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根-官道无疆全集

第452章 布置(中)

要想打开成津工作局面,县长蒋湘渝是一道迈不过的坎,而此人态度一直很模糊,他虽然因为能说会侃被称为“蒋大炮”,在关键问题上听不到他的声音。

侯卫东到了成津,两人一直在接触,却从来没有真正地涉及核心工作,对于此人态度,他还真有些拿不准。

而且,周昌全对蒋湘渝也没有明确态度。

侯卫东手里有蒋湘渝的档案材料,这是通过粟明俊的后门复印出来的,他将蒋湘渝的档案反复进行了研究,结合自己的直接、间接印象,对他也有了基本的判断:

第一,蒋湘渝是本土派干部,八二年成为聘用干部,一个高中生,用了十七年时间便由最基层的乡镇干部当上了成津县长,说明此人必有过人之处。

第二,蒋湘渝同周昌全关系并不密切,据比较可靠的消息,他与已经调离沙州的市委姜副书记关系比较密切,从这个角度来说,蒋湘渝在上层没有更强更深的关系网,至少从侯卫东掌握的情况就是如此。

第三,蒋湘渝并没有与磷矿有过多瓜葛,至少现在各方面掌握的材料并没有显示出这一点,也就是说,他比较干净,没有深陷于漩涡之中,县领导之中,与磷矿关系最为密切的就是以前的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李太忠。

第四,在成津县,章永泰是孤独的斗士,蒋湘渝似乎游离在整顿矿业秩序,没有听说他突出的政绩,也没有恶评。

一项一项地将理出来。蒋湘渝的形象也就生动了起来,这是一个表面能说会道,实际相当小心谨慎之人。

八月七日。小佳产假就要结束了,她抽了个空,开着蓝鸟车来到了成津县,老公当了县委副书记,她还是忍不住想到成津来看一看,走一走。

“蒋县长,我是侯卫东。”侯卫东亲自给蒋湘渝打了电话,想约上两家人吃饭,顺便增加感情,了解些情况。

蒋湘渝家里。房门紧闭,空调开到了二十度,他穿了一条短裤,光着膀子。正在家里悠哉游哉看着老电视《西游记》,听到手机响,就对老婆道:“你去接一接,看是谁,如果没有特别紧要的事,就说我的手机掉在家里了。”

蒋湘渝老婆接过手机,没有听清楚对方说着什么,就道:“对不起,老蒋手机掉家里了,改天再打。行不行。”侯卫东当过周昌全秘书,以前经常帮着周昌全拒绝客人。明显感觉到老蒋老婆在说慌,不过他不点破,道:“如果蒋县长回家,请给我回个电话。”

挂断电话,老蒋老婆嘀咕道:“现在地人真不懂规矩,不知这个年轻人是谁,还让你回电话。”蒋湘渝很敏感,他赶紧拿过电话。看了号码。道:“是侯卫东的电话。”

“新书记的电话?”

“嗯。”

老蒋老婆道:“你还是回个电话。听胡海说,侯卫东与上层关系不一般。这几天时间,就有组织部长赵东、政法委书记杜正东和秘书长洪昂三个常委到了成津,听说常委副市长步海云最近也要到沙州,他地关系比章永泰还要硬。”

蒋湘渝不耐烦地打断道:“男人的事情,女人少管。”他是本地干部,对成津的事情了解得很深,当年章永泰曾经数次想联合他一起整治磷矿,尽管章永泰有周昌全支持,他还是明智地选择了躲在暗处,让章永泰在正面挑战庞大的利益体。

他清楚地意识到,侯卫东来到成津,仍然是继续着章永泰未做完的事情,只是市里也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给了侯卫东更多更有力的支持。

“派周昌全的贴身秘书到成津,可见周昌全决心之大,肯定是章永泰之事刺激了他。”

“将李太忠调出沙州,是调虎离山之计。”

“让邓家春和阳勇来到公安局和检察院,这是要将暴力机关掌握在手里。”

蒋湘渝对市里的布置看得很清楚。

他不想参与到整治磷矿这件事情,并不意味着反对此事,既然侯卫东如此强势地来到了成津,他在暗中配合,让侯卫东这个年轻人冲锋陷阵,就是一本万利的事情,即不当先锋,又能让上级领导挑不出太多毛病,这就是蒋湘渝特殊地游击战术。

以前对章永泰是这个态度,现在对侯卫东也是这个态度,只是对侯卫东态度更加积极主动一些,这样做,等到侯卫东胜利之时,他才能分享果实,当然他依然只是配合,李、方两个家族已经形成势力,侯卫东想要胜利,只怕不会太容易。

过了一个小时,蒋湘渝给侯卫东回了电话,“侯书记,不好意,刚才出去一趟,将手机掉在了家里,婆娘家不知道我的号码,侯书记,有什么事情?”

侯卫东接到电话,哈哈笑道:“蒋县长,今天有空没有,我老婆从沙州过来了,请嫂子一起,中午吃顿饭,。”

“好啊,县委招待所就是那几个花样,早就吃腻了,我们换个地方。”蒋湘渝知道侯卫东是想错家宴谈事情,而县委招待所是最不保密的地方,他不想在招待所去吃饭,索性主动帮他找个地方。

“蒋县长是老成津,我看什么地方合适,我等一会开车过来接你,今天就坐我老婆的车,免得别人说我们县长和书记大吃大喝。”

蒋湘渝暗自点头,心道:“看来侯卫东比章永泰更细心,也更有心计,章永泰此人太刚,太刚易折。”

口里道:“那我们就到郊外地农家乐,我知道一家,很不错,平常去的人也少。”

“十分钟之后。我到县委家属院来。”

侯卫东放下电话,对小佳道:“我约了蒋县长,到郊外的农家乐去吃饭。”小佳看着门外的大太阳。道:“天这么热,何必到郊外去,又没有空调,还不如就在招待所请蒋县长吃顿家常饭。”

侯卫东不愿意将成津县复杂的局面告诉小佳,道:“我现在身份不同了,星期六,书记县长在招待所公款吃喝,传出去不太好。”

小佳笑道:“堂堂的书记县长吃一顿饭,还需用顾忌,你们两个一把手。哪个敢说闲话。成津财政也有一亿多,不差这一顿饭的钱,我们又能吃多少,按招待所地价格来说。四个人吃上两百块也就顶了天。”

侯卫东开玩笑道:“请你吃顿饭,还挑三捡四,惹急了,就让你吃方便面。”

两人说说笑笑,又抱着亲热了一会,这才出发去接蒋湘渝。

吃饭的地方就在郊外不远处,是一个干净的农家小院子,等到车停了,主人家早就迎了过来,他喊了声:“表哥表嫂。”又拿出烟。一边递给侯卫东,一边道:“侯书记。我这个小地方,没有什么好吃地。”

小院前面是一口池塘,后面是一大笼竹子,左侧是一片林子,环境还不错,一条黄狗趴在门口,舌头吐得老长。

小佳很有些交际才能,从车上下来。已经与老蒋老婆有说有笑。两人就一起到楼上去看电视。

侯卫东和蒋湘渝就坐在堂屋,蒋湘渝道:“侯书记是贵客。你把自已制的明前茶拿出来喝。”他又对侯卫东解释道:“成津山地多,以前茶叶还发展得可以,在八十年代初都与益杨茶叶不相上下,这几年种茶叶地越来越少。”

蒋湘渝表弟拿着茶叶进来,道:“以前的茶叶厂跨了以后,收茶叶的就少了,找不到几个钱,现在农村大多数劳力都去打工、上企业,对农村这一套没有多少兴趣了,山前背后的茶叶没有人管,成了野茶,我每年清明前就随便摘一点,就够一年喝。”

侯卫东与蒋湘渝喝着茶,抽着烟,天南海北地聊了起来。

侯卫东很快就把话题转到了磷矿上,道:“从成津到茂云、茂东这一条山脉都产磷矿,储量最大的还属成津的磷矿,以及茂东的东湘县。”

蒋湘渝见侯卫东果然将话绕到了磷矿,他想了想,道:“成津的磷矿很早就有人开采,真正红火起来还是八十年代乡镇企业兴起之时,而发起人就是李太忠地岳父方县长,方县长老家在飞石镇,飞石镇地磷矿储量大,埋藏浅,他当时还是飞石镇的乡长,带领同乡开了不少磷矿,当时他们开采地都是浅层矿,现在这种浅层矿基本上没有了,都是开采地深层矿,成本比以前高得多。”

蒋湘渝所说的磷矿历史,与侯卫东掌握得基本一致,只不过听到蒋湘渝直接就说起了李太忠家里的事,他很感兴趣,故意试探道:“老方县长是成津磷矿开采的功臣。”

“在飞石、顶山、红星等三个镇,磷矿产量高、品质好,开采易,有三分之一的老板姓方,三分之一姓陈,其他的都有着各种关系,即有农村家庭式的盘根错节,又有着现代家庭企业的模式,更有甚者,这些人结成了利益共同体,很多矿养得有打手,成津的刑事案件十有**与这些人有关。”

侯卫东原本以为蒋湘渝对这事会很隐讳,却没有料到他如此直率,就直奔主题,道:“蒋县长,那天在周书记办公室,他曾经提起过,成津的磷矿税收流失很大,依你估计,这个漏洞到底有多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