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根-官道无疆全集

第453章 布置(下)

楼上两个女人都在机关工作,由于是初次见面,还不能立刻就说东家长论西家短,就只谈谈不关政治之事,小佳刚生了小孩子,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话题就很自然地转到产后如何恢复身材,以及如何带好小宝贝,大凡当过母亲的女人,对这些话题都不会陌生,也很有亲切感,两人倒也谈得融洽。

聊了一会,拘束感慢慢消失以后,老蒋老婆问道:“你什么时候调到成津来工作?”在成津,好几任县委书记任职之时,都将老婆调到了成津,书记高升或调走以后,夫人们又随着丈夫们转战南北,老蒋老婆也形成了思维定势。

“市园林局是新成立的部门,我是从建委调过去的,然后就被送到上海学习了两年,现在刚刚结束学习,就调走了,对不起单位。另外,园林局专业很强,我也不想到县里来丢了专来。”小佳是侯卫东老婆,又是园林局的业务骨干,在局里如鱼得水,在她心目中,侯卫东只是暂时到成津县工作,用不了多久就会回到沙州,她从来没有调到成津县的打算。

“小佳还年轻,有一个好前程,我是老太婆了,没有什么追求,只要待遇好一点,工作轻松一些,就心满意足了。”

老蒋老婆就是一个万金油干部,干过许多岗位,工作没有一样精通,她随着丈夫职务升迁而变化着工作。最初是努力地朝着待遇好的单位走,自从蒋湘渝当了县长以后,她的想法升级了,工作既要待遇好,又要工作轻松,如今她就在地税局当工会主席。她手下还有一位副主席,专门负责局工会的日常事务,局工会原本就没有多少事,手下有个得力助手,她工作就更加轻松。

县地税局地头头很会处事,专门下了一个文件,让工会主席享受副局长待遇,这让老蒋老婆很满意。她知道自己的一切都与丈夫的官职有密切联系,因此。她捍卫丈夫的决心和敏感性甚至超过了丈夫蒋湘渝。

这种现象。在沙州机关更加明显,各个大机关都有一批这样的女人,与各方人物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在单位里事情不多。人缘挺好,领导亦不太敢过分得罪。

小佳尽管有条件也成为这种女人,可是她压根都没有这种想法。她地业务在园林局里数得着,很受人重视,一是因为她是侯卫东的老婆,二是她确实技术好。

受人重视的感觉很好,她很喜欢,笑道:“宁姐,你哪里老,我看你就比我大上几岁。”

尽管老蒋老婆知道小佳所说是假话。她心里却很受用。感叹道:“和小佳妹妹比,我确实就是老太婆。不服老不行。”她又道:“你平时怎么玩,打麻将吗?”

“偶尔打一打。”

老蒋老婆就约道:“以后到了成津,一定要给我打电话,我可以约几个人,大家打打麻将,说说闲话。”在她身边,有几个固定的麻将搭子,都是县里有身份的人,小佳显然也是有身份的人。

在底楼,两个男人之间的谈话,与楼上两个女人又不一样,他们不谈***,却是谈起了县里的事情。

对楼上的女人来说,这是极为枯燥而无聊地事情,而男人对此却是津津乐道,这是因为女人征服了男人就可以征服世界,男人却要征服了世界才能征服女人。

对于侯卫东地问题,蒋湘渝当了多年县长,心里很清楚,但是他又不想说得太清楚,道:“税收肯定有流失,磷矿石产量基本上稳步增长,税收应该呈现稳步增长的趋势。”

侯卫东道:“我查了磷矿石产量,按照产量来推算,税收每年流失应该在五千万到一个亿左右。”

“磷矿开采挺复杂,有些小矿的生产条件简易,以家庭为单位或是以生产队为单位,收税很不容易,有的处在偏僻地深山,税务人员去不了,大矿则喜欢做偷瞒产量,里面手段多得很,但是以上都不是主要原因,主要原因还是即得利益在成津形成了气候。”

侯卫东见蒋湘渝很坦率,道:“听说,为了争夺磷矿资源,茂云已经有黑社会组织形成,成津是否有这种现象。”

谈到这个问题,蒋湘渝就揣着明白装着糊涂,道:“矿上的人好勇斗狠是有的,抢资源也有,如今又出现了新情况,不少外地人也到成津来开矿,与方、李两家明争暗斗,这些外地人,要么关系硬,要么是拳头硬,正因为此,刑事案件与磷矿产量成正比关系。”

说到这里,他转折了一下,道:“但是说到黑社会恐怕还不能下定论,黑社会是有条件地,要有保护伞,要有资金实力并且还得资助其违法行为,在当地激起民愤,还得对社会进行非法控制。”

他慢慢地道:“成津是不是存在黑社会,就要拿这些条件去比照,我个人不敢也不能下结论。”

侯卫东紧追着此事,道:“方、李二个家族占了全县磷矿的三分之二,这说明其家族控制了成津的经济命脉。”

“可以这样说吧。”

蒋湘渝在侯卫东面前很有耐心,也不回避其提问,更没有显得不耐烦,拿出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态度,道:“成津磷矿最先是由方老爷子带头开采的,李县长又是方老爷子的女婿,所以方、李两家在成津开磷矿的人比较多,我一直在西部的农业大镇任职,没有到盛产磷矿地飞石、顶山、红星三镇工作过,这些年来。没有与磷矿没有沾过边,直系亲属里面没有开矿。”

后面几句话,就是表明自己地立场和态度。

当然,有些事他并没有说透,县里不少有实权的领导干部在磷矿里有股分,章永泰在县里举步维艰。是触动了庞大地关系网。

聊天之时,侯卫东一直在暗自观察和琢磨着这位搭档,他先后跟着祝焱和周昌全两位领导,潜移默化之中,他的综合判断与分析能力得到了极大的提高。

他暗中分析道:“蒋湘渝将成津磷矿来龙去脉以及现状说得很清楚,把黑社会的基本要素说得很清楚,也就变相承认了成津有黑社会,但是他不肯明说成津存在黑社会,更避口不提章永泰之事。这其实隐讳地表明了他地立场。”

“蒋湘渝不会冲在整顿矿业第一线。却可以合作,至少他不会拖后腿。”

这一点与自己的预断基本一致,侯卫东对这个结果也满意,只要蒋湘渝不是自己最大的对手。他的工作就更好开展。

光是靠分析和判断并不可靠,侯卫东又道:“成津的发展潜力很大,可是受到局限也多。在今后工作,我准备采取一些或许比较激进的措施,请蒋县长支持。”蒋湘渝用十分肯定的语气道:“县委的决策,政府一定会严格执行,不打折扣。”

“我准备增加一名副检察长,叫做阳勇,是从市里下来的,经验丰富年轻地老检察官。充实基层检院力量。提高办案水平,市委同意了这个方案。”

蒋湘渝笑道:“凡是县委地决策。我都无条件执行,更何况这是市委同意的方案。”他又轻描淡写地道:“李致这个女同志,是一幅外柔内刚的性子,与章书记配合得好。”

吃了午饭,两家人尽兴而回。

回到家,老蒋老婆道:“侯卫东这么年轻,能否镇得住成津的牛鬼蛇神,章永泰又臭又硬地脾气,很强势,最后还是被弄得不要开交。”

“男人的事情你别瞎掺合,侯卫东不简单,背景比章永泰深厚,人虽然比章永泰年轻,感觉却比章永泰还要老练一些。”蒋湘渝郑重地告诫道:“以后少在外人面前提侯卫东,就当我们关系一般,这一点非常重要,还有,张小佳到成津,你也别主动约她,一句话,在外人面前要撇清与侯卫东的关系。”

老蒋老婆也知道成津挺复杂,道:“放心,我才懒得说这些烂事。”

侯卫东回到家中,关了门,正与小佳粘乎,邓家春地电话打了过来,他就松开小佳,将电话拿到窗边,道:∫春,你等我一会,我五分钟过来。”

小佳脸色红红的,道:“你是县委书记了,可以让手下等一会了,这可是你的特权。”说虽然如此说,她看到侯卫东神情,知道有重要事情,就到衣柜里给他取了一件新短袖,一边在侯卫东身上比划,一边道:“你现在是领导,要注意自身的形象,衣着要讲究一些。”

县委招待所正在按照邓家春的方案改造,侯卫东暂时还住在前院,除了住房以外,县委办主任胡海还特意为侯卫东准备了一间会客室。

“侯书记,我有两年件事情要汇报。”邓家春黑瘦着脸,并不寒暄,直接就讲事情。

“说吧。”

“第一件事,县公安局经费很紧张,人头经费严重不足,工作经费更少,局里在年初给每个派出所下了罚款指标,以补足经费缺口,举个例子,城区两个派出所一共只有四台车,每月核定一千六百公升汽油,不足部分得自己找。”

“你的意思?”

“按省厅的规定,拨足公安经费,让同志们专心抓案子,不要成天盯着钱,我算了算,每年还得给局里增拨一千万就够了。”

侯卫东有些为难,道:“县财政就是吃饭财政,入不敷出。”说到这,他又用果断的语气道:“我尽量把钱弄足,业务上地事情交给你,近期务必有成效,据我从多方了解地情况,成津局面复杂,有家族因素,也有官商勾结的因素,形了复杂地黑恶势力,邓局长,我们俩肩上的担子不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