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根-官道无疆全集

第495章 断(下)

下班以后,侯卫东很罕见地没有在办公室嗦,直接就回到了县委招待所后院,进了后院,就见到春天支了一个画板,正在院子里煞有架式地画着。秋日傍晚来得早,秋风吹来,有些凉意,更有些秋高气爽之意。

春天听到脚步声,连忙就迎了过来,看到侯卫东观看自己的画板,她羞涩地道:“侯书记,我是鬼画桃符,和祝梅没法相比。”

话虽然如此说,她却是渴望着侯卫东去看画发,她画的是院中风景,由于功底太差,更多的是抽象笔法,也即是头脑中想的风景,自我感觉还不错。

虽然风景画比起祝梅差得太多,侯卫东还是随口道:“哦,还真不错。”春天忸怩中带着些兴奋,道:“谢谢侯书记表扬。”

侯卫东夸道:“春天肯学习,这很不错,继续努力。”

回到房间,侯卫东想起黄子堤的话,就给祝焱打了电话,他与祝焱的关系早已超出了纯粹的领导与被领导的关系,变成了半师半友的亲密关体系,谈话就要直接许多。

“祝书记,听说你要高升了。”

祝焱原本想在沙州出任副市长,后来的目标又是市委常委、秘书长,结果这两个职务都阴差阳错地擦身而过,正所谓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他调到了茂云地区出任地委副书记,就如一脚踏上了仕途前进的快车道。

茂云撤地区建市以后,他出任了茂云市市长,这一次全省大动,谭公权另有任用。他极有可能出任茂云市委书记,这股风声连留守在岭西郊外的祝老爷子也听说了。

“你的消息还蛮灵通,不过这只是小道消息,只要省委正式文件下发以后,才算得了数。”祝焱这是有感而发,他相信侯卫东能听懂自己的话。

侯卫东当然听得很明白。笑道:“祝书记。干脆把我调到茂云来。在你手下工作是一种幸福。”这是一句玩笑话。其意并不是想调动。而是表达一种态度。官阶越高。态度就越重要。甚至比能力还要重要。

祝焱呵呵笑道:“我倒是想让你来到茂云。帮我好好整治东湘县。只怕周书记不放人。他是老领导。我可不敢挖他地墙角。”茂云东湘县与沙州成津县是全线相邻。产业结构极为相似。出现地问题基本一样。祝焱对侯卫东在成津地工作一直挺关注。也给予了相当地肯定。

聊了一会。侯卫东试探地问道:“也不知沙州有没有变动?”

祝焱道:“传闻不少。都不是最终结论。这一次全省调整力度极大。严格要求保密。恐怕要等到最后时刻才能揭开谜底。”

他语重心长地道:“卫东。你是全省最年轻县委主要领导。关注省里大政策很重要。但是对你来说。更重要地还是实绩。有了实绩一切皆有可能。现在许多人都盯着你。如果干不出实绩。提拔得太早并不一定是好事情。”

对于祝焱地叮嘱。侯卫东感到了一阵温暖。可是作为一名县委书记。他不可能对于市委领导地变动无动于衷。他坐在屋里喝着茶。脑袋一直想着纷繁地人和事。突然间他冒出来一个念头:“在成沙公路上拒绝了黄子堤。如果黄子堤升成了市长。恐怕后患无穷。”

这个念头冒出来以后。在就脑海中挥之不去,各种念头斗争着。辩论着:

“如果让易中岭来成津做工程,加强监管,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何必为了这件事情得罪黄子堤,市委副书记的位置也很重要。”

“做人要有原则,即然易中岭就是一个杂碎,何必为了讨好黄子堤向这个杂碎低头。”

“****当真有什么原则,如果是周昌全来打招呼,蒙豪放来打招呼,还能讲原则吗,到时讲原则的结果就是自己让位。”

他又深刻地反思道:“自己不愿意听黄子堤地招呼,固然有易中岭这个特殊的人,但是也不排除另一个原因,黄子堤的官位虽然大,但是还没有大到能一言九鼎的地步,这也是自己敢于拒绝他地原因,此时全省调整市级领导班子,这就有了变数,所以自己的原则就开始动摇了。”

内心交战良久,侯卫东还是坚定了自己的做法:“人还是要有原则,有所为有所不为,有所求有所不求,有所欲有所不欲,否则就是一个面团,任人揉来捏去,这样的官当起来还有什么味道,不如当富家翁来得逍遥自在。”

第二天,侯卫东召集了建设口地二级班子干部在县委中会议室,这是一次有针对性的讲话:“今天抽半个小时将建设口的同志请到会议室,只讲一个问题,就是如何遵守制定,杜绝建设领域的**现象发生。”

“我县建立了招投标中心,制定了招标标办法,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好的制度让坏人做好事,而坏的制度让好人办坏事,我认为,招投标制度在我县的建立和完善,是一套极好的制度,可以这样说,这套制度能最大限度保护我们地干部,促进我们的事业发展……”

“……但是,任何制度都是由人来执行的,这也就意味着任何制度都有可操纵性,所以每位建设人必须要自醒、自警、自励……今天,让成沙公路成为成津县制度建设的起点。”

由于省委要宣传章永泰,岭西省内各大媒体都曾经到过成津县,与成津县委宣传部相处得还比较愉快,此次县委宣传部发出了邀请,各大媒体见宣传点还不错,便给成津面子,纷纷来到了这个偏僻的小县城。

因此。侯卫东讲话之时,闪光灯不断,这也正是侯卫东想要的效果。

制度建设是周昌全特别钟情地一招,如今被侯卫东继承和发扬,这就是堵黄子堤嘴巴的有效招数。

下午,公布了招标结果,这个结果在让侯卫东满意地同时,也让他大跌眼镜。

侯卫东事先给副县长朱兵打了招呼,易中岭所在公司就按照规则被淘汰出局,这是令他满意的地方。从这个角度来说,这是人为地干预了招投标,破坏了新成立的制度,当听到这个结果以后。他暗道:“以后要尽量少插手招投标的事情,自醒、自警、自励,不光是教育干部,自己也要做到。”

大跌眼镜的原因则是在中标的四家企业中。有一家企业与他关系密切,它的名字叫做精工集团,精工集团地底子多是以前沙州道桥建设有限公司,沙道司这个老牌子筑路公司倒下,旗下不少技术力量被李晶挖走,力量自然雄厚。

这次中了第一标段,这个标段多数在双河村内。

侯卫东回到办公室,就给朱兵打电话,道:“精工集团是李晶地公司。你实话实说,到底打招呼没有?”

朱兵很无辜地道:“成沙公路是招投标制度建设的奠基工程,估计全省都能看到这条新闻,我不会傻到在这项工程上做手脚,完全是按照规则来办事。”他又道:“易中岭是搞食品地,他做工程确实欠缺技术力量和经验。就算你不打招呼,他也会自然淘汰。”

侯卫东换了专用手机,给李晶打了过去,刚接通,就听见李晶笑得欢畅,他故意生气地道:“白骨精,你中标了,这事怎么还瞒着我。”

李晶先不答此事,道:“你的小丑丑太是太丑了。爬到桌上把你上次留下来的酒倒出来了。被辣得哭。”

侯卫东努力听了听,没有小丑丑的声音。道:“我怎么没有听到哭声。”

“李姐带他到院子里去玩了。”

聊了两句,侯卫东将话题转了回去,好奇地问道:“这次招投标,你怎么没有想到来找我?

“我是看到报上地招标公告,才知道成沙公路要实行公开招投标,我的精力放在岭西这边的房地产,成沙公路一段是以前沙道司梁总工在负责,他是道桥专家,如果真是公开、公平、公正地招标,应该有角逐的实力。”

说到此,李晶突然变得温柔起来,道:“我知道你想干一番事业,不能拖你地后腿,况且钱是永远赚不完的,没有必要来麻烦你。”

“谢谢理解和支持。”

李晶咬着牙轻笑道:“一家人何必说两家话。”又道:“我与那个人离婚了,给了十万,打发了他。”

为了给小丑丑一个身份,李晶找了一个姓侯的男人假结婚,并说好了一年以后离婚,这事侯卫东亦知道。

他沉默了一小会,歉疚地道:“县里事情太多,总是抽不出时间来。这两天我要到岭西来,具体时间定不下来,出发前给你打电话。”

虚无的电波,连接了岭西和成津,让咫尺天涯变成了现实,侯卫东想了想,他已经半年没有见到李晶,心里不禁生出些愧疚,自从有了小丑丑,他和李晶的感情就发了质变,从情人关系渐渐向家人关系发展。

而另一个有着亲密接触的女孩子段英,则已经彻底互相放手,彼此离开了对方的生活,再无牵挂。

侯卫东习惯性地抽了一枝烟,淡淡地青烟升起,又被风吹散,飘向天空,最终无影无踪。

很快,他就从儿女情思中抽身而出,先给周昌全秘书楚休宏打了电话,问了问周昌全的安排,便直接给周昌全打了电话过去。

“杜兵,到沙州,马上出发。”

洗了脸,换了一件衬衣,侯卫东匆匆下楼,他要抽时间将成津近期工作向周昌全汇报。

汇报工作,是很重要的一件事,真地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