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根-官道无疆全集

第200章 水泥厂(四)

益杨县虽然在大力打造招商之城,可是罗马非一天建成能短时间变成现代城市,就拿宾馆来说,仍然只有益杨宾馆稍稍拿得出手,增添了设备以后,挂上了三颗星。

这次来益杨考察的老板们都住在益杨宾馆。

李晶住在九楼,侯卫东打电话过来的时候,她刚刚冲了澡,穿着清凉的睡衣,坐在窗边俯视着益杨的头顶。

县城正在不断发展中,小半新,大半旧,行走在街道上,尚能被广告和灯光所装扮,可是从高层建筑上俯视县城,县城的缺点也就一览无余,灰暗的预制件构成了县城的主色调,楼顶的杂物又给人凌乱之感。

县城发展为大城市,通常是一条漫长的道路,需要无数人努力,甚至一两代人努力,这和人的发展是一样的,平民家庭要变成贵族,也至少要经过数代人的蜕变。

李晶默默地俯视着益杨县城,神情甚至还带着些丑忧郁,当敲门声音响起,她知道是侯卫东到了。

房门打开,侯卫东就看到了一张妩媚的俏脸,略湿的长发,胸前还有一抹淡淡的水渍。

“卫东,昨晚也不来陪我,真是娶了媳妇忘记了朋友。”

李晶一出口,就将侯卫东听得一哆嗦,若是这句话被小佳听到,自己就算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他急忙转变话题,道:“这次被你害惨了,祝书记给我下了死命令。如果不能将张木山拉上贼船,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我的仕途就算是毁了。”

李晶吃吃地笑了几声,倚在窗台上,给张木山打了电话,道:“张总,我是李晶,睡醒没有?今天上午有什么安排,我和卫东陪你到上青林走一走。”

昨夜。张木山喝了不少酒,接了李晶电话,这才慢慢地起床,作为庆达公司地掌门人,参加了无数场招商引资座谈会,益杨县委县政府的想法他是一清二楚,他本来就有心投资上青林。只是见到了县委县政府的热切态度,就准备暂时不作任何承诺,先吊吊政府胃口,这样可以从政府手中获取更大的利益。

有了这个想法,张木山开始了表演,当侯卫东走进之时,他就悠悠然地喝茶。不冷不热地打个招呼,却没有站起身。

侯卫东敏感地感受到了张木山态度的变化,暗道:“上一次在岭西,张木山对上青林很有兴趣,今天这个架式,似乎对青林山没有多大兴趣。”

果然,张木山与李晶说笑了几句,就对侯卫东道:“在上青林投资的事情。我考虑良久,还是下不了决心,回去征求几个董事的意见,再做决定。”

侯卫东脑袋飞快地运转,心道:“沙州最好的石场就在上青林,张木山要在沙州投资水泥厂,上青林是最佳选择。他是什么意思?”

他混石场几年。已经成为石场专家。对沙州地界的石头资源了如指掌,“水泥厂要靠近原材料地。这上青林有煤有石,交通便捷,是建厂地绝最好地方,张木山没有理由放弃此地,待价而沽,绝对是待价而沽。”

想通了这个环节,侯卫东也就冷静下来,平静地道:“张总,你这就见外了,我们今天过来只谈友谊,不谈公事,上一次我说过,上青林的望日村地势偏僻,大树参天,有野猪、姚和野兔,我让村里面的老猎手备了几杆土枪,正好可以过瘾。”

张木山这才来了精神,道:“说起打猪,我心里就发痒,只是这土枪打起来太没有味道,各县武装部都有武器库,我们去弄几枝五六式半自动步枪来,这样打野猪才有味道。”提这个要求,他是有把握的,上一次在临江县,县里就让武装部出枪,一群人到云山上去打猎。

侯卫东却没有想到张木山会提这个要求,迟疑道:“这事我可作不了主。”

张木山有意为难侯卫东,道:“我们国家对枪械控制得极严,但是县委出面,武装部还是要支持的,如果拿不到步枪,我就准备回岭西了,屋里还有这么大一摊子事情。”

“你等一等,我这就去问问。”

等到侯卫东离开房间,李晶笑眯眯地道:“张总,上次说好的事情,你可别忘了。”张木山道:“李晶,精工集团成立不久,虽然只是一个分包项目,量也不小,你如果做不下来,就必须按照约定赔偿。”

侯卫东迅速来到了县委办,找到了综合科的刘涛,这种事情刘涛哪里敢接招,把侯卫东带到了委办主任季海洋办公室。

季海洋是进了县委常委地办公室主任,在常委中排名虽然靠后,说话却很管用,他骂了一句,“这些老板以为有钱就了不起,日他先人板板,还想用步枪。”又道:“你是侯卫东,怎么想起带他去找野猪?”

侯卫东解释道:“如果不打猎,他就要回岭本,我的意图主要是想把张总请到上青林实地看一看。”

“这次到上青林山,除了你,还有什么人?”

“发改委的金主任要跟着我们一起去。”

季海洋想了想,道:“你坐一会,动用枪械也是大事,我要跟祝书记汇报。”

侯卫东和刘涛不熟悉,偏偏刘涛又是一个内向且沉默的人,两人就在季海洋办公室傻坐着。

过了一会,季海洋回到了办公室,道:“祝书记特许了这事,我给杨部长先联系,然后刘涛和侯卫东再到武装部,由武装部军事科的同志全程陪同,确保安全。”

祝焱如此爽快地答应了此事,反而给侯卫东增加了心理压力,他也在心里骂道:“狗·日·的资本家,给你一点阳光,你就灿烂起来。”

有了县委祝书记的最高指示,办起事来大不一样,俗话说,老大难,老大难,老大出面就不难,武装部军事科一个科长三个参谋全部出动,开了一辆越野车,很快就来到了益杨宾馆。

打猎车队一共四辆,一辆是带枪地军车,一辆是侯卫东的皮卡车,还有一辆是张木山的专车,刘涛与发改委的大金主任坐着桑塔纳。

到了望日村,村支书贺合全带着村委几个干部早就在办公室等着,见到车队过来,几名村干部就迎了上来,侯卫东就将贺合全介绍给众位来宾。

贺合全专门买了一包红塔山,等到张木山等人下车,他就轮流着发烟,在贺合全的心目中,红塔山就是最好的烟了,因为是侯卫东要来,所以他才狠心跑到上青林场,买了场里最好的烟。

张木山车上还有他的随行秘书小贾,他也是烟民,不过他抽烟是讲情调地,只抽三五牌烟,对国产红塔山不屑一顾,当贺合全递了一枝烟给他,他摆了摆手,道:“我不抽烟。”

张木山当过知青,对这位脚上带着泥痕的支部书记很有几分亲切,他接过烟,自顾自点燃,对贺合全道:“贺支书,今天就要麻烦你了。”贺合全当农村干部多年,察言观色的本领也不差,他看得出张木山是大人物,憨厚地笑道:“侯镇长的朋友都是贵客,我们平时想请都请不来。”

几个村干部就围在侯卫东身旁,他们之中的两人买了大车,专门给狗背弯拉货,见了狗背弯的正主,自是亲热无比,几个人为了表示亲热,使劲地抽烟,顿时见面场地浓烟不断,随着三风,远远地飘去,如炊烟一般,散尽在农家的田野与森林中。

当几位穿迷彩服地军人提着五六式半自动步枪出现在几位村民面前,这几位长期手握土枪地猎手被震住了,看着保养极好地枪身,不自觉地咽起了口水。

侯卫东道:“老贺,你带路,我们上山打野猪。”

在几位村干部的带领下,一行人渐渐就朝着深山走去,上青林地森林保护极好,山高林密,在林中穿行,鸟叫声不断。

走了密林,张木山就接过了一杆步枪,他持枪动作标准,几个验枪动作也极为利索,严肃的军事科长脸上神情这才松了下来,道:“张总当过兵?”

“七二年的兵,在部队我还用过这种枪。”他拍了拍枪身,兴致很高地道:“这枪虽然老了点,可是精度高,射程也不错,我很喜欢,今天如果能打到一头野猪,就找一户农家,现杀现吃,享享口福。”

侯卫东在小时候,跟着父亲侯永贵打过手枪,可是从来没有摸过步枪,本想打几枪过瘾,可是看到几个参谋紧张的样子,话到口边又缩了回去。

李晶、侯卫东、刘涛、大金主任没有枪,就吊在猪人队伍的后面,山林越来越密,路也越来越难走,李晶兴致虽然高,体力却跟不上了,侯卫东就牵着她的手,两人就成了队伍的尾巴。

走了约莫半个小时,前面就传来的吆喝声,随着响起了一声清脆的枪声。

“切,不会用步枪,真没有面子。”侯卫东身上也流着男人的血性,听到枪声和喊声,就觉得自尊心受到了伤害。

“休息一会。”李晶一只手叉着腰,另一只手从侯卫东手中抽回来,不断地扇风,脸上汗水不断,又有不知从哪里沾上的黑色痕迹,顿时成了大花猫。听到侯卫东不服气地抱怨,道:“岭西有射击俱乐部,下个星期我带你去,找个好教练,很快就学会了。”