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根-官道无疆全集

第402章 纠葛(中)

春光明媚,满眼都是嫩嫩地绿色。还有争相开放地迎春花。一派春地气息。

刘兵站在南部新区的原野上。他对杨森林道:“这一片土地前景广阔。如果能将市政府搬过来。肯定能带动南部新区的发展。”

杨森林知道这个动议没有经过市委同意。他并不是太热情,只是稳重地道:“只怕会有些阻力。”

刘兵眼望着大片大片的空地。道:“搞土地置换。不用市财政出一分钱。就能带动南部新区地发展。这种好事都要阻拦,就实在是没有道理。”

在南部新区转了一圈。刘兵又给副省长秦路地秘书打了电话。道:“杜处长。我是刘兵。秦省长今天有没有时间?”

秦省长秘书杜处长与刘兵在春节期间来往了好几次。已经成了朋友,道:“刘市长交待的事情。我怎么敢马虎,秦省长十一点开完会。你准时过来,如果没有其他事情。大家可以一起吃顿午餐。”

刘兵大喜。赶紧道:“谢谢杜处长。我马上动身。”又道:“午餐安排在金虽大酒店?可以吗”

杜处长想了想。道:“其实真要吃饭,大酒店还不如特色餐馆。只是酒店的环境好,这一点小餐馆无论如何比不上。”

到了岭西省。刚刚十点半,杨森林到金虽大酒店去订餐。提前等候。刘兵就到了省政府。

秦路是省政府几位副省长中最年轻的,排名靠前。据小道消息传闻。岭西省的常务副省长即将调到另一个省当省长,秦路就是常务副省长最有力的竞争者。

在刘兵眼里。秦路是岭西省地未来之星。他一直想打入秦路的***。却总是在门里门外徘徊。这一次。总算将机会等到了。

在办公室等了十来分钟,就接到了杜处长的电话,“刘市长,到了没有,秦省长回来了。”

秦路赶紧从会客室出来。就见到秦路副省长和杜处长出现在眼前。秦路个子不高,瘦瘦小小,可是精神看上去很好,他与刘兵握了握手,道:“你们上报地方案我看了。有几个问题还要仔细研究,第一……”

对于搬迁沙州市政府大楼,刘兵并不是心血来潮之举,他初到沙州。考察了当时初初成立的南部新区以后,就有了搬迁的念头,这个念头就如种子。留在了他地心中,只是一直没有遇到合适的温度和水分,还没有破土而出。

这一次,省里地云岭建设集团找上了他,提出了以土地置换办公楼地建议,具体来说,就由云岭建设集团出资修建新地市政府办公大楼。市政府并不出钱。只是将原市政府办公用地免费提供给云岭集团作为开发用地。

这是一个双赢地工作方式。也是当前比较普遍地运作模式。对于刘兵来说,他不出现钱就可以得到了一座办公大楼。还能起到带动南部新区发展地作用。云岭集团可以拿到最好地一块地。

更重要地是,云岭集团是近两年才异军突起了地公司。而公司的董事长姓方,而方董事长的妻子则是秦路地二妹秦莉。

秦路二妹秦莉并没有在云岭集团任职。但是每一次云岭集团与刘兵接触,都是秦莉出马,其中的弯弯绕。刘兵心如明镜一般。他再次使出惜力之法,想让沙州市委书记周昌全与副省长秦路掰一掰手腕。也为自己晋升留一条路。

在十二点,秦路、刘兵、杜处长一行前往金星酒店。

在沙州市委,侯卫东已经将《沙州市委常委会议事规程》初稿弄好,洪昂审阅后。又修改了几个地方,他重新打印一份。送到了周昌全地案头。

周昌全心情不错。道:“效率还不错。就是不知道质量如何?”他将文件看了两遍,抬头看了看坐在隔间地侯卫东。稍稍提高声音,“小侯,你过来。”

这篇文章能否符合周昌全地要求,侯卫东心里还稍稍有些忐忑,他站在周昌全桌旁,等着周昌全做最后裁判。

“别象个门神一样站着,坐。”

侯卫东见周昌全脸上带着笑心里略为放心。便坐在了他的对面,他虽然是周昌全的专职秘书。但是在周昌全面前。他一般都是站着说话,很少坐在周昌全对面的座位上。

洪昂是市委常委、秘书长。他到周昌全办公室,一般情况之下都是一屁股坐在这个位置上,两人地位相近。说以相对随意一些。

一年时间。这是周昌全第一次主动让侯卫东坐在自己对面。

周昌全从抽屉里摸了一包烟,扔了一枝给侯卫东,笑道:“在办公室原则不抽烟,但是原则也有被突破地时候。”侯卫东倒真有些受宠若惊。连忙站起来,为周昌全点烟。两人就隔着桌子吞云吐雾。

“议事规程写得很好,再作了一些微调。就可以发了。”周昌全被烟呛了一口,就将烟按灭。

侯卫东弄出来这个议事规程。比周昌全预想中还要出色。紧紧把握住了“市委常委会决定大事、市委书记掌握常委会”这个思路,这原本就是现行权力的运作模式,如今通过议事规程固定下来。光明正大,让人无话可话。

周昌全知道,省委一定会同意并且还要赞赏这个规程。

这是一个用来约束个人权力地规程,同时。由于周昌全在沙州具有的个人威信。他完全可以用这个规程来制约做事有些出格的刘兵。

“你到市委办有一年了。以后有什么打算?就是说不当秘书以后,你想做什么”

侯卫东没有想到周昌全会突然问起了这个问题。道:“这个我还没有想好。先把本职工作做好。以后地事情再说。”

周昌全用谈心的口气道:“我这一届结束以后。很有可能要到省里去,省人大或是政协。这是自然规律,年龄不饶人,官当得再大,也有退下来地时候。”

“你地综合素质很好,大局观强。平衡能力也不错。我建议你到地方上去工作。县长与局长地级别虽然是一样的,但是当县长是掌管全局,当局长只是部门领导。这两者很有些区别,以后要想走得远。必须得有掌据全局地经验,你今年二十九吧,再等个两、三年,有没有信心当好县长?”

侯卫东虽然有些意外,却坚定地道:“感谢周书记对我地信任,如果有这个机会,我一定会尽心尽力履行职责。不会让周书记失望。”

周书记笑呵呵地道:“有信心就好。”

真是天下落下了大陷饼。在侯卫东心里面。他是想着等到周昌全卸任以后。他就到县里当副书记。而今天。周昌全居然明确表态让他去当县长。这也就是说。他将在三十一岁或是三十二岁。成为沙州某个县地县长,这或许是岭西进入八十年代以后,最年轻的一位县长。

“近水楼台先得月,朝中有人好做官。”这两句话出自不同的地方。如今在侯卫东脑海里却结合得很好。

回到家中,正准备同小佳一起吃晚饭。接到了罗金浩地电话,侯卫东无奈地对小佳道:“罗金浩约了大哥。就到水陆空吃饭。”

侯卫东平时经常陪着周昌全在外面应酬,好不容易回家吃一次晚饭。小佳见他又要出去心里有怨气。道:“你不知道撒谎,就说有事。”侯卫东道:“撒谎也得看对象,罗金浩是师兄。又到了家门口。我不出去不太好。”

小佳最近还让罗金浩为其表弟办了户口,因此。她只是抱怨了一句,又道:“少喝点,都是熟人,用不着和别人拼酒。”

“知道了。夫人大人。”侯卫东穿上了外套。下了楼。到了水陆空。他一眼就见到了一位熟人。

易中岭站在水陆空门口,正在打电话,见到了侯卫东走了过来,露出了笑脸,一只手伸了出去。热情地与侯卫东握手。

尽管易中岭与侯卫东没有直接地冲突。但是当年益杨土产公司一事。让侯卫东对易中岭心存着极为强烈地戒心。他冷淡地应对了易中岭地热情,便上了楼。来到了自己地包间。

与罗金浩打了招呼,侯卫东就准备脱下外套,正在挂外套之时。他透过玻璃窗,看到了一辆奥迪车开了过来。侯卫东很熟悉这辆车。这是沙州市委副书记黄子堤地座车。

他有些惊奇地站在窗口,这里正好看到大门的情景,大门外,易中岭快走几步,很亲热地与黄子堤握了手。

侯卫东有些吃惊地看到这一幕,暗道:“易中岭什么时候与黄子堤搞到了一起?”

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易中岭地堂弟易中达是省委组织部处长,易中达去年曾到是三讲督导组的成员,黄子堤是市委副书记,两人接触时间颇多。应该是易中达在其中牵线搭桥。

罗金浩见侯卫东一直盯着窗下,道:“师弟。看到美女了吗,这么认真?”侯卫东见黄、易两人都进入了大厅。回过头来,道:“哪里有这么多地美女,看到了一个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