非。这就有些矛盾,能不能暂时不改非,等到明年再说。拿下老苟一事,侯卫东经过了再三思考,决心已定,委婉地道:“成津正在开展深入的磷矿整治工作,难度很大,国土房产局作为矿产行业管理部门,在半年整治工作中无所作为,我认为需要更有税气的同志去冲一冲,否则很难完成市委市政府交给我们的任务。”

莫为民见自己的意见不被采纳,改口道:“我初来成津,对县委工作和干部并不熟悉,刚才只是不成熟地意见。”

侯卫东道:“为民考虑问题全面细致,很好,这样,老苟同志年龄不小了,就让他到人大或者政协去工作,具体的位置由李致同志提一个方案。”

其余几位同志的任命没有争议,侯卫东一语定音:“就这样吧,后天开常委会,由李致部长将今天讨论内容提出来。”

第一次参加讨论人事工作,莫为民就领教了侯卫东地强势,心里颇为烦乱,回到了办公室,左思右想,还是给高榕副市长打了电话。

“高市长,有一件事情要向你汇报,老苟要到人大或是政协去,这是侯卫东的意思。”

高榕有些吃惊地道:“怎么会这样,老苟是国土房产局的老同志了,很熟悉工作,怎么说下课就下课了。”又道:“为民,你是分管党务的副书记,说话应该份量的,有些时候,正确的意见还得坚持。”

莫为民苦笑着解释道:“我才到成津县,板凳还没有坐热,有些话不太好说。”高榕素来泼辣,道:“你不好说,那我亲自给侯卫东谈一谈这件事情。”莫为民吓了一跳,道:“高市长,这事现在还在保密阶段,你给侯书记打电话,我不太好说。”

“好吧,就这样了。”高榕有些生气地挂了电话。

高榕马上拨通了苟局长的电话,道:“老苟,你得罪了侯卫东吗,既然没有,他为什么要将你踢开?”

老苟口里就带了粗话,道:“我对侯卫东一直客客气气,想不到他是一只笑面虎,高市长,这事你得为我作主。”高榕沉吟道:“侯卫东是县委书记,走的又是正常的组织程序,难办

老苟不愿意轻易就范,道:“高市长,有些事情电话里说不清楚,我和老赵马上就过来。”

老赵是成津县委原办公室主任,当年他是县委办主任,谷云峰是副主任,在章永泰手下,两位手下地日子都不好过,于是谷云峰到乡镇当了书记,而老赵一不作二不休,干脆辞职开了磷矿,这一次他的磷矿参加了技改,受到了市县两级表彰,算得上辞职干部创办企业的典范。

在老赵的磷矿中,高榕、老苟都占有股份。高榕放下电话,从机密电话本中找出了侯卫东的电话,道:“我是高榕,那天成津开整顿矿业的总结会,我到省里开会去了,这两天,刘市长多次表扬成津工作,能得到刘市长的表扬,很难得啊。”

侯卫东平时与高榕接触得很少,接到了高榕电话,一边应酬着,一边在心里纳闷:“无事不登三宝殿,高榕是什么意思。”

“最近省国土房产局工作一项接一项,压力很大,特别是省政府的七号文件,对国土工作提出了具体的要求,我明天要到成津来,主要是听成津国土房产局工作汇报。”高榕很动情地道:“基层同志不容易,工作在第一线,吃苦受累,流汗流泪水还流血,我们当领导地,要理解他们,多为他们鼓劲,让基层同志感觉到工作的价值,感觉到生活有奔头。”

挂了电话,侯卫东已是心如明镜,暗中怒道:“莫为民嘴巴倒是顺溜,刚刚研究了人事工作就捅到了市里去了。”

当年,县委书记祝焱原本是要被提为副市长的,风声已放了出来,没有料到事到临头杀出了高榕这匹黑马。

古话说得好,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为了安抚祝焱,沙州市委就推荐祝焱去读了省党校,在省党校读书期间,恰逢茂云地区领导班子出现了大问题,祝焱没有当成沙州副市长,却意外地成了茂云地委副书记,后来又成了茂云市市长、市委书记。

而高榕则一直担作着副市长职务。

侯卫东在心里并不怵高榕,可是高榕是女性副市长,自古就有名言,唯小人与女子难养矣,得罪女领导的后果肯定大于得罪男领导,所以,他还得好好迎接高市长的视察。

“高榕肯定是冲着老苟而来,我应该怎么办?坚持拿掉老苟,则得罪了高榕,会对自己的工作带来一些负面影响。”

“让老苟继续担任国土房产局长,对成津矿业整顿是不利的,而且已经在李致和莫为民面前下了定论,若再收回这个决定,也就太儿戏了。”

左右思量了一会,侯卫东还是下定决心:“任免干部是县委的事情,不能让其他人来说三道四,否则以后很难正常开展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