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根-官道无疆全集

第356章 等待(中)

侯卫东笑道:“去年报社做了两期开发区的题目,应该算很成功,今年经济形势发生了重大变化,国家出了这么多新政策,如果搞一期跟踪报道,应该会有好效果的。”

王辉是资深记者,经事、阅人无数,抓问题核心的本领也不小,他带着笑意吸了一口烟,道:“侯主任是不是想给自己制造些影响,你到科委的时间不长,科委也很难做出拿得上台面的成绩,所以要利用以前在新管会的影响。”

见王辉开始破题,侯卫东很自信地道:“益杨新管会成立至今,不到三年时间,一共有三位主任,我在其中有近两年时间,所以,新管会的发展与我是密切相关,在目前为止,提起益杨新管会,总是绕不开我。”

又道:“王主任刚才说到点子上了,我就不绕弯子了,这篇报道确实对我很重要,我要用这个报道去获得领导赏识,王主任,我愿意赞助这篇报道,可以直接给报道组,也可以直接对报社。”

王辉狠抽着烟,沉吟不语,侯卫东将新款诺基亚取了出来,道:“我见你手机还是大块头,这款诺基亚性能优越,通话效果好。”

王辉接过新款诺基亚,把玩了一会,道:“这方面的文章就由我来安排完成,你只跟我打交道就行了,报社那边就不要管了,另外,如果条件充许,我想买一台手提。”他解释道:“搞文字工作的,没有一台高配置的手提电脑,也确实不象样,我原先的那台是报社的老家伙,重得很。又不好用。”

侯卫东伸手握住了王辉的手,高兴地道:“那我们合作愉快。”

两人喝了一瓶茅台,兴致不错。王辉离开宾馆之时。有些高了。握着侯卫东地手,道:“你就放心,我跟踪了解开发有两年多时间了,报道重点很清楚,最多两天,益杨新管会发展历程的文章便会出来。”

喝了半斤白酒,侯卫东也就不能再开车了,回到金星宾馆房间。他斜趟在床上看着电视,床头上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先生,做不做按摩。”话筒里传来了刻意装出来地软绵绵声音。

“不需要。”侯卫东简洁明了地拒绝。那声音又道:“先生,出门在外就要放得开,我技术好,绝对舒服。”侯卫东道:“谢谢了,等一会我老婆会帮我按摩。”此语刚结束,耳中就传来了盖话筒地声音。

宾馆里打电话的小姐。历来是出差男人谈论的话题,侯卫东经常住宾馆,对这种电话是见惯不惊,他喝了半瓶多茅台,略带着些酒意。便顺便与小姐调侃了两句。

金星宾馆毕竟是五星级宾馆,为客人考虑得颇为周到,房间里配有小包茶叶,茶叶是印着银针两字,比寻常酒店的袋装散茶要好得多。只是侯卫东在喝茶上口味很叼。他闻了闻茶味的味道,便穿上外套。到楼下买茶叶和口杯。

大厅旁边就开着小型的超市,从外面看,环境还不错,进去以后,发现里面的货口皆是名牌,价格比外面至少贵了三分之一,两个个子高挑的女子正在买零食。

一个女子道:“别总是吃瓜子,小心嗑成瓜子牙。”另一个女子声音有些软绵绵地,道:“人这一辈子就这么回事情,想吃就要吃,想睡就要睡。”

这个声音分明就是刚才电话里的声音,侯卫东就趁着找茶叶的时候,认真地看了看说话的女子,那女子很年轻,素面朝天,脸上干干净净,没有一丝风尘女子的感觉,侯卫东有些怀疑自已的听力,那女子又说了几句话,还是软软的绵绵的口音,确实就是刚才打电话地女子。

买了茶叶回去,他心里还在想着那个女子,“这个女子蛮清纯的,怎么会来当小姐,是不是岭西大学的学生。”

回到了房间,看着电视,喝着茶,想着那女子软绵绵的声音,身体里的原始**开始蠢蠢欲动,思绪就从高挑女子转移到岭西地段英和李晶,这两位红颜知已的身体已如存入硬盘的图片,随时可以从大脑中调出来,丝毫不会走样。

段英丰满的**,李晶兴奋之后的绯红,如春天里地一把火,将侯卫东年轻健康地身体哄烤得如熊熊炉火一般,距离最后一次**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他身体聚集了许多能量,如暴涨的黄河水一样需要发泄。

他还是在尽量克制着自己,明天小佳就要从新疆回来,在这种时候如果住在其他女人房里,他从心里觉得过意不去。

对于感情问题,侯卫东时常处于矛盾之中,他对小佳地感情是真挚的,也曾想快刀斩乱麻,可是在他内心深处又给两位红颜知已留了一个位置。

男人与女人是两种不同的动物,男人从生物本性上,能够或者说是渴望在同一个时间能够爱上不同女人,这也是一妻多妾的基础之下,只是在现实生活中,有些人成功实现了这个愿望,有的人只是在心里想想而已。

而女人不同,大多数女人在同一个时间只能爱上同一个人,所以,女人一旦有外遇,往往意味着家庭的破裂,因为她们的心只能牵挂在一人身上。

侯卫东一边胡乱地想着纠葛于自己的感情问题,一边用手按着遥控板,随意地调换着节目,突然,在一晃而过的电视画面中,他突然瞧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这是岭西电视台的一台晚会,一个不出名的歌星正深情款款地唱着一支风靡大江南北的歌曲,一群漂亮女孩子就在后面蹦来跳去,领舞的人就是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朱莹莹,她穿着一件紧身服,身材格外匀称,此时看着朱莹莹在舞台上轻盈地跃动着,他禁不住想着朱莹莹腰身上那迷人的弹性。

身上又是一阵燥热,侯卫东放下遥控板,盯着电视里朱莹莹散发着青春朝气的身体,右手却握着了手机,顺手就调出了李晶的号码。

“糟了,今天是精虫上脑了。”侯卫东最终还是没有按下发射键。

正在与身体的**做着斗争,小佳将电话打了过来,她兴奋地道:“刚下飞机,准备在机场坐出租车回益杨。”

侯卫东吓了一跳,道:“你在哪儿,岭西机场?我现在就在岭西,住在金星宾馆501号,请岭西日报王主任吃了饭,我开车来接你。”小佳道:“我坐出租车还要快一些,你就在宾馆等着我,喝了酒绝对不能动车,这是死命令。”

放下电话,侯卫东被惊出了一身凉汗,暗叫侥幸。

约莫半个多小时,门口响起了敲门声,一头小波浪的小佳提着包出现在门口,由于去了一趟新疆,脸比平常要黑一些,进门之后,她顺手就将门关掉,如小马驹一般就扑到侯卫东的怀里,勒得侯卫东喘不过气来。

等小佳将嘴巴松开,侯卫东喘了口气,道:“到新疆走了一趟,就变得热情似火。”

小佳目光一直停留在侯卫东身上,从谈恋爱开始,她总是没有看够这张英俊的脸,深情地凝视了一会,她突然咂巴起嘴巴,道:“晚上酒肯定喝得不少,嘴里还有一股酒味,快去刷牙,否则不准亲我。”

等到两人从卫生间出来的时间,都是欲火焚身,侯卫东抱着光溜溜、湿漉漉的小佳,朝床上就扑了过去,五星级酒店的床还是比较结实的,一阵摇晃之后,终于没有跨掉。

“你怎么事先也不跟我通个气,害得天天陪着周姐打麻将。”小佳光着身上爬在侯卫东身上,只盖了薄薄一层被单,刚才一场大战,消耗了大量能量,也制造了满床的热量,所以两人都不冷,只是盖了一层床单。

“你天天陪着周萍,怕你漏话,茂云事情运比我们想象中复杂,在祝书记没有主政的情况下,我不愿去趟这个浑水,隔两年就要满三十岁了,我不想在科级干部位置上转来转去,争取早点上个台阶,给昌全书记当秘书是一条捷径。”

小佳道:“但愿我老公能够心想事成。”

十一月一日,昌全书记如往常一般来到了办公室,首先拿起人民日报,浏览一遍,放下,又拿起岭西日报,他被一篇名为《崛起的开发区》的系列报道吸引了。

这篇文章对全区第一次保留的十六个开发区进行了分析,其中重点就是岭西开发区和益杨新管会,侯卫东的大名数次出现在文章里,王辉文笔好,赞扬上不着痕迹。

这一段时间,昌全书记一直在省里,秘书人选倒是有几个,都还不错,他一时下不了决心,就没有最后拍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