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根-官道无疆全集

第454章 迂回(上)

侯卫东知道,在周昌全布局中,他是整治成津的绝对主力,除了查清章永泰之死,还得促进成津快速发展,而邓家春只有在破案方面起辅助作用,如果说邓家春肩上的担子如果担子有一千斤,他肩年的担子就有五千斤,

等到邓家春告辞以后,他仍然坐在小会议室里,一边抽烟,一边思考着问题,到了成津这一段时间,除了找人谈话、吃饭、喝酒,他的脑子始终想着成津这盘棋。

成津这盘菜还捂着盖子,他暂时还不想揭开。

小佳在屋子里坐了一个多小时,还不见侯卫东回来,正想给他打电话,手机却在桌上响了起来。

拿着手机,进了小会议室的门,烟气呛人,侯卫东背靠着椅子,烟头正一闪一闪,正在沉思,或者说是在发楞。

小佳用手扇了扇满屋的烟尘,道:“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少抽几枝,手指头都被熏黄了,牙齿也不白了。”

侯卫东此时才注意到空调屋里的烟味,他不想在小佳表现得过于沉重,把烟摁灭,道:“我现在明白周书记为什么要将一个手机交给我保管,每天找的人太多,不接见又说架子大,可是真要每个人都接见,铁打的人也受不了。”

小佳晒笑道:“你是主持工作的县委副书记,如果真的没有人找你,那才真是麻烦了。”

小佳的笑容很轻松,这让侯卫东宽心不少,他这才拿过了电话,见是一个有些眼熟的电话,便回了过去,道:“你好,我是侯卫东。”

到了县委副书记这个位置上。侯卫东不知不觉也在改变着说话的语调。以前帮着周昌全接电话之时,作为秘书,他要尽可能地礼貌,如今接电话,他就简简单单地报上自己的姓名,平和,却并没有刻意地去装礼貌,到了这个位置。(??)简单自然反而更符合县委书记的身份。

话筒里传来组织部长李致的声音,“侯书记,很抱歉,星期六都来打扰你。

侯卫东来到了成津以后,已经从各方面了解了李致地情况,虽然还未与李致单独进行深入地接触,他还是将章永泰提拔起来的这位女部长划到了自己阵营,她和邓家春一起。将是一柔一刚的重要助手。

“李部长太客气,做基层工作,哪里有什么星期六、星期天,我就在县委招待所。你过来吧。”

小佳见又有人找上门来,一脸无可奈何,道:“算了。你忙你的,但是我有一个要求,晚上要把时间腾出来。”小佳生了小孩以后,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多少**,得知侯卫东调到成成津以后,俗话说,小别胜新婚,她的**突然间被唤醒了。这一次来到了成津。自然不想被外人占去过多时间。

侯卫东当然听懂了小佳的意思,他伸手抱了抱小佳的腰肢。由于怕服务员进来,他很快就放开手,道:“放心,我自有分寸,来人是成津县委组织部长李致,她对我很重要。”

小佳飞快地在侯卫东脸上亲了亲,道:“我知道,不影响你了,回家看电视剧了,你也别谈得太久。”

李致走进了县委招待所的小会议室,进来见到满屋地烟雾,就道:“侯书记,怎么在空调屋里还抽烟,你也少抽两枝,对身体不好。”

在工作单位,女同志有劣势,同时也具有天然的优势,她们在领导身边往往放得更开,说话也比相同身份的男同事放松一些。

侯卫东扬了扬手中的烟,道:“没有办法,当了几年秘书,经常熬夜,习惯了烟不离手。”他站起身,把窗户打开了一些,随口问道:“听说你爱人在部队里当团长。(??)”

李致把手包放在桌上,坐了下来,道:“我那口子是犟驴子,我一直劝他转业,他就是不答应,他学的测绘专业,在地方上也有用武之地,可是他舍不得部队,不想回来。”

侯卫东主动道:“如果张团长要转业,我还可以帮着找些关系,他搞测绘,分到建委、国土房产局等单位,还是不错的,职务上也应该有一定考虑。”

凭着李致在市委组织部的关系,为老公联系一个好单位不成问题,可是要想担任重要部门领导就有些困难,听到侯卫东主动说起这事,道:“侯书记愿意帮忙,那再好不过,我晚上再给那口子打个电话,征求他的意见。”

说了这个话题,两人之间关系似乎就拉近了。

侯卫东习惯性地去摸香烟,看了李致一眼,又将手缩了回去。

李致收敛了拉家常表情,开始正式汇报工作,“侯书记,今天我汇报两件事,一是基层组织建设试点工作地准备情况,我与粟部长联系过,在九月初他们要下来看一看,二是人事方面的一些事情,这是章书记殉职前布置的工作,组织部门已经进行了考察,特意向侯书记作个汇报。”

对于基层组织试点工作,侯卫东也很重视,但是这事属于日常事务,他并不怎么上心,而章永泰的人事安排,这事就很值得玩味,他脑中立刻起了一个疑问:∪然上一届书记地人事安排没有实行,新书记来了,这个安排也就作废,李致作为组织部长,应该懂得这点,为什么她还要提出来,她这样做,莫非想传达什么信息。”

侯卫东脸上仍然带着微笑,道:“在组织工作上你的专家,基层组织试点的事情由你全权处理,具体方案拿出来以后,先给我看一看,再到常委会上通过,选定了点以后,我们再一起研究方案。”

李致道:“侯书记,这个试点工作要迎接省委组织部检查,市委组织部很看重地,我觉得还是由你来挂帅,具体事情我去做。”

“行。”

侯卫东笑着道:“这事是今年组织部的重头戏,你要多费些心思,粟部长是老朋友了,他和我都住在新月楼里,两家还经常来往,成津的事情他绝对会大力支持,你多去找他。”

李致从手包里取出一份文件,道:“部里已经拟出了基层组织方案的初步方案,我让郭科长看了,她提出了具体修改意见,你再审一审,如果常委会通过了,就上报市委组织部。”

“郭科长,郭兰,她当科长了。”赵东和粟明俊都称呼郭兰为小郭,侯卫东还真没有想到她已当了科长。

“今年初任命的,她是老组工干部,业务能力很强,提的意见针对性和操作性都很强,听郭科长说起,你和他曾经在一个办公室工作过。”

“我和郭兰都在益杨组织部工作过,当时郭兰是我的领导,后来她就调到了沙州市委组织部。”

自从得知郭兰就是当年那个白衣长发女子,侯卫东便又喜又忧。

喜的是终于找到了神秘地白衣女子,以前他差点把市商委武艺当成了那个白衣女子,武艺虽然人也不错,可是比起郭兰来,从气质到相貌还是有不少差距,白衣女子与郭兰重合在一起,给了侯卫东以惊喜,后来细细一想,又觉得丝丝如扣,毫不生硬。

忧地是他脑海中时常会想起与郭兰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很平常,却很温馨,特别是听到钢琴声,就会想在沙州学院那个泛着灯光地湖面,以及黑夜中灵动的钢琴曲声,灯光、湖水、树影、琴声,构成了一个特殊生动的情景,深深地印在他的脑海之中。

在他内心深处,觉得郭兰至今独身,与自己或许也有关系,虽然这种想法没有任何根据,这个想法却挥之不去。

谈完了基层组织部的试点工作,李致又翻开了笔记本,在这个笔记本里,记着许多章永泰的讲话,以及对组织人事工作的要求,还有对具体人员的指示,此时打开笔记本,当日章永泰一脸深沉的神情就跃然纸上,扑面而来,她翻着笔记本,眼泪差一点就涌出来了,为章永泰复仇的念头又强烈地涌了出来。

想到章永泰如此强势的领导,都没有实现上任之初的承诺,她对年轻的侯副书记始终抱着三分怀疑:“侯书记没有什么杀气,成津这一个烂摊子,他能收拾吗?”

此次侯卫东到成津的主要目的,只有周昌全、洪昂、杜正东和邓家春等极少数人知道内情,李致并不知情,她很熟悉成津情况,又处于组织部门这个特殊的岗位,通过李太忠、邓家春、阳勇等人的调动,隐隐感到侯卫东是为了章永泰之事而来,这让她看到了为章永泰复仇的机会。

思来想去,她就特意汇报章永泰没有来得及实施的人事调整,看看侯卫东的反应。

“章书记殉职前一个月,曾经让我制定了一个乡镇党政班子调整方案,具体如下。”

等到李致讲完,侯卫东从抽屉里取了纸,道:“这些名字我都好对不上号,麻烦你将刚才的人事调整情况写一写,既然章书记要调整,肯定有他的道理。”

等到李致写完,侯卫东看了一遍,道:“这事我知道了,至于何时实施,等成熟了再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