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根-官道无疆全集

第357章 等待(下)

昌全书记摘下眼镜,想了想,又将报纸拿来重新看了一遍,自语道:“侯卫东这个年轻人还不错,有水平。”

这一段时间,他到省里学习了十五届三中全会精神,在这期间,不断有老领导、老朋友通过各种渠道向他推荐秘书,这些年轻人基础条件都不错,各有千秋,各有所长,让他一时难以取舍。

昌全书记对身边秘书很看重,正因为看重,所以慎重,通过这一段时间权衡,还是决定选择侯卫东。

此前由于侯卫东曾经是祝焱的秘书,这让他多少有些犹豫,昨晚与黄子堤在一起聊了一个多小时,才让他心里天平倾向了侯卫东,但是也没有完全确定,今天早上,看到了《岭西日报》的这一篇报道,他最终决定选择才华出众且具有丰富基层经验的侯卫东,他要的不是提包的秘书,而是有政策水平、有实践经验的秘书。

昌全书记拨通电话:“洪昂,你过来一趟。”

新任市委常委、秘书长洪昂原本是临津县县委书记,原来的市委常委、秘书长黄子堤提拔成为副书记,洪昂就由县委书记变成了市委常委、秘书长,他正在办公室看稿子,接到了昌全书记的电话,连忙放下手中的稿子,急步朝昌全书记办公室走去,到了办公室门口,他又放缓了脚步。很沉稳地敲了敲门。

昌全书记交待道,“洪昂是市委大管家,平时够你忙的,我决定还是给你松绑,将益杨县科委主任侯卫东调任市委办公室,任综合科科长。”

洪昂也不多话,将此事记下以后,请示道:“郭永国在综合科也有好几年了,也应该挪动挪动了。”昌全书记挥了挥手,道:“这些小事。你是秘书长。全权处理了,不必问我。”

杨柳跟着从岭西到沙州挂职的副书记高永红到了几个部门,下午才回到办公室,刚进办公室,就发现办公室地气氛不对劲,综合科数道眼光都看着杨柳。

杜威道:“杨柳,我们科长有人选了,是益杨科委的侯卫东。你在益杨工作过,这人如何?”杜威调入综合科也只有一年多时间,他以前没有和侯卫东打过交道。

杨柳强压着内心的兴奋,她没有回答杜威的问话,而装作平淡地道:“不会吧,怎么没有看到文件。”

杜威道:“秘书长已经安排起草文件,他跟着昌全书记出去了,回来以后就有可能让侯卫东来谈话。这人如何?”

杨柳道:“侯卫东当过副镇长、县委办副主任、新管会主任。很能干的一个人。”

综合科老科员郭永国道:“我以前接触过侯卫东,他是祝焱的秘书,这家伙运气真好,当了祝焱秘书,又给祝书记当秘书。”他在心里暗道:“侯卫东给祝焱当过秘书。怎么又来难昌全书记当秘书,这世界真他妈乱套了。”

他又心有不甘地补了一句:“祝焱调到了茂云,没把侯卫东带走,看来侯卫东也不怎么样。”

杨柳见郭永国脸上一幅悻悻然的表情,又听到酸溜溜的话。不掩饰地白了他一眼。心道:“郭永国没有基层工作经验,是嘴大皮厚腹中空之人。还想当昌全书记秘书,做梦。”

杨柳调到综合科不久,省里派了一个女同志来挂职副书记,她没有费力便成了高永红副书记的秘书,科里另外一个同志杜威如今是另一位副书记的秘书,而原来信息科副科长杨腾,已是综合科副科长,他是黄子堤秘书。

目前在综合科,郭永国是唯一一位没有给市委领导当秘书地科员,他两年前调至综合科时,也曾经当过秘书,谁知刚当上三个多月,地委刘副书记便出了车祸,死在了医院,阴差阳错之下,郭永国就一直悬在了综合科。

坐了两年冷板凳,他自然是满腹牢骚,洪昂当上秘书长以后,已数次听到郭永国发牢骚,他已经决定将郭永国调走,请示了昌全书记,便打定主意让郭永国让他去史志办公室慢慢磨笔杆子。

侯卫东与小佳是在上午十点钟回到了新月楼,俗话说,久别胜新婚,两人回到自己家中,又甜蜜了一回,等到起床之时,已接近十一点了。

小佳趟在侯卫东手臂上,道:“晚上请谢局和局里几个同志吃饭,你愿意参加就参加。”

侯卫东对她们几个麻友聚会不感兴趣,道:“你们几个女人吃饭,我就不跟着瞎掺和了。”

两口子正在床上说着话,放在茶几上地手机突然间振动得历害。接了电话,侯卫东翻身而起,他脸色一下变得郑重起来,道:“已经下文件了。”杨柳喜气洋洋地道:“我已经看到文件了,这文件出得很快,恐怕很快就要找你来谈话。”

小佳趟着床上,看着侯卫东满脸严肃地放下手机,关心地问道:“什么事情。”

给昌全书记当秘书,是侯卫东这一段时间极力争取的事情,他为此也做了一些努力,但是能否成功其实全凭昌全书记一念之间,如今此事居然就这样变成了现实,反而让侯卫东有些沉默。

“我要调到沙州市委办综合科,给昌全书记当秘书,文件已经出来了。”

小佳一惊,同样是翻身而起,她此时还光着身子,胸口两朵蓓蕾骄傲地挺立着,她兴奋地抱着侯卫东,道:“这是大好事,你怎么这样严肃。”

侯卫东道:“说起来应该是好事,不过,在新管会和科委当了两年多一把手,突然又要去侍候昌全书记,我有些担心适应不了。”

小佳劝道:“在基层,要想当到县级领导太难了,就算你在基层无拼死拼活,做出了成绩,也只能在局行领导这个层次打转,给昌全书记当几年秘书,出来就是县级干部,这就是岭西官场的现实。”

小佳的兴奋是溢于言表的,她取过桌上手机,给家里打了电话,接电话的是母亲陈庆蓉,当她知道女婿调到沙州市委,心里也高兴,叮嘱道:“沙州是大地方,不比益杨那种县城,侯卫东能调上来,你肯定也跑了不少路子,要让他好好珍惜。”

“星期六你们回家,我前天在菜市场买一只土鸡,我煨起,你让侯卫东一起过来吃。”

张远征买了烟从外面回来,听到这个消息,高兴之余,很有遗憾地道:“侯卫东看上去蛮机灵的,怎么弄来弄去还是当秘书,我觉得要当一把手,宁当鸡头,不当凤尾。”

陈庆蓉白了张远征一眼,道:“你懂得什么,这秘书虽然不是官,但是最容易升官,你记不记得,当年我们厂里来了几个大学生,有一个留在厂办当秘书,结果那个秘书现在成了大老板,另外几个大学生下岗了。”

张远征素来惧内,将陈庆蓉的话当成了真理,听到陈庆蓉认为秘书工作好,就点头道:“当初丫头眼光还不错,侯卫东虽然是县里娃儿,人还是很聪明地。”

陈庆蓉道:“要不是小佳朋友多,从县里调到市里,没有这么容易。”

小佳回来过春节的时候,请园林局谢局、赵姐以及市建委的老同事吃过饭,陈庆蓉一起跟着参加过两次,张远征和陈庆蓉在工厂里干了一辈子,对官场的概念其实似是而非,很多都是道听途说,听到这些人的职务以后,陈庆蓉就对女儿充满了自豪。

当然,这些话,两人也就在背后说说,他们对侯卫东还是很不错的。

到十二点的时候,侯卫东和小佳穿戴整齐,到新月楼门口等着粟明俊一家人。

两家人见了面,赵姐亲热地挽着小佳,道:“我们的小佳终于回来了,今天晚上把谢局约上,我们好好地搓一盘。”新月楼小佳地家,曾经是赵姐、谢局搓麻将的固定场所,小佳到上海学习,这一桌固定搭子就散伙了,赵姐对小佳的回归自然是很高兴。

小佳道:“以后不方便了,卫东调回来了这一次竞争昌全书记秘书,侯卫东走的是黄子堤的路子,而且一直颇为保密,粟明俊并不知情,闻言对侯卫东道:“怎么,你调到沙州了,哪个部门?”

“市委办公室综合科。”

粟明俊猛地转过头,惊讶地道:“老弟,你是给昌全书记当秘书?”

侯卫东点点头,表示承认。

粟明俊是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当然知道此事意味着什么,他使劲拍了拍侯卫东地肩膀,道:“市委大院不知有多少盯着这个岗位,老弟行啊,不动声色地拔得头筹。”

侯卫东谦虚地道:“只是听杨柳说文件下来了,我还没有看到。”粟明俊道:“今天下午有会,原来只准备喝一杯酒,老弟有这喜事,我就喝两杯,改天我们哥俩痛痛快快地喝一场。”

当热菜上来,还没有动筷子,就有人端着酒杯过来敬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