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根-官道无疆全集

第516章 手腕(上)

周福泉从汽车上下来,仰头看了一眼三楼的窗口,这才不紧不慢地走向了大楼,刚走到门楼处,迎面就见到了一位满头白发的老人。

周福泉连忙走过去,道:“老领导,你怎么在这里站着。”

不过十来天时间,原来老当益壮的老方县长突然间就暴露出老人虚弱的一面,“红光满面”被刺眼的老年斑所取代,银发变成了干涩的灰白头发,周福泉见到老方县长变得如此老态龙种,不觉吃了一惊。

在早上,老方县长与儿子方知行大吵了一架,儿子方知行一怒而上岭西,老方县长一怒而至县委,由于侯卫东在沙州开会,他就找到了另一位副书记高小楠。

老方县长当县长之时,高小楠还是普通的语文老师,两人并没有太多交情,在办公室里,高小楠尽管很热情,但是热情中带着疏远和警惕,老方县长絮絮地说了一个多小时,高小楠手捧着茶杯,认真听了一个小时,却没有讲一句有实质意义的话。

老方县长明白在高小楠哪里得不到任何帮助,原本想甩甩老脾气,一昂头拂袖而去,转念又想到不知所踪的孙子方杰,态度就软了下来,道:“老高,这事你要多费心,有什么消息通知我。”

要是以前,他会理直气壮地称呼一声“小高”,如今在人屋檐下,怎能不低头,“小高”的称呼就变成了“老高”。

在楼下的过道上站了一会,就见到周福泉下车,他如溺水之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道:“老周,你有时间没有,我要跟你谈要紧的事情?”

周福泉一直在当机关干部。是老方县长的直接部下,态度自然与高小楠不一样,他与老方县长握了手,道:“老领导有事,到我办公室去谈。”转身就朝院子走去。

老方县长上了周福泉的小车,靠在软软的沙发。似乎又有些回到当初坐吉普车到乡下检查工作地感觉,他没有急于说孙子方杰的事情,道:“听说市委常委会通过了你的常委任命。祝贺老弟。”

“老领导,我这把年纪。当个常委也就是多上个笼头,多卖些力气,没有多大意思。”

老方县长摇头道:“常务副县长和一般的副县长还是有区别的,组织上任用干部也会考虑这一点。”

到了办公室,秘书就赶紧来泡茶。老方县长这才提及了正事,道:“等找到了小杰。我就让这个臭小子离开成津,不给你们领导增添麻烦。

周福泉对老方县长在省委的遭遇有同情,也有不平,但是从另一方面,他也知道方杰是怎样地人,道:“老领导,这事从二个方面来说,第一,方杰指使人去刺伤小水厂厂长,这是极端错误的。要承担相应的责任。”

老方县长道:“我早就说过。他做错了事,受处罚是天经地义地。我是老**员,决不护短。”

“第二,我敢负责任地说,成津公安局绝对没有找到方杰,在常委会上,公安局长邓家春专门谈到了此事,方杰这几年做磷矿生意,磷矿生意很复杂,他失踪很可能是由于生意上的事情。”

耐心地做了半天工作,又承诺让公安机关加大寻找方杰地力度,老方县长这才离开了办公室,周福泉看着老方县长苍老的背影,深深地叹了口气。

周福泉给公安局的分管局长打了电话,提了要求,又道:“老方县长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能帮忙还是要帮忙。”

下午,等到侯卫东回到了成津县,周福泉来到了他地办公室,将调查材料递给了侯卫东,顺便讲了讲老方县长的事情。

侯卫东道:“老方县长心情可以理解,不过在方杰地事情上,成津县是没有任何问题的,方家报了失踪,就只能当失踪案子来处理。”

“我也是这样来劝老方县长的,他受孙心切,一时很难接受孙子失踪这个事实。”几句话将老方县长的事情说清楚,周福泉就进入主题,道:“调查组已经得出了结论,首先从主要的方面来说,金叶磷矿老板聚众闹事,打伤多名政府工作人员,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公安机关已经采取了相应的措施,拘留了六个肇事者。”

侯卫东在沙州又听到了金叶磷矿上访的消息,道:“金叶磷矿跑到了沙州去上访,说成津县政府强行关闭企业是违法行为,还提出不发整改通知书就要求停产也是违法行为,我感觉金叶磷矿是有备而来。”

“金叶磷矿是攻其一点不计其余。”

“那这么说,飞石镇在整治过程中还真的有问题?”

周福泉叹了一口气,道:“不是大问题,应该是在整个事件中有不足之处,飞石镇基本上做到了依法依政策行事,在一个月前,镇里下发了整改通知书,规定了整改的具体内容和最后期限,这一次李建国事队到金叶磷矿,正好是最后期限的第三天。\”

侯卫东简略地谈了发生在沙州地上访情况,追问道:“为什么金叶磷矿到沙州上访时咬定没有发整改通知书?”

“镇里企业办是发出了整改通知书,我特意看了底根,确实是一个月前发出去地,坏就坏在了具体经办人,企业办的那位同志拿到整改通知书以后,正准备到厂里去,遇到了另一个厂来办事,中午喝了一顿酒,他就将此事耽误了,以后就将此事忘在脑后,一直没有将整改通知书送达,纪委找他谈话之时,他才从口袋里将整顿通知书拿出来。”

侯卫东在青林镇工作时,青林镇里就有几个酒干部,上午不喝酒之时,头脑还是清醒,办事能力、态度也还行。只要中午喝了酒,整个下午地工作就毁掉了。

他感慨地道:“难怪当年**说,政策制定了,干部就起决定性作用,如果飞石镇那位企业办干部不误事,金叶磷矿的事情就好办得多了。”

周福泉在成津工作二十来年。对成津干部队伍情况很熟悉,也跟着感慨道:“提高干部队伍素质,改变干部队伍的结构。这是多年就提出的目标,真要实现。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或者说,这是一代人两代人的事情。”

侯卫东一边说着话,一边快速地翻着材料,翻到了第三页地时候。材料果然与他的预想一致,问道:“当时李建国带队到金叶磷矿。根本没有进入矿区,就在大门口双方就发生了冲突,是不是这样?”

“对,金叶磷矿老板很嚣张,不仅不让进门,还在门口就大打出手。”

“这样说来,封矿的行为根本没有来得及实施,飞石镇工作人员就被打了。”

“对。”

“看来金叶磷矿背后还有狗头军师,有意想将事情挑大,只是金叶磷矿没有沉住气。如果他们等到李建国实施的封场行为以后。再大打出手,李建国恐怕就要吃一个哑巴亏。现在封场行为并没有实施,李建国作为行政领导人,依据省政府文件,完全有权利进场检查工作,程序问题、违法行为自然就不攻自破。”侯卫东出身于警察世家,又是在沙州学院学习的法学专业,思维很是严密,一语道出了金叶磷矿打人事件中的破绽。

周福泉也是工作经验极丰富地老领导,被一语点醒,就心领神会地道:“那我就去修改调查报告,不提整改通知书的事情,重点在李建国依法检查矿山安全,金叶磷矿聚众闹事。”侯卫东点头道:“很好,就以此为调查报告的基调,向沙州市委市政府报告。”

周福泉离开不久,公安局长邓家春又来到了办公室。

邓家春和周福泉都是削瘦之人,邓家春只有一米六五,矮且瘦,周福泉接近一米八,高且瘦。

邓家春尽管矮瘦,却双眉浓密,两眼如刀,带着一股煞气,进了门,坐定,道:“大有收获,我派人搜查了王勇地两个家,收了一把仿五四手枪,还有三把火药枪,十来把长刀,审问了打人的几个混混,都供认就是王勇指使打人。”“是否够刑了?”

“我到医院去了,被打伤地那位镇里同志已经出了院,没有大问题,严格来说,不够刑事责任。”

“此事性质恶劣,不能便宜了金叶磷矿的王勇。”

邓家春建议道:“此案走刑事很麻烦,我建议就走劳教,王勇涉及聚众闹事、私藏枪械,加上以前派出所掌握的情况,劳教没有问题,与其不痛不痒地搞一年刑期,还不如让他在劳教所蹲上三年。”

所谓劳动教养,是根据195年8月1日全国人大常委会第78次会议批准颁布的《关于劳动教养问题的决定》以及有关法律、法规建立地,劳动教养不是刑事处罚,而是为维护社会治安,预防和减少犯罪,对轻微违法犯罪人员实行的一种强制性教育改造地行政措施。

对需要收容劳动教养的人,由大中城市人民政府下设的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审查批准,手续相对简单一些。

第三天,在全县整治工作大会上,副县长周福泉讲了金叶磷矿事件的调查情况以及县委县政府处理意见,当听到将报送金叶磷矿老板王勇的材料到沙州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之时,参会的镇委书记和镇长脸上表情就各不一样,复杂得很。

侯卫东最后讲话,他讲了两个方面的重点,一是在整治工作中,各镇各部门必须严格依法办事,不能出现任何瑕疵,二是对于敢于违法犯罪的人,不管是任何人,县委县政府决不手软,坚决依法办事。

蒋湘渝坐在侯卫东身侧,暗道:“都说秘书党都是耍笔杆的,长于动口拙于动手,此话也不尽然,侯卫东这个典型的秘书党就是杀猪匠出身,敢于捅刀子。”

他将章永泰和侯卫东比较了一下,心道:“章永泰是刀子举得高,看上去吓人,实际上砍人地时候很少很犹豫,侯卫东素来不举刀子,遇事直接就捅要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