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根-官道无疆全集

第329章 不务正业(上)

侯卫东走进了顶楼按摩房,一位稚嫩女子垂手而立,见来,便鞠躬致意,小心地服务着。

侯卫东心里愈发地不安,他总是想着双江镇派出所二楼明亮的灯光,他以前在青林镇呆过,派出所晚上灯光大亮,十有**是有行动,他退出房间,为了说话方便,他上了顶楼,这个顶楼是个层顶花园,他以前就在顶楼上同李晶一起吃过饭。

到了顶楼,没有顾得上欣赏汉湖夜景,给大哥卫国打了一个电话。

侯卫国缠着胳膊,他正在与江楚进行习惯性争吵,这是没有赢家的家庭战争。

吵到后来,江楚提着满满一包产品冲出了房门,侯卫国蛮横的态度使她深受伤害,走到大街上,眼泪终于夺框而出,走着走着,想着讲台上老师坚定眼神,铿锵有力的话语,勇气重新回来了,暗道:“卫国瞧不起我,我一定要做出成绩。”她站在十字路口,打开了厚厚的通讯录,选了一个潜在客户,就去对这位客户进行回访。

敲开门,这位客户见是阴魂不散的传销人员,便将门重重地关上,江楚也不气馁,她深信,客户的不理解是暂时的,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所以她再次按响了门铃,当再次被拒以后,她提着资料到下一家去拜访。

侯卫国见江楚离家出走,气得将杯子摔进了卫生间,自从江楚迷上传销以后,他不知摔碎了多少杯子,此时再摔一个,只是给卫生间的瓷砖增加一条伤口而已。

正在气头上,电话响了起来,他原本不想接,但是职业习惯还是让他不愿意漏掉一个电话,他终于还是将手机取了过来,听到老三的疑问。他立刻急了,道:“老三,今天晚上是沙州市局统一行动。主要是针对娱乐场所黄赌毒,汉湖这几个月搞得很疯,已经引起了局里的注意,今晚肯定是重点。”

他特别强调道:“所有参加民警都上缴了通读工具,我歉天胳膊摔伤了,今天在家里休息,要不然也接不到你的电话,你千万要保密,别让大哥为难。”

侯卫东暗叫侥幸。若不是看到派出所二楼***通明,就不会突然就想到了秦飞跃,今天晚上说不定就要栽到了汉湖。

当曾昭强、朱兵坐上小车。刚刚开出了汉湖,迎面就来了两辆警车。曾昭强冷汗都吓了出来,他对开车的朱兵道:“真***险,这汉湖是怎么回事。他们的消息不是很灵通吗?”朱兵同样被吓得不轻。道:“以前是李晶在这主政。她八面玲珑,关系网宽。现在也不知是那个王八蛋在这里,以后没有谁敢过来玩了。”

到了双江镇,也有三辆警车停在了镇口,看来这次行动规模不小。

周强原本是想让曾昭强和朱兵吃好玩好,可是差点却将几位领导弄进了公安局,黄豆般地汗水出现在他的额头之上,他地车在最前面,过了双江镇后停在高速路口,可怜巴巴地站在车下。

“曾县长,我,我,这、这纯属意外。”平时能说会道的周强,此时这得结结巴巴,曾昭强坐在车上,挥了挥手道:“累了,回家。”商务车越过了周强,直接开到了高速路道口处。

侯卫东见周强有些失态,他将头伸出车窗,道:“这种情况大家哪里有兴致,周总改天再找时间,今天没有撞上枪口,是不幸中的大幸,肯定有后福。”

周强这时才稍稍回过神来,他暗道:“沙州太保守了,还是要想办法将曾昭强弄到南边去,哪里美女多,玩得也开。”

一场风流就被雨打风吹去,回到了学院地家,侯卫东一边看电视,一边给李晶打了电话过去,李晶听到了侯卫东声音,她压低了声音,道:“这里太吵,我出去给你打过来。”短暂的通话中,话筒里传来了很强的音乐声音,侯卫东手里握着电话,暗道:“李晶是在陪人唱歌吗?”

很快,李晶的电话回了过来,道:“我在看模特队的训练,里面吵得要死,这些模特队闲了半年,现在完全不成样子了,至少要封闭训练两个月,才能恢复当初的水平。”

听说是在训练模特,侯卫东心里就莫名地轻松了下来,他对李晶道:“益陈路已经进入实质性阶段,现在已有不少人开始跑路子,你有没有兴趣。”他调到科委,就没有去参加过重点工程的相关会议,虽然一直知道益陈路这事,却并不太清楚准确内容,今天才得知了准确消息。

李晶道:“这事我知道,只是集团的大部分现金投到了岭西和益杨的房地产上,如果再去搞益陈路,现金流可能要出问题,东南亚金融风波影响太深了,民营企业贷款难度挺大,我只能忍痛放弃这个机会了”精工集团完成了益杨地一段公路以后,又陆续修了几条路,利润可观,只是近期在房地产上投入资金太大,如果精工集团强撑着去搞益陈路,恐怕现金流就要出问题。

侯卫东道:“修路的利润高,放弃了很可惜。”

“以前我也想全面开花,搞大集团,幸好这个想法没有落到实处,这一次东南亚金融危机,几十亿几百亿的大财团说跨就跨,我地心脏真是受不,以后还是紧缩摊子,不赚钱的项目全部砍掉。”

侯卫东见李晶无意竞争益陈路,虽然觉得可惜,但是天下地钱是赚不完的,一个新兴的企业不可能囊括了所有赚钱项目,李晶能有所为有所不为,这倒让侯卫东高看一眼,他夸道:“真没有想到你能这样想,看来我当初投资到精工集团,当真是明智选择。”

听到李晶地话,侯卫东也就没有说起买煤矿地事情。

李晶补充了一句:“模特队伍地事情,我还想保留着,这个项目赚钱不多,却是我的梦想,花点小钱满足梦想,你们这些董事们不会有意见吧。”

想着李晶旗下地模特队,侯卫东

浮现出了那天晚上的表演。开玩笑道:“俗话说,荫,如果那一天精工集团培养了一个世界名模。我们也跟着沾光。”李晶“格格”地笑了几声,道:“这我倒没有想过,不过模特队里的小女孩们都在作梦,我想给她们一个机会。”

第二天中午,周强给侯卫东打了电话,“昨天全亏了侯主任,如果不是你机警,我就闯大祸了,哪里还能在益杨做生意。”

周强说的是大实话。感谢也是很真诚地,在益杨县,经济不发达。市场培育得也不好,生意人只有靠着政府才能发大财。而与官员们打交道得讲究潜规则和运道,具体一点,如果生意人送了钱没有办成事就去检举。或是经受不住检察院考验。将受赌对象吐了出来。他的信誉度立刻会降为零,没有任何官员敢于同这种人打交道。同样,如果一个商人运气不好,总是出事,与他接触的官员也就谨慎许多。

侯卫东哈哈笑道:“我看见派出所二楼大厅***辉煌,就想起青林派出所每次有行动之时,干警们总在二楼集合,这才有了警觉,没有想到瞎猫遇见了死耗子,真被猜着了。”

周强东弯西绕说了些费话,道:“昨天侯主任说有大老板想买煤矿,什么时候带来与我见一面,火佛煤矿是好矿,设施也是新换地,谁买到都要发财,我是急着要钱,否则也不会卖火佛。”

侯卫东道:“东南亚金融危机搞得这么凶,日本和韩国都被波及了,如今大财团跨得不少,大老板们投资都很谨慎,谁想在这个时候买煤矿。”这一段话是他从李晶哪里盗用的,用在这里倒很是合适。

他又在话里留了一个尾巴,道:∪然是周总所托,我就尽力而为了。”

随后这几天,侯卫东便开始着手收购火佛煤矿,在当新管会主任这一段时间,青林镇石场生意一直很好,他手里又积累了两百多万的现金,所以钱不是问题。关键问题是他的干部身份,使他不能正大光明的做这件事情,他还是得借用母亲的名义,才能完成这次购买活动。

他以委托人的身份与周强谈了好几次,最后周强将火佛煤矿以一百四十万出手,将所有设备、全套人马留给了侯卫东,签字之时,侯卫东的母亲刘光芬亲自到了益杨,她坐着从精工集团借来了一辆帕萨特,涂了口红,夸张地戴了一幅墨镜,脖子上挂着金项链,这条项链是侯卫东送给她的生日礼物,倒还有几分老板地味道。

刘光芬到了厂里,她还是到厂里转了一圈,火佛煤矿矿部是一幢四层楼房,收拾得还很干净,比想象中的情况好得多,唯一让人心焦的是看见了堆积如小山地煤炭。

侯卫东早已和周强将收购合同谈好,尽管刘光芬心有疑虑,但是处于对小三的绝对信任,她还是签下了合同。

回到了益杨县,刘光芬跟着儿子到了沙州学院,她只是到过沙州地新月楼,还从来没有到过沙州学院的教授楼,走到教授楼外,见绿树成荫、湖光山色,景色十分宜人,她啧啧有声地道:“小三,你还会享福,这房子环境这么好,干脆我和你爸搬过来养老,你另外去买房子。”

侯卫东知道母亲刘光芬是在说笑话,她和老爸在吴海生活了一辈子,退休以后绝对不会离开熟悉的县城,便豪爽地道:“如果你愿意,今天就可以把爸爸叫过来。”

刘光芬这时又想起了堆积如山地煤炭,道:“火佛煤矿条件倒还不错,就是煤炭行情太差。”想到女儿女婿地丝厂亏得一塌糊涂,她心里就紧张。

“国务院下了文件,要关井压产,调整结构,火佛煤矿是在益杨还算不小,应该没有事。”侯卫东在科委没有什么事情,倒是将国务院发至省里,省里发至市里,市里再发到县里文件看了一遍,他要买煤矿,就特别留心这方面地事情,这个关井压产似乎是买煤矿的理由。

刘光芬地担忧并没有减少,道:“我跟着你爸也在乡镇干过,小煤窑根本关不绝。”

两人说着上了楼,正好遇到郭师母,听说眼前这个戴着项链和墨镜的洋盘中年女人是侯卫东的妈妈,她脸上的吃惊表情毫不掩饰,回家以后,对郭教授道:“听说小侯妈妈是小学老师,怎么打扮得怪模怪样。”郭教授道:“你别乱说,越是人老,就越要打扮得年轻,这是新思想。”郭师母还是嘀咕道:“我还是看不惯这打扮,小侯还比他妈要还要朴素许多。”

两口子正说着,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郭师母开了门,见到一位刘光芬在门外提着些东西,此时刘光芬已是恢复了本来面目,笑着道:“郭师母,侯卫东在这里住了几年,感谢你们关心帮助他,我从吴海县带了些山木耳。”刘光芬心细,早就听说儿子邻居郭教授中风,就特意买了些山木耳,这对病人有好处。

“刘老师,你真是太客气了。”郭师母还没有完全适应刘光芬的变化,郭教授在屋里道:“你们俩别站在门口,快请刘老师到屋里坐。”

刘光芬恢复了老太婆本色,郭师母便很是热情,将刘光芬让到了屋里,两人倒有些老朋友的感觉。

第二天是星期六,刘光芬一大早就与郭师母一起去买菜,她给儿子买了些小米、杞、红枣等食品,彻底调整了侯卫东冰箱的食物结构。

十一点半,刘光芬还是家里擦拭,侯卫东见母亲没有煮饭的意思,道:“妈,中午到外面去吃吗?”刘光芬道:“中午郭师母要请我们俩吃饭,她家丫头也要回来,听郭师母说,她家丫头还没有对象,我答应让你哥给她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