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根-官道无疆全集

第517章 手腕(下)

县委办主任谷云峰看到了这个人群,脸一下就吓得惨白,头脑猛然间丧失了思维能力,坐在谷云峰前排的邓家春反应格外迅速,从依维柯车上跳了下去,一边跑一边用对讲机说着什么。

谷云峰被邓家春的动作提醒了,他拿出手机就给双河镇党委书记梁勇打了电话,交待了任务以后,又觉得不对,这帮人明显不是双河镇政府的人,他马上又给乡企局打电话。

侯卫东一直并排坐在市长刘兵身边,这是刘兵的要求,按刘兵的话来说:“并排而坐有利于交谈。”蒋湘渝则与市政府秘书长坐在后排,谷云峰、刘坤等人刚坐在车尾。

看到情绪激动的人群,侯卫东心就提到嗓子眼上,脸上神情却很平静,道:“刘市长,今天开会表彰的进行了技改的中型磷矿,对于耗能高、污染重的小磷矿,还是要逐步关闭,从堵路者所持的标语来看,应该是小磷矿老板想聚众反映情况。”

他原本想说是聚众闹事,话到嘴边,看到刘兵专注的神情,就将聚众闹事变成了聚众反映情况。

沙州除了益杨县,其他三个县都有磷矿,市长刘兵作为行政长官,当然知道整治磷矿的艰巨性,出现这种场面并不觉得特别吃惊,道:“处理这类上访事件要慎重,要注意方法,但也不能软弱,六个字,有理,有利,有节。”

见到邓家春和谷云峰出现在人群里,侯卫东心里踏实了一些,主动检讨道:“刘市长,我工作没有做好。”

看着窗外激愤的人群,刘兵摇了摇头。道:“基层工作具体复杂。出点事情很正常,更别说整治磷矿这种大事了。”

又道:“不做事不犯事,少做事少犯错,所以对于一心做事的人。市政府肯定要保护。”

侯卫东对于刘兵的宽容有些意外,道:“谢谢刘市长对基层同志的理解、鼓励和保护。请领导放心,我会处理好这件事情。”

在他印象之中,刘兵是一位梭角分明的领导,当年在益杨工作之时,初任市长的刘兵可谓意气风发。指点沙州,激昂益杨。多次批评了时任县委书记地祝焱。而今天见到地刘兵已被磨平了不少梭角,变得沉稳了许多,遇到了拦路之事,不仅没有发怒,反而还主动宽慰侯卫东。

车外的人群吼声不断,还举着不少标语,刘兵看了一会,问道:“卫东,我到沙州来开会,你事先是否向外人提起过?”

“除了几位县领导。其他人不知道。”

侯卫东又解释道:“刚才在路上看到的标语。是我们要求施工队伍补一补公路,施工队老板连蒙带猜、自作主张挂上去的。”

刘兵用手指点了点一幅标语。道:“你看那一幅标语,恐怕我到成津地消息早就被人透露了出去,所以他们才能提前做好准备。”

在人群中有一幅标语明显是出自广告公司之手,写着“人民市长人民爱,人民市长爱人民”。

侯卫东直言不讳地道:“刘市长,磷矿是重利企业,又不需要高科技,所以当地干部与磷矿有牵连的挺多,这也是我最头痛地地方,每次商量了什么事情,总是很难保密。”

“说起保密,不是成津一个县的问题,就算是常委会,失密的事件也是频频发生,只是从今天的情况来看,成津确实应该加强干部队伍的建设,整肃队伍,否则你很难有所作为。

刘兵和侯卫东坐在车上,平静地交谈着,两人都没有下车地意思,不一会,来了几辆警车,又过了一会,双河镇党委书记梁勇也过来护驾,在警察与机关干部的共同努力之下,围车堵路地群众渐渐被包围分割,带离了公路面。

带队的警车见公路被打开,按了两声喇叭,便如入水之鱼,迅速穿过了人群,丰田客车驾驶员和依维柯驾驶员经验都很是丰富,紧跟着警车,迅速将喧嚣的人群抛在了脑后,

等到几辆车离开了视线,邓家春两眼一瞪,对手下干警道:“让干警们退到两边。”

随着几声喇叭声,所有公安干警都退到了一边,与那些挥舞着标语的人群对峙着,在车上有两个便衣拿着摄像机,将所有参加堵路的人都摄了下来。

人群见到几辆汽车都离开了视线,就没有了闹腾的兴趣,邓家春挥挥手,召过二科科长,道:“这里的事情交给你了,一定要揪出带头者。”

将刘兵送出了成津县境,侯卫东和蒋湘渝又坐上了依维柯。

蒋湘渝感慨地道:“今天这事让成津真是没有面子,不过,幸好是遇到了刘兵,如果搁在其他领导人身上,恐怕就有些麻烦,至少印象会不太好。”

“是啊,刘市长胸襟很开阔,让人佩服。”

侯卫东嘴里在敷衍着,心里暗道:“刘兵在沙州任职这几年被周昌全压得死死的,不过坏事也很变成了好事,至少现在的刘兵相较以前成熟稳重了许多。”

又琢磨道:“刘兵的成津行是伸出了橄榄枝,也不知朱民生是否有周昌全地本事。”

到了刚才发生意外事件地地点,只见不少破损的标语摔在地上,激动地群众也陆续散去,这些群众失去了刚才的激情,见到依维柯从身边经过,表情很漠然。

蒋湘渝观察着公路两边的人,有好几个是自己认识的小老板,暗道:“小磷矿老板多是没有文化的粗人,又是些胆大妄为之人,把他们惹急了,说不定就会出大事,这个烫手的山芋还是由侯卫东继续去捧着。

“朱小勇,没有想到居然是蒙豪放的女婿,侯卫东的关系网还真是宽。”想到了这一点,蒋湘渝又扭过头去,道:“侯书记,这些人太不象话了,居然堵了领导车队,给沙州带来严重的政治影响,如果不处理几个人,势必会助长这股歪风邪气。”

侯卫东顺水推舟地道:“这事性质确实很恶劣,但是就以此事来处理人却不够格,蒋县长,我认为县政府这边要加强对税收征收的督促,特别是小磷矿,偷税漏税相当严重,成津财政本来就是吃饭财政,让这笔钱流失太让人心疼,我的意思就是由蒋县长牵头,着力清查磷矿的偷税漏税问题,公检法都会配合这一次清查。”

有什么问题就处理什么问题,这是侯卫东针对整治磷矿的一贯方针,前一段时间治理污染,以治污为名强行关闭了几家污染特别严重的小磷矿,这一段时间他就准备以查税为名,一方面收拾小磷矿主,另一方面看能否牵出一些背后的关系户。

蒋湘渝原意是让侯卫东陷入到整治工作中,他专心专意做好竹水河水电站的事情,这是与蒙豪放女婿朱小勇建立良好关系的特殊途径,他没有料到一直冲锋在前面的侯卫东突然打起了太极拳,而且,税收问题本是县政府应该着力抓紧之事,他根本没有理由推脱。

蒋湘渝脑筋反应很灵敏,道:“成津惯例是由常务副县长来协管税收这一块,我建议此事就由周福泉同志来主持,并在常委会上研究此事的具体方案。”

侯卫东道:“好,县委常委会争取在这一周召开,届时你将此事提出来。”

侯卫东刚回到办公室,就接到了秘书长洪昂的电话,“卫东,怎么搞的,怎么能让上访群众堵了刘市长的车,你也太大意了。”

“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我很没有面子啊。”侯卫东与洪昂关系不同,说话就很随便。

洪昂道:“现在市里有人说成津县对于磷矿整治工作操之过急,将引起大范围的**,有些话说得很难听,诸如嘴上无毛办事不牢等等,当然这些话都是不负责任的胡话,你别记在心上。”

“秘书长,我想做点实实在在的事情,怎么就这样难。”

洪昂笑道:“机关有些人闲着没有事做,当然只有说些空话,挑挑做事人的毛病,否则时间如何打发,也体现不出身在机关的价值,除了机关这些闲人之外,我估计还有别有用心之人在恶意中伤,这事你别在意。”

侯卫东是深有感触,道:“说实话,我也感觉到一些不对劲,似乎有人特意针对着成津、针对着我来散布谣言。”

“你到成津的所做的为,市委绝大多数同志都是看在眼里,自有公论,只是朱书记新到成津,他对沙州之事沙州之人还有一个全面认识的过程,特别份量重的部门领导和几位县级领导,他都在有意识地考察,这一段时间你可要特别小心,注意留心朱书记的安排。”

洪昂压低了声音,道:“还有,新车来了总要磨合,新搭的领导班子也需要磨合,你要注意与领导人接触的分寸,这是一个很敏感的问题。”

“感谢秘书长提醒,我会注意这方面的事情,关于成津工作发展的总体思路,我想找时间向朱民生书记汇报,看能不能安排出时间。”

洪昂呵呵笑道:“老弟的事,我会记在心上,下一周争取请朱书记到成津来一趟,他在今天上午在无意中还跟我提起了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